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六十一章 曾经被扬灰的地方

  暖黄色的落日余晖铺满街道。
  被挽着手臂的姬不平,也像是普通的男友那样,送“女友”夏芊雨走在回家路上。
  可走着走着,他就发现不对劲了。
  因为这根本就不是通往她家位于市中心不远处豪宅的路,反而越走越是偏僻,最后竟来到了一处早已荒废的街心公园小树林中。
  说来也是巧合,这处荒废的街心公园,正是他当初被那头阴蛇连骨灰都烧出来的地方。
  算是他的一处墓地。
  被拉入小树林的姬不平,心中顿时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如果她想要仗着修为高强,对柔弱无助的自己为所欲为,自己是应该顺从呢还是顺从呢?
  “如果时间能够永远停留在此刻那该多好啊。”
  钻入无人小树林的夏芊雨,如是低喃了一句,然后面容冰冷杀气凛然地道:“可是总有些人不知好歹,喜欢破坏气氛呢!是我动手请你出来,还是你自己滚出来!”
  话刚落音,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就显现出了身形。
  此人正是夏家某位效忠于老祖的长老,看来早已暗中跟踪观察了两人好一会儿了。
  “芊雨啊,三爷爷只是听闻你在学校交了个男友,于是心生关切过来看看。”
  作为夏家长老的夏利群,尽管悄悄尾随被识破了,但是丝毫没有觉得尴尬,相反还倚老卖老笑眯眯地开口道。
  他是夏芊雨的三爷爷,因为善于讨得夏家老祖欢心,所以三十多年前便在老祖的帮助下顺利破境入斩尘。
  不过本身资质不行,又是依靠着外力而成为斩尘境界的他,这三十多年过去,依旧在停留在这个境界,此生也不会再有寸进了。
  “那三爷爷你觉得,我旁边这男的相貌如何?是玉树临风,还是俊美绝伦?”
  “说实话,这男子长相平平无奇,算不得什么美男子。”
  夏利群实话实说道。
  尽管知晓自己相貌如何,但是被如此当面评判,姬不平还是觉得有些儿扎心。
  长得不好看,怪自己喽?
  “那三爷爷你说无父无母只是一介孤儿的他,与如此被家族老祖看中的我,身为地位差距如何?”
  “犹若天上皓月如地面萤火,差距堪比云泥!”
  “那三爷爷你觉得,我夏芊雨是眼睛瞎了不成,会看上他作为我的道侣?”
  “这倒的确,只是……”
  “我知道你在疑惑什么,我与旁边这男子,并非真正的情侣关系,这只是一场交易罢了。他与姜初远付出了一部仙诀与大道感悟作为代价,我则假装以恋人的身份帮他一个小忙。”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芊雨你真的情窦初开,想要寻找道侣了呢。”
  听到这合情合理的解释,夏利群长舒了一口气。
  毕竟他可是奉老祖亲口传令,要好好“关注”她在滨城的一举一动的。
  得到满意答案的他,转身便欲离开向老祖复命。
  可是走了几步,却发现自己再也走不出这片小树林了,因为周围都被法阵所笼罩了。
  “芊雨,你这是何意?”他转过头,一脸疑惑询问道。
  “没什么,就觉得三爷爷你为夏家任劳任怨这么多年,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过,因此孙女想请你在此长眠!”
  夏芊雨如是道,然后转过脸去,对着姬不平轻声道:“把眼睛闭上。”
  啥?
  闭眼?
  闭上眼睛干嘛,这不是偶像剧常见的,在接吻前男主对女主说的台词么?
  突兀听到这句话,刚刚才遭受重大心理打击的姬不平,整个人都懵了。
  他不仅没有闭上眼睛,反而瞪得更大了。
  可这是,从天上飘落下来两片树叶,直接将他所有的视线都挡住了,并且怎么都无法摘掉。
  这一叶障目的灵术,自然是夏芊雨所施展的。
  “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一声利剑破空的锐鸣,先前还一副慈祥长者模样的夏利群,双腿直接被干脆利落得斩断,痛苦哀嚎起来。
  “你这小贱人这是干嘛!胆敢对我下手,老祖若是知晓,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自知不敌的夏利群,哀嚎中搬出了老祖这尊大靠山。
  “老祖他早就知晓了啊,现在也正靠着依附在你身上的一缕神念,默默关注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呢,也并未出手阻拦!看来相比于我而言,三爷爷你的价值不值一提啊!
