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二十五章 圣光忽悠着你

  高坐凌霄宝殿上方的天帝姬不平,望着下方这打扮奇怪的两人,陷入了沉思。
  这两位新人,一个高大威猛沉着冷静,穿着一身如同发光电灯泡骚包的银色铠甲,手掌按在腰间大剑之上无比戒备。
  另一位,则小巧玲珑满脸惊奇,穿着华美得像是刚从盛大舞会赴宴归来,并且也完全不感到害怕,甚至还很是兴奋欣喜打量着这座凌霄宝殿。
  所以,看他们两人的装束,自己这次沟通的是剑与魔法的世界么?
  “艾瑞莉公主殿下,您怎么也在此处?”
  兰斯洛基环视了一圈,见到身旁的公主殿下,恪守骑士之礼的他立马行礼。
  然后拔出了手中的骑士大剑,守护在公主殿下身前,无比戒备地顶着上方的姬不平和离火真君。
  在凌霄宝殿内,不存在什么语言隔阂,因为说出口语言自然会化作所要表达的本意。
  对于这两人认识,姬不平丝毫没觉得意外。
  因为先前,他使用了那沟通两颗新命星的机会,随机选择了两颗紧密连在一起的双子星。
  来自于同一个世界,又彼此命运相连,其中还有一个是美丽的公主殿下……
  难道是童话故事里常见的,公主与守护骑士的凄美爱情故事?
  不过为啥,自己总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太对劲呢?
  “这位骑士先生,请问您是?”
  从王室宫殿来到此地,现在才回过神来的艾瑞莉,无比迷惘地望着眼前的骑士先生。
  她见过的贵族骑士太多了,实在记不清眼前这位究竟是谁了。
  “兰斯洛基,圣殿骑士团第七骑士团团长,去年曾有幸在游行上见过公主殿下一面!公主殿下,此处万分诡秘,尤其是一旁那位红发男子,身上有着与光明神相仿的神之气息,定是传说中某种邪恶无比的异端邪神……”
  “我是大道真仙,才不是什么狗屁邪神!还有你们这对血脉相连的兄妹干啥呢,以为装作不熟就可以萌混过关了么?”
  原本正在思考着,该如何与这两位新人建交的离火真君,听到对方竟然在前辈面前如此污蔑自己,这修炼千年火系仙诀的火暴脾气当场就忍不住了。
  “兄……兄妹?”
  兰斯洛基和艾瑞莉彼此望了一眼,俱是惊疑。
  “装,还在装,简直可笑之至!你们可知坐在上方的这位前辈,乃是何等伟大的至高存在,你们能够被选中来此那是你们天大的福分!”
  “大家先坐下,有事慢慢聊!”
  高坐天帝宝座的姬不平,一念造出了四把白玉交椅,秀了一波自己的造物主能力。
  虽然他对于这两名新人的兄妹关系也一脸懵逼,但是这种时候,肯定要装出什么都知道的模样。
  难怪之前自己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呢,原来这两人竟然是兄妹!
  至于为何是四把玉椅,因为其中有一把是留给“自己”的。
  下面还有自己的本尊,天帝爱徒姬不平在呢。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你们又是什么人?”
  圣光信仰坚定的兰斯洛基,依旧护在公主殿下面前,戒备问道。
  “此处是凌霄宝殿,乃是我师尊会见诸天万界大能之地!你们两人不用惊慌,我师尊宅心仁厚,绝不会对二位做出危害之事的!上方高坐的是我师尊,众生谓之为天帝,与诸天万界内也是无敌般的存在。旁边这位是来自岚云界的离火真君,乃是一代真仙。至于我,则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男子,来自神州世界,名为姬不平!”
  套着天帝爱徒马甲的姬不平站起身来,怒刷了一波存在感。
  艾瑞莉也站起身来,右脚向后膝盖弯曲,双手拉起礼裙微微鞠躬行了一记宫廷王室礼仪,有样学样对着众人自我介绍道:“我叫爱艾瑞莉,是洛泽拉斯大陆圣龙公国的公主!”
  短短一句话说完,她的小脸便涨得通红。
  和兰斯洛基不同,她一点都不害怕,相反还很是新奇兴奋。
  而之所以脸红,是因为想起了自己先前在宫殿房间内,曾对天许下的诺言。
  难道是天上神明倾心到了自己的心愿,于是派来了勇者前来拯救自己?
  这是……上天给自己安排的姻缘?
