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七十七章 姜初远的决意!

  “这就?”
  姬不平觉得很是不尽兴,这场退婚风波如此平淡就结束啦?
  这一点都不符合自己的想象啊!
  不是应该被退婚的少年怒发冲冠,对着嚣张跋扈的退婚势力,说出什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之类的壮志金句,然后定下个什么三年或者十年之约才对吗?
  怎么结束得如此之快,让人觉得很是索然无味呢?
  “陆山道长、父亲大人,你们先聊,我去送一下不平兄!”
  说着,姜初远便拉着姬不平朝门外走去。
  “我还以为你要留我在家一起吃饭呢?想不到你竟然如此无情,蹭饭都不给我蹭的!”
  来到屋外,姬不平做出一副幼小心灵受伤的模样,开玩笑打趣道。
  作为挚友,姜初远立马就明白了他为何如此之说,这完全是在找话题安慰刚刚被退婚的自己,于是露出微笑宽慰道:“放心好了,我真的没事的。”
  “被退婚,难道你就不气么?要是换做我,估计就气炸了!”
  “我对成为身份高贵的姬家女婿并无兴趣,对那曾与我定下婚约少女也并无一丝喜欢,为何要生气呢?相反,甚至还有些如释重负的轻松感觉。”
  “真没事?”
  “放心吧,我真没事。”
  “既然这样那就没事了,都这么晚了我就先回家了,明天再来找你。”
  听到姜初远这么说,姬不平也确定了他是真没事,于是便先回去了。
  ……
  ……
  姜初远回到屋内。
  陆山道人已经离去,只有父亲一脸担忧地坐在厅中。
  “初远,你还好吧?”
  刚刚经历退婚之事,生怕儿子受不了这种打击的姜父,很是心疼问道。
  姜初远笑着道:“父亲大人您放心,我没事的。现在的我,也早已不是三年前那个我了,连修行逆退之事都看开了,这种婚约小事自然也不成问题。”
  “为父以前还一直担心,你会因为修行倒退之事心境受阻一蹶不振,现在看到倒是我多虑了。”
  “一开始,从天才陨落为废柴,我心里的确挺郁结的,也怎么都无法想通,当时离开家族也是逃避成分居多,甚至还曾想过就此自绝性命寻求解脱。
  后来真正彻底看开,还是离家在外漂泊的这三年里,结识了我这挚友之后。”
  想起这三年来两人相处时点点滴滴,姜初远露出一抹发自内心的舒心笑容。
  姜父点头沉吟道:“就是方才进来的,那名叫姬不平的少年吧。刚刚陆山道人与我闲叙时,曾暗示过我此子看似平平无奇没个正经,但来头极大深不可测,背后应该有一位足以媲美姬家那位圣祖,修为通天的绝世大能师尊!
  还说姬不平此子极其重情重义,初远你与他关系如此亲密,将来若是姜家有难,前途无量的他绝不会袖手旁观的!所以说,这次我们姜家真是捡了大便宜了,被姬家退婚一事也算不得什么大损失了。”
  “嗯,不平兄他的确是一个很好很有趣的人。当年我们结识后,看出了我状态不对劲的他,便将他以前所遭受的苦难,用很轻松很搞怪的玩笑方式讲出来——
  比如小时候流落街头时,与乞丐为伍和野狗争食,还因乞讨时得罪当地蛇头而经常遭受毒打,左腿差点因此彻底瘸了,可就算这样他都竭尽全力地活着。
  我当时问他,这样活着岂不是很痛苦,难道就没想过放弃么?
  他不假思索地笑着告诉我,死亡这种事人人轻易就能做到,可是他不甘心这么窝囊的死啊,也不舍得就这样离开。毕竟这世上的很多美好,他都还没有亲身体验过呢——
  还没好好看够这世间四季分明的美景,还没好好品尝够这世上千滋百味的美食,也还没有相拥睡过情投意合温香软玉的美人……咳咳,总之,他说人间很是值得,而只要活着,总归会有一线希望将目标一一实现的!”
  当时还有最后一句话,姜初远没有将之说出口——
  那是刚感慨完自己过去悲惨人生的姬不平,亲昵搂着认识了数月已成为了好友的自己的肩,用语气心长地口气道:
  “姜初远,所以你可要好好给我活着,争取无病无灾长命百岁,总之别比我先死就行了!
  毕竟我就你这么个土豪朋友,我下半辈子的幸福希望可都寄托在你身上啦!
  要是你哪天突然嗝屁了,我想找人蹭饭都没地去了,或者等我将来有朝一日交到了女朋友,晚上成功约人家出来压马路赏月后,囊中羞涩浑身上下连开房钱都没有,就可以光明正大半夜打电话骚扰你,找你江湖救急啦!”
  这世上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为了蹭饭借开房钱这等俗不可耐之事,竟蛮不讲理不许别人比他先死的!
  想起当年情景,和对方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表情,姜初远就很想笑。
  于是他便笑了。
  秀气好看的眉眼笑得挤在一起,连眼泪都笑得簌簌落下。
  果然是自己掩饰得太烂了啊,早已被看穿心存死志了。
  毕竟姬不平他这个人啊,尽管平日里性格搞怪大大咧咧的,可在某些事上心思却异常得细腻。
  所以才会突兀给自己灌如此烂俗的心灵鸡汤,才会用如此厚颜无耻的傍土豪理由,理不直气也壮地要求自己好好活着。
  更糟糕的是,自己竟然还真的吃这一套。
  没办法,既然被挚友需要了,那只能勉强着好好活下去了呢!
  自己失去了成为仙人的惊世天赋,但是却换得了一位如此搞怪贴心的挚友,从此有了真正活在人世的感觉,这笔买卖好像也并不亏啊!
  可现在,好像自己无法兑现承诺,要失约了呢。
  仙基腐朽,修为再无寸进的自己,寿元桎梏不得长生。
  而不平兄他,十多年平平无奇却一鸣惊人,将来必定可证大道长生久视。
  仙凡有隔!
  “初远,你怎么……”
  尽管是在笑,可姜父却从未见过如此伤心难过的爱子。
  原本想去关怀一下,可话说到一半,他就被爱子身上的异变所震惊到了。
  姜初远的体内,传来如同雷鸣般的爆裂与坍塌声。
  这是当年曾引发天地异象的无上仙基,正在崩塌。
  而始作俑者,正是姜初远自己。
  他的生命本源,正在以常人数十倍的流逝。
  自毁仙基的他,唇齿间满是鲜血,以绝然姿态对着面前的父亲低声道:“以前我,总不敢迈出这一步,想着凭借着我这三年来,暗中给不平兄服下的灵丹,能够让他无病无灾长命百岁,两人可以一起耗尽寿元而逝。
  可如今,他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他了,我为他的成就真心感到欣慰与喜悦,但我不想当背信失约者,不想在他永生的岁月中只相伴区区百年,因此想要追上他的脚步,将自己置之死地博一搏了!
  自毁这腐朽无救的仙基,看能否破后而立,得证长生!”
  自毁道基,如今的姜初远可以说是彻彻底底的普通人了,浑身上下再无哪怕一丝灵力。
  并且还受到了严重的大道之伤,寿元流逝比常人快了数十倍,若是没有突破,估计就仅仅剩下三年可活了。
  他在赌!
  胜则长生!
  败则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