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八章 魔女夏芊雨

  “对了,昨夜我按照这玉简上的方法开始修行,可是却卡在第一步感知天地灵气上面了,坐得屁股疼都没感知到所谓的灵气,这是啥情况?”
  身为萌新的姬不平,虚心求教道。
  他已经想好了,既然姜初远这货已经是个废人,指望不上能够有大腿抱了,那么就只能靠自己奋发图强好好修行了。
  这样等将来自己成为一代大佬,再去罩着他,带他装逼带他飞!
  “那是因为你原本并没有修行资质,虽然经过我两年多的暗中操作勉强拥有了,但资质也是最差的那一档,因此很难迈出修行第一步,去感知天地灵气引灵入体。”
  “原本没有?暗中操作?”
  “这两年多来,已经是个废人的我,再服用那些灵丹也是浪费。于是便将之融入饮料中骗你饮用,悄悄帮你改善体质,想着让你能够无病无恙长命百岁。
  修行界很复杂也很危险,稍有不慎便是身死道消,我本意是并不想你涉足其中,能够当个普通人快乐安然度过一生。可你现在却得仙人托梦获得了仙法,这种仙缘加身,我都不知道该不该劝你不要修行了。”
  姬不平震惊了。
  原来姜初远时不时拿给自己喝的,那种味道复杂一言难尽的饮料,原来是加了灵丹!
  若不是他说这饮料贼贵,本着浪费可耻的态度,自己才勉为其难喝掉的。
  难怪自己的身体,这两年多越来越好了,连感冒之类的小病都没生过。
  不过,有一说一讲道理嘛!
  自己连不死之身这种逆天级别的骚操作都搞出来了,明显就是传说中恐怖如斯的挂逼强者啊!
  按道理讲,都已经是挂逼了,那修行天赋还不应该杠杠的。
  就算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级别,但也最起码是最一流顶尖的那一批吧?
  怎么修行资质会差得如此离谱呢?
  难怪昨晚在床上打坐了半个多小时,坐得腰酸背痛屁股疼,都没有感知到那啥子天地灵气的存在。
  “那我这种情况,还有得救么?”姬不平问道。
  “有是有。但你确定要加入仙盟,进入修行界?我必须要郑重提醒你,里面真的会死人的!”
  “我向道之心坚定!死算什么,我毫无畏惧!”
  姬不平毫不犹豫,当机立断就决定了,语气真诚发自肺腑。
  有危险?会死人?
  自己拥有不死之身,已经算是叠了最厚的甲了,别说什么挨最毒的打了,就算被挫骨扬灰都不碍事。
  再不想着变强,和咸鱼有啥子区别!
  “好吧。”
  看到挚友如此坚持,姜初远点了点头:“那我近日回家族一趟,帮你求取些灵丹过来。你资质太差,所以修行第一步只能靠灵丹来辅助了,让你感知灵气开启修行之路。不过你要多注意安全,我的挚友不多唯有你一个,可不希望看到你嗝屁了。”
  “还是……先算了吧。我先问问那位给我仙法的白胡子老爷爷,他那边应该有丹药。”
  思虑片刻,姬不平还是婉言谢绝了基友的好意。
  若是姜初远还是以前那个被家族寄予众望的一代天骄,那么姬不平也就不客气了。
  可是从刚刚他的叙述中,姬不平也大概能够猜想出,对方在家族内的处境无比尴尬。
  这时候让他回去替自己求药,不知道要遭受多少的白眼和讥讽。
  把好兄弟架在火堆上烤这种事,姬不平属实做不出来。
  反正自己还有离火真君道友这匹肥羊在,过会儿就去找他神交一波,薅一薅羊毛。
  这样灵丹不就有么嘛。
  “行。”
  姜初远也并未反对,点了点头:“你先找那位赠予你仙法的得道仙人吧,毕竟我现在在家族人言微轻,也不可能拿到比较高品阶的灵丹。”
  “放心吧!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我真觉得我自己天赋异禀,将来肯定会成为一代大佬的,到时候带你装逼带你飞,帮你破后而立解决这修行逆退之事,恢复往昔光芒万丈的天才身份!”
  对于自己未来的成就,姬不平豪情万丈无比具有信心。
  天才算什么?
  在自己这种开了无限锁血复活的挂逼面前,完全不够看的!
  听闻挚友的骚话,姜初远只是温和笑了笑,不过却并未多说什么,也完全没有抱有任何希望。
  能有这份心,他已经很开心了。
  自身修行逆退之事,之前家族花费高昂代价,请动了仙盟内数位仙人前辈来为自己看病,可是却依旧徒劳无功。
  既然治不好,那这就已不是病。
  而是命!
  自己命中注定,遭逢此劫沉沦如斯……
  “我过会儿去帮你联系一下夏芊雨同学,她所在的家族与我姜家世代交好,并且是仙盟滨城洞天的镇守者,可以帮你加入仙盟时省去许多繁琐审核流程。”
  “等等!你口中提到的夏芊雨,难道是我们班的那个?”姬不平一脸见了鬼的惊诧神情。
  “恩,是她。”
  姜初远面色严肃郑重提醒道:“作为挚友,我必须要郑重提醒你一句!如果不是必要接触,千万不要试图和这个魔女扯上任何关系!”
  “魔女?夏芊雨同学这么漂亮温柔,平日里在班上一直很恬静很淑女,哪里魔了?”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从初中开始这五年多来,姬不平便一直很奇妙地和夏芊雨同班至今。
  而且,还曾是她暗恋者大军中的一员。
  甚至还在初中快要毕业时,鼓起勇气给对方写过情书表白。
  结果自然是不必提。
  情书送过去,便犹若石沉大海了无音讯……
  “记住,千万不要被事物的表象所欺骗!夏家魔女之名,在整个修行界都是凶名赫赫,她是个十分喜怒无常心狠手辣的女子,就连她的亲生父亲和血脉相连的兄长,都被她狠下杀……”
  “嗖!”
  一道虹光带着凌厉破风,从姜初远身边疾驰而过。
  一道血痕浮现在他的脖颈处,鲜血缓缓从中渗出,彻底堵住了接下来的话语。
  “我很不喜欢别人在背后说我坏话!”
  一位身着黛青绣花长裙,明眸皓齿美丽不可方物的少女,自上空飘然落在天台之上,面带甜美和善的笑容望着姜初远:“姜初远,就算你是姜家嫡系主房的独子,但若再有下次,你这头颅我就收下拿去喂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