  这座大殿中,除去自己与兰斯洛基两个外来者,只剩下三个人了。
  旁边这位红头发的男子,一看年龄就很大了,肯定不是自己的勇者。
  那么自己的勇者,只能是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位名叫姬不平的少年,还有上方那位看不清长相面容的天帝,二选其一了……
  倾听到她内心所念的姬不平,很想对着位公主殿下吐槽一句,【哈哈,没想到吧,这两个其实都是我】。
  这位公主殿下,的确生得很好看,可是问题是,两个人根本就不在同一个世界啊!
  难不成,还要谈一场跨越世界的究极柏拉图式网恋?
  “离火真君前辈,先前你说这两人是兄妹,究竟是何意?我看她们两人,好像是真的对此一无所知啊!”小号姬不平开口问道。
  有马甲小号就是好,可以随心所欲问一些小白的问题,不用担心影响自己天帝大号的威仪。
  前辈爱徒发问,离火真君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柔声解释道:
  “不平小友你现在刚刚跟随天帝前辈修行,假以时日定然会如前辈所言,震彻寰宇成为诸天万界的主宰,但是现在还有些弱。这两人,从进来之初我便感知到了血脉同源,两者应该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
  “我是曾有过一个哥哥,但是早在我出生后不久,便因病逝世了,那已经是二十七年前的事了。”艾瑞莉低声回应道。
  “我是个孤儿,从小被圣光圣殿收养……不对,我为何要与你这邪神说话,圣光教义中已写明,世间除了父神光明神与母神黑夜神之外,其余尽是邪恶无比给人间带来灾祸的邪神!”
  哪怕明知自己绝不可能是眼前邪神的对手,兰斯洛基依旧信仰着圣光。
  绝不受这邪神蛊惑!
  离火真君冷哼一声:“呵,邪神?我看你所信仰的光明神才是所谓的邪神吧!”
  听闻对方侮辱自己的信仰,兰斯洛基当场就暴怒了,拔出了剑准备以卵击石。
  信仰被辱,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就连一旁的艾瑞莉,在听闻离火真君说光明神乃是邪神时,也不满地张开了小嘴,似乎也想出言反驳。
  不过她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想听听这位红发男子,究竟为何如此污蔑给洛泽拉斯大陆带来圣光照耀的光明神。
  在整个洛泽拉斯大陆,圣光可是代表着一切的真理。
  “天帝前辈,我能告知这两人真相,他们所信仰的神明究竟对他们做了什么嘛?”
  离火真君并未急着说出真相,而是先起身恭敬向天帝前辈请示了一番。
  生怕万一前辈另有安排,自己冒失会打乱前辈计划。
  毕竟自己都能够看出的浅显事实,前辈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假的永远成不了真的,不过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离火道友,便由你告知他们两人真相吧。”
  大号天帝姬不平,装作一切自己都懂的睿智模样,以威严的声音道。
  至于真相是啥,他知道个屁的知道!
  得到前辈批准,离火真君便开始了他的表演。
  “本道虚度千载,后来有幸得见天帝前辈,这才证道为仙,而兰斯洛基小友你口中所信奉的光明神,实力应该比本道要稍稍强上那么一筹,毕竟他可是把一界生灵当做牲畜圈养,从中吸取力量不折不扣的狠人啊!
  你们两人的体内,都存在着某种吸取生命本源的邪术,这种邪术根植于血脉深处,会在生灵繁衍时代代传承代代根深蒂固,最后在某个成熟时刻一举爆发,将整个大地上被这种邪术所侵染的生灵尽数覆灭,化为这光明神的力量养分。
  说起来你们的运气也挺不好的,按照本道人估计,这种覆盖整个大陆的邪术成熟一般都需要数千年酝酿,毕竟养猪也要等猪肥了才能杀。而在酝酿期间,也就是吸取你们的生命本源,让你们少活个十来年之类的,可是好巧不巧的,你们身上的这邪术已经快要成熟了,大概还有一两年时间便会爆发,到那时真的是生灵浩劫了。
  别用这种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的目光看我,事实便是事实,兰斯洛基小友你虽然眼睛瞪着这么大,但是你的眼睛与心智早就被那所谓的圣光所蒙蔽了,根本看不到真实。
  看你是前辈所选中之人的份上,本道人便无偿帮你洗洗眼睛,好让你回去之后能够看得清楚些!”
  离火真君掌中直接凝聚出了一团紫色天火,一分为二。
  一团落在兰斯洛基身上,一团落在艾瑞莉身上。
  火焰融入体内,两人毫发无伤,但却觉得身体变得轻盈了许多。
  “今日便先至此,你们二人先回去吧。”
  天帝姬不平出声,为这次的聚会先行画下了句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