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七十八章 我走过最曲折离奇的路,是你的套路!

  “他竟炼制出了完美级灵丹?”
  夏芊雨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滨城本就不大,加上先前完美级别灵丹出世的七彩丹劫实在太过震撼,所以这则消息很快就传疯了,传遍修行界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一直只存在于传说虚构之中,却从未有人真正炼制出来过的无缺完美灵丹,如今真正出世了。
  可以想象,这会给修行界内的无数炼丹师们带来多大的冲击,会引发多大的热议。
  这不禁让夏芊雨有了极大的危机感。
  本来因为之前滨城天外邪魔之事,宁死不屈的姬不平就在仙盟官方传媒的刻意宣传下,被塑造成了一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绝不与恶势力同流合污的少年英雄。
  已经拥有了不俗的知名度。
  肯定会有一些胸大无脑的野女人崇拜什么的。
  结果现在又成了修行界首位炼制出完美灵丹之人。
  和之前少年英雄的虚名不一样,这可是实打实的实力证明。
  这时候,肯定有一堆老家伙心里已经在盘算着,想要通过将自家小女儿嫁出的方式,来彻底笼络这样的丹道天才为己用了。
  夏芊雨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到底要怎么样去做,才能不让他和别的野女人产生深层次的关系呢?
  毕竟随着他的名气越来越大,只凭自己以黑袍人身份的暗中观察,难保会有漏网之鱼啊!
  很快的,她就想到了一则绝妙的计策!
  正悬空站在夜空中姬不平家上方的她,毫不犹疑取出佩剑,狠狠在自己身上刺了好几处贯穿身躯的血窟窿!
  这可不是作秀,而是实打实的在自残!
  若是常人,遭受这样的利剑贯体痛苦,估计早就忍不出痛呼起来了。
  但是夏芊雨作为凶名远扬的魔女,很明显不是一般的女人。
  就连眉头都未曾皱一下的。
  仿若这些疼痛根本不值一提。
  演戏就要演全套!
  她甚至还故意使得体内灵力紊乱,在体内直接爆开,使得五章六腑遭受重创极尽碎裂,并当场吐出了好几大口鲜血!
  人不狠,立不稳!
  为了独占姬不平,她这次是彻底下血本了!
  ……
  ……
  独自一人坐在自家客厅沙发上,抱着手机刷着仙盟论坛的姬不平,突然听到了门外传来微弱的敲门声。
  这么晚了,谁会深夜造访啊?
  抱着疑惑的心绪走到门前,刚一打开门,一具浑身上下满是鲜血的血人就倒在了他的怀中。
  “芊雨!你怎么了?”
  姬不平大惊失色。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明明黄昏约会完分别时,她还是好好的啊,怎么一转眼就一副要死的样子了。
  “是那黑袍人做的……咳咳!”
  夏芊雨虚弱得指认凶手,然后牵动了体内伤势,又咳出了几口鲜血。
  是真的吐血,并且装的!
  “啊?!他竟然丧心病狂对你出手了,而且还差点杀死你!”
  姬不平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想不到这才隔了仅仅半日,那黑袍人就如此迫不及待对和自己假装情侣的夏芊雨出手了。
  原本是引蛇出洞之计,却万万没想到引出来的不是一条蛇,那是一条恶龙!
  就连夏芊雨这样的年轻一辈天骄,都差点被那黑袍人杀死!
  “那黑袍人,修为深不可测,就算比之我家仙人境的老祖都高出无数倍!若非他早就知晓你我并非真正的情侣,所以刻意留了我一条性命,否则我根本无法活着从他手上逃离!”
  夏芊雨装出一副惊惧的表情,以满身的鲜血与伤口为证明,无声阐述了那黑袍人究竟是何等的强大。
  潜台词就一个:那黑袍人是一位修为极其强大的仙人强者,就算杀我家老祖都如同屠狗杀鸡,所以姬不平你别妄想和其她女子亲密了,除非你想真正害死她们!
  姬不平被吓得手脚冰凉。
  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死变态!
  自己有招惹过那黑袍人嘛,为何他要这么针对自己呢?
  究竟看上了自己哪点,说出来自己立马就改还不行嘛?
  为何要如此馋自己的身子?
  长得帅气难道是一种错嘛!
  丧尽天良!道德沦丧啊!
  “先不说那黑袍人死变态了,我先联系陆山道长还有夏家,让他们为你疗伤!”
  事情有轻重缓急,咒骂那黑袍人不用急于一时,相比起来姬不平更加关心夏芊雨的性命安危。
  看她伤得如此之残,姬不平内心很是愧疚与自责。
  这都是自己的错,将她牵扯其中。
  “别!千万不能通知他们!”
  夏芊雨连忙出声阻止,一脸严肃地道:“那黑袍人临走前放过狠话,说倘若让旁人知晓了他的存在,他就会对姬不平你那挚友姜初远出手!说现在姜初远已经不是姬家女婿了,失去了这层保护的他就是一条砧板上的咸鱼,想他生就生想他死就死,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
  她很是清楚,姬不平的软肋在哪里。
  尽管不知为何,他突然变得如此英勇悍不畏死,但是他绝对会在意姜初远的生死。
  果然,在听到这番威胁后,姬不平顿时如同霜打的茄子整个软了下去。
  实在太卑鄙太无耻了!
  有本事就冲着自己来啊!
  欺负自己那柔弱无助的好基友算什么英雄好汉!
  “可是……芊雨你的伤?”
  放弃了通知他人念头的姬不平,一筹莫展地道。
  “你来帮我治!我体内的伤口残存了那黑袍人的阴毒剑气,需要尽快驱除,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
  姬不平很是尴尬。
  因为眼前夏芊雨的身体多处受伤,并且有些血窟窿的位置还甚是尴尬。
  若是自己去治疗,肯定难免会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事物。
  “不用什么可是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大清早就灭亡了,男女授受不亲这种事就不用拿出来说了,况且这是紧急情况,自当紧急处理!别废话了,先扶我上床吧!”
  夏芊雨正气凛然地开口道。
  看似根本不在意疗伤过程中的这点小事。
  但实际情况时,若是眼前的男人换做其他任何一人,她宁死都不会接受这种治疗了。
  当然,这一次之所以如此,也是她的精心算计与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