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零二章 就很气!两个女人一台戏!

  “可俺还是不明白啊!既然小姐如此喜欢姑爷,姑爷当年也亲口应允了人皇陛下的提亲,那为什么两人不早点成婚呢?
  成婚之后,不是可以天天睡在一起了嘛!小姐也不必每天守着一座除了高啥都没有的荒山了,数星星盼月亮等着每三年一次姑爷到来了啊!”
  龙五完全搞不懂小姐在想什么。
  如果他遇到一头很健壮的母龙,绝对立马和对方成亲,然后每天缠在一起争取早日为龙族开枝散叶,生他个几十条小龙!
  “五哥这个问题你算是问对龙了,这世间知晓这段隐秘往事的,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
  龙六洋洋得意地昂着脑袋,对着旁边的七弟道:“七弟啊,我知道你肯定也很好奇,很想知道其中原因!今天六哥我就来给你们好好讲讲!”
  “不!六哥,我一点不好奇,也完全不想听……”
  感受到身后撵车内传出的几欲凝成实质,如同针刺在背的寒意,龙七简直想哭。
  明明知道六哥不着调不怕死的话唠性子,五哥又是个大肌霸铁憨憨,自己为啥想不开,要靠在他们两旁边呢!
  “不,你想!”
  龙六没管七弟想听不想听,便立马口若悬河开口道:“话说当年,我们九兄妹的共主,人皇陛下他带着小姐去九天之上找姑爷提亲时,我当时吃饱了撑得闲得无聊,便也悄悄跟了过去,!
  姑爷那性情你们也知道的,完全就是个莫得感情一点不懂少女心的钢铁直男,哪里会同意与女子成婚这种麻烦之事,断然拒绝了。
  于是主人便拿出了那柄倾注了他毕生心血所炼制之剑,说只要姑爷娶了小姐,这柄剑便作为聘礼送给姑爷了!
  然后莫得感情的姑爷,就立马面目表情地同意了这门婚事……啪!”
  正在侃侃而谈,说得起劲眉飞色舞的龙六,脑门上突然被大姐的龙尾给抽肿出了个大包。
  “大姐,你这么暴力,难怪这么多年始终都嫁不出去!”龙六哀嚎道。
  “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关你毛事!”
  被戳中了内心痛处的大姐,又甩动龙尾给这货脑门来了一下。
  头上肿了两个大包的龙六,无比委屈地道:“大姐你明明也很八卦,刚刚在旁偷听得耳朵都快要竖起来了,结果还没听完就开始拆桥了,为了在小姐面前示好就无情殴打你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弟弟,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啊!”
  “啪!”
  回应龙六的,是又一记尾巴抽在脑门上的脆响。
  这下子他头顶三包了。
  大姐也很无奈。
  其实她也想等听完这八卦后,再狠心过河桥拆,把六弟狠狠揍一顿为小姐出出气的。
  可是听到一半的时候,在车撵内已经完全坐不住的小姐,就以神念沟通自己,让自己赶紧出尾,让多嘴的六弟彻底闭嘴。
  至于为啥小姐自己不出手?
  说到底还是要面子要形象,哪怕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外人。
  而此时华美绝伦的车撵内。
  自闭百年期间逆向生长,变成了初中小女生模样的姬芸月,也被龙六的一番话勾起了思绪,记忆溯回到了数千年前的尴尬提亲现场——
  “今日,本皇以此剑为聘,为家中爱妹提亲!道兄,你觉得我以后当你大舅哥可还行?”
  自己那被世人称之人皇陛下的哥哥,抽出了腰间那柄以自身之名命名的轩辕剑,放在了那个眼眸中永远无悲无喜的白衣少年面前。
  “好。”
  之前还一直拒绝这门亲事的白衣少年,看到是以此剑为聘,终于点头表示了同意。
  简直就和菜市场买菜的大妈,看到商家免费赠送大白菜,不要白不要一样。
  “那我们择个黄道吉日,赶紧完婚?”哥哥继续趁热打铁道。
  “可以。”
  “那不如就明天吧,本皇说明天是黄道吉日,那它就必须是黄道吉日!”
  “都行。”
  “我说道兄你能不能给点反应?你都要娶本皇爱妹了啊,这可是世间最美貌的少女啊,难道你就不能开心地笑一笑嘛?”
  “我不知道什么是开心,也不会笑。”
  “你这个人啊,真是让人无话可说!本皇就不明白了,我妹妹芸月的爱慕者能从地面堆到九天,怎么就偏偏喜欢上你这个莫得感情的榆木疙瘩呢?
  唉,说起来都怪我自己!干嘛当年把你当成贵客往家里领,结果你一声不吭就对我当时才五岁的妹妹下手了!”
  “下手?我前往人间住你家中的十年里,手掌碰过你妹妹三百六十一次,其中有二百八十九次是她主动的,轩辕兄你说得是哪一次?”
  “算了,和你交流起来实在太费劲了,说点别的吧!你接下了这份聘礼,就是承认了这门亲事了,不允许反悔了!以后,就要以夫君的身份替我好好照顾芸月了,对此你有啥想说的嘛?”
  白衣少年沉思了片刻,然后用平静如镜湖的语气道:“用这柄剑来让我娶你妹,这笔交易对轩辕兄你来说实在太亏了,你妹的价值远远不如这柄未来可斩大道之剑。”
  “你不会说话就别说,芸月还在旁边听着呢!你听听你这说得是人话嘛?!”
  “可这是事实,这笔交易对于轩辕兄你来说太不公平了。”
  “求求道兄你闭上嘴吧,我心态真的被你弄崩了!说真的要不是打不过你,我早就狠狠揍你一顿出气了,你这张永远没有表情的脸确是有足够欠揍的啊!”
  ……
  回忆就此戛然而止。
  哪怕时隔五千年之久,但是姬芸月永远都记得,白衣少年当时极其刺耳的那句,“你妹的价值远远不如这柄未来可斩大道之剑”。
  虽然知道那个少年话语中并未恶意,因为他根本没有任何生灵应有的情感,并非故意针对自己。
  永远处于绝对冷静与理智的状态。
  但就很气!
  想想就很气!
  越想越来气!
  气得连婚都差点不想结的那种气!
  明明当时看到他终于点头,表示同意这门亲事时,自己惊喜地差点叫出声来,可是他却如此不识趣,非要说这些话让人生气!
  更令人生气的事,他竟然转手就将那柄家兄作为聘礼,代表着两人订婚信物意义深重的轩辕剑,赐予了那个总是与他腻在一起。令人讨厌的老女人灵沁!
  就在车撵内的姬芸月,在想着那白发星眸的老女人之时。
  原本由九龙拉动的华美金色车撵蓦然停住了。
  撵外,传来了那刚从诸天归来神州世界,熟悉而讨厌的老女人气息!
  姬芸月有想过对方会来找自己。
  但是没想到,她竟然来得如此之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