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十六章 仙人之威,恐怖如斯

  原本姬不平以为,作为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夏芊雨的厨艺应该挺差的。
  他都已经做好了,去化身舔狗,违心夸赞对方厨艺高超的准备。
  可是在伸出筷子尝了几口后,却惊为天人。
  “想不到夏同学你厨艺这么好,要是谁娶了你,那可真的有口福了!”他竖起大拇指,语气真挚地夸赞道。
  “哦。”
  听到这番夸赞的夏芊雨,手上的动作蓦然顿了顿,然后别过脸去低应了一声。
  “我刚刚听姜初远说了,在我昏迷的这几天,实在多谢你的悉心照顾了!”
  “不用谢,举手之劳罢了。”
  姜初远立马站出来反驳:“夏芊雨同学你实在太客气了,这哪里是什么举手之劳!昨夜你为了治疗我这唯一的挚友,可是足足在他房间待了一整夜为他输送灵气调理身体,这份恩情我姜初远必铭记于心,将来若有机会一定会报答的!”
  果然流言不可尽信。
  之前总是听闻夏芊雨的魔女之名,让自己也误以为她真的如传言中说描叙的那样,是个连父亲与兄长都能心狠手辣痛下杀手的冷血无情之辈!
  于是自己便一直对她敬而远之,不敢与这样的病娇疯子有过多的接触。
  可是这几日里,她却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她并非尽如流言中那样。
  就比如前几日在学校天台之上,偷听到了一切的她,在面对那部价值无可估量的仙法时,并未心生贪恋杀人夺宝毁尸灭迹。
  还有昨晚,明明与自己挚友姬不平毫无任何交情的她,在自己的恳求下不仅拿出了珍贵无比的天阶灵丹,而且还好人做到底,整整在房间内为姬不平输送了一整夜灵气,竭尽全力去保全他的性命。
  虽然当时自己被请离了房间,但是在客厅里忐忑守候了一整夜的自己,也能想象出屋内是怎样一番场景,夏芊雨她如此费心操劳,肯定都累坏了。
  总之就是感动,非常感动!
  而正在大口吃菜的姬不平,在听到好基友姜初远的这番话时,总感觉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
  可是却怎么都整理不出头绪,最终只得当自己想多了。
  继续安心吃菜。
  真香!
  “那位托梦于你的白胡子老爷爷,的确是位神通广大的仙人,仅仅过了几日功夫,便让资质极差你筑基成功了!这等筑基速度,虽不及当年那位稷下学宫的儒家至圣,但也的确是惊世骇俗了!”
  夏芊雨似乎并不想在昨晚的问题上多做纠结,立马转移话题对着姬不平道。
  “啥?我筑基了?”
  身为当事人的姬不平,一脸懵逼。
  他可是清楚记得的,这世间为人所晓的修行境界,分为洗髓、凝气、筑基、入玄、灵虚、斩尘、问道这七大境。
  可自己,明明根本就没经历洗髓与凝气这两个阶段啊?
  怎么就莫名其妙筑基成功了呢?
  “真的假的!夏芊雨同学你莫不是在开玩笑吧?”
  姜初远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如今仙级道基已腐朽不堪的他,体内灵力万不存一,也就比普通人强大一些,也根本无法感知到挚友身上的变化。
  “我不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此时他外露出来的气息,的确是筑基境修士才能拥有的。不过不知为何,他这气息很是飘忽不定变幻莫测,与我所见过的任何筑基修士都不同,因此也无从判断他所铸就道基的品阶。”
  话说到这里,她突然像是感知到了什么,恋恋不舍放下才动了一小口的碗筷:“……夏家来人接我,我该走了。”
  说完,她便从餐桌前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
  门外,一位夏家长老带领着数位侍从站在夜色里。
  “芊雨,你这两天消失无踪怎么都联系不上,老祖他都担心坏了,快点随我们回去吧!”
  见到夏芊雨现身,夏家长老不禁长舒了一口气,和颜悦色地说道。
  众所周知,夏家那位存活了数千年的仙人境老祖,对于夏芊雨这位小辈极其看重与宠爱,在她消失的这一天多里,老祖心急得可是几乎要把整个滨城都翻出来寻找了。
  大发雷霆的老祖,甚至还当场处死了好几位办事不利的族人。
  若非不久之前,老祖动用大神通,寻觅到了她的一缕气机身在此地,估计都要上白玉京去请那些天机阁人推衍天机了。
  “好。”
  夏芊雨面目表情地点了点头。
  可就在这时,一位披头散发的中年男子,怒气冲冲乘风而来,不由分说便直接祭出法器便朝着夏芊雨轰来。
  此人,正是夏芊雨的四叔。
  乃是一位灵虚上境的强者,只差一步便可斩尘!
  “你这妖女!究竟给老祖灌了什么迷魂汤,竟让老祖对你如此偏宠!我家腾儿,乃一代道尊之资,竟然因你这妖女莫名枉死,血债血偿给我死!”
  就在昨夜,他家中那位长子夏腾,仗着自己乃是夏家年轻一辈的天骄,一直对老祖偏宠夏芊雨这个妖女心生不满。
  于是在昨夜夏芊雨失踪后,他便当着老祖的面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然后令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是,盛怒之下的老祖直接一巴掌把作死的他给拍死了。
  面对轰来的法器,夏芊雨不惧不退,直接伸出柔弱无骨的纤纤玉手,以肉身相抗。
  就在场中夏家长老大惊失色,以为夏芊雨必定会在这一击下非死即残时,却震惊看到她竟然毫发无损地接下来这一杀招。
  “儿子被杀,不是应该去找杀他的人报仇嘛?你若是真的杀上老祖闭关之地,抱着必死之心去请老祖宗赴死,那我还敬你是条汉子!可现在,自知不敌老祖,于是便来找我一介弱女子的晦气,实在可笑可悲!”
  夏芊雨冷声启唇相讥道。
  然后她抬头望天,对着无垠夜空笑问道:“……老祖,你说我此言可对?”
  场中所有人心里俱是一惊,老祖竟然亲至此地了?
  很快,问题便得到了验证。
  一股强大至极的仙人气息,与夜空之上显现。
  一只由灵力所凝聚成的巨大手掌,从天而降,将地面上先前对夏芊雨狠下杀手的中年男子四叔灭杀!
  仙人之威,恐怖如斯!
  这血腥一幕,让场中所有夏家中人俱是胆寒不已。
  并且他们很快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这在修行界有着魔女之名的夏芊雨,当真就是个不怕死的疯子不成?
  竟然明知老祖在此,还胆敢口出大逆不道之言,说出血债血偿让对方杀上老祖闭关之地,请老祖赴死这种话?
  她怎敢如此放肆!
  难道就不明白,三年前若非老祖偏宠出面庇佑,那夜弑父杀兄血染庭院的她,早已在族规惩治之下尸骨无存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