  还有你难不成以为,我刚刚的那些话,是在对你做解释说明吧,你觉得您配吗?”
  说完,夏芊雨便走上前去,面庞上带着恬静柔美的无邪笑容,像是对待一件值得雕琢的精美艺术品,一剑一剑慢慢斩下了对方的四肢。
  在将此人削成人棍后,她很是俏皮地开口对着虚空问道:“老祖,这条老狗忠心耿耿跟你了近百年,你当真舍得让我杀掉嘛?”
  “芊雨你开心就好,他既然敢跟踪触怒你,被你诛杀也算死得其所了。”
  夏利群的身上所依附的那缕老祖神念,满不在乎地回答道。
  语气中不仅没有愠怒,相反还有些喜悦。
  似乎很热衷于看到夏芊雨展开杀戮,哪怕对方是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子孙后人。
  就像是看到精心培育的果实,正一步步走向最终成熟。
  而同样听到老祖隔空传音回答的夏利群,面如死灰。
  他一直以为,这百年来鞍前马后追随在老祖身边服侍的自己,是老祖最疼爱的后辈之一。
  可是却完全未曾想到,老祖竟然会见死不救,任由自己被这小贱人屠戮!
  “你这小贱……”
  自知难逃一死的他,刚欲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出言痛骂上两句,可是夏芊雨的剑却更快,直接一剑割掉了他的舌头,让他再也无法发出一点声音。
  十分钟后……
  似乎玩腻了的夏芊雨,一剑刺穿了对方的眉心,就此终结了他的性命。
  尸体也像是被某种诡秘力量所抽干,瞬间化为飞灰。
  夏芊雨收起了长剑,并召来清风雨露洗去满身血污,同时闭上双眸,在心里默念了一句:我再一次帮你们报仇了,终有一日,我会让整个夏家的罪人为你们而殉葬的!
  对于这位身为自己三爷爷的夏利群,其实她早就有杀心了。
  因为当年,正是身为老祖身侧忠心老狗的他,率人烧毁了那座被自己当做家的孤儿院,并杀死了其内的小伙伴与院长奶奶毁尸灭迹。
  对于此事,她一直都心怀愧疚。
  那些将自己当做亲人对待的孤儿院人们,是因为自己才遭受牵连而死。
  所以这几年来,她一直在努力赎罪。
  包括被外界传得沸沸扬扬,那被冠以魔女之名的弑父杀兄血腥事件……
  其实对于这夏利群,她原本是不准备如此之快动手的。
  觉得这样的死法,对他而言还是太过便宜了。
  应该等自己强大之后,先将他折磨个三年五载,最后再抽出他的魂灵以痛苦之焰烧灼上千万年方可。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
  她今日之所以杀了此人,并非是因为他跟踪自己,而是因为他对姬不平起了杀心。
  从一开始,他就是冲着姬不平而来。
  这也更加坚定了她心里的某个猜测,看来自家老祖,的确与那天外邪魔有着某种罪恶勾结。
  既然如此,她也只能找个借口先下手为强,在此斩杀了这夏利群。
  好在自己平日里给所有人的印象,都是那种手段血腥残忍,做事任意妄为喜怒无常,从来都不顾后果的嗜杀魔女,所以老祖完全没有对此起什么疑心。
  也对,自己本就是这样的坏女人,从“以前”到现在,都从来没啥好名声。
  洗去一身血污的夏芊雨,回望了双目被树叶遮蔽,双耳被隔绝声响,如同木雕呆呆站在那里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的姬不平。
  终究,还是不愿让他看到自己如此血腥不讨喜的一面啊……
  也一直不敢让他知晓,当年孤儿院那场大火背后的真相。
  若是他知晓了,肯定会比自己还要自责愧疚吧?
  因为当年,正是毫不知情的他,好心好意将自己这个灾星带入了孤儿院,从而让孤儿院里的小伙伴和那位善良的院长奶奶,遭遇了此等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