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帝君!血魔巨将讯息抵达!

  对于姬芸月要就此在这里住下的说辞,尽管姬不平也察觉出了这乃是个借口,但还是点头同意了下来。
  反正家里空客房还有,加上灵沁肯定会留在自己身边,所以再多一个姬家圣祖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只是突然的,他想到一件一直被自己忽略的事情。
  那就是自己的养父,身为姬家外族的老姬,姬恒仪!
  现在的关系可谓是很复杂了——
  身为姬家人的老姬,是自己的养父。
  身为姬家圣祖的姬芸月,则是和自己已有婚约在身的未婚妻。
  而身为姬家先祖的人皇轩辕陛下,是自己以前的挚友兼大舅哥!
  所以,等老姬出差回来之后,自己与他该怎么称呼对方呢?
  难道以后大家各论各的,自己管叫他老爹,他叫自己圣祖夫大人?
  这都什么奇葩的家族关系啊!
  真让人头秃!
  算了,还是等到时候再说吧!
  接下来,晚餐就在一种暴风雨前宁静的气氛下开始了。
  看到餐桌上那堪比古代帝王满汉全席般的丰盛菜肴,姜初远当场就差点吓得摔到桌子底下!
  丰不丰盛好不好吃不是重点是。
  重点是这些被做成菜肴的食材,都散发着一股强者的气息!
  对,就是强者的气息!
  就比如离他最近的一道烤全龙,哪怕都已经被烤熟了,都在发光发热,让人不敢直视!
  姜初远怎么看怎么这条烤全龙,都像是之前仙盟论坛上提到过的,那条曾在古灵界某个限时开放的秘境中,呼风唤雨灭上天遁地,杀了好几百名修士的仙王级别恶蛟!
  “是奴婢失职,忘记了主人您这位贵客如今返璞归真,是承受不了这些食材自身所携带仙王残存威压的!”
  见到姜初远面色苍白冷汗直流,灵沁这才想起问题所在,于是纤纤玉手在满桌的菜肴上一挥。
  满桌菜肴冒出的七彩神光,都被压制了下去,化为了最普通的模样。
  听到猜想得到了肯定,姜初远的颤抖得更加厉害起来了,连筷子都拿不稳了。
  这是自己此生以来,吃过得最为奢侈的一顿饭了!
  小心翼翼对着最近的那道烤全龙伸出筷子,轻轻尝了一口,味道美妙得让他瞪大了眼睛!
  实在是太好吃啦!
  此时此刻,他觉得挚友身边的这位侍女灵沁,是当之无愧真真正正的食神!
  “不平你难不成,前世是什么非常了不得的大佬,所以才会和灵沁还有芸月圣祖大人有这层特殊关系在吗?”
  席间,怎么都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何事的姜初远,小声对着身旁的挚友询问道。
  “我之前也是这样以为的,可是灵沁她们也说了,我根本没有前世,只是丢失了过去的记忆而已。”说起这件事,姬不平便觉得甚是苦恼。
  不久之前和人皇大舅哥的会面里,大舅哥就曾说起过,让他一定要找回失落的记忆。
  可是现在的姬不平,完全是一筹莫展。
  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做才好。
  “有她们两人守护在不平你身边,可以算是可以高枕无忧了,我也对你的生命安全问题彻底放心了。”
  姜初远如负重释地道。
  并且在他眼中,自己的这位挚友,自从进入修行界后,似乎很是热衷于作死。
  只要作不死就往死里作的那种。
  姜初远的话,虽然说得很小声,但是餐桌上另外几人,除了姬不平之外,哪一位不是仙人强者,自然是都尽数听在耳中了。
  姬芸月是背部挺直,头颅微微昂起,一副暗自得意自豪的模样。
  灵沁则是毫无任何触动,因为守护主人本就是她的职责,没有什么值得好夸耀的。
  至于夏芊雨,则低着头一言不发。
  姜初远只提了她们两人,而没有提到自己,她感觉自己有被冒犯到。
  的确,在场中三位女性中,只是区区仙君四阶修为的她,是最弱的。
  但是从正式步入修行,到得到成仙获得如今的成就,她只用了区区五年而已!
  另外两个,不就是比自己早生了数千年嘛!
  要是给自己同样的时间,她们一定都敌不过自己!
  “那曾入侵破灭过上古神州世界的天外邪魔领袖帝君,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物?”我之前与那血魔巨将接触过,从它的口中听来,似乎那帝君是一位极其有个人魅力的存在,就连那作恶多端的血魔巨将,都对这位帝君无比崇敬。”
  想起接下来灭世大劫降临,姬不平心情就有些沉重。
  那血魔巨将临死之前,拼尽全力凝成一滴鲜血将神州世界的讯息传递出去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传达到那位帝君手中。
  到时候,必将是一场浩劫降临。
  留给自己发育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家兄当年曾经说过,那位帝君存活了无尽岁月,加上破灭了无数世界,吸取融合了诸天万界的大道本源,所以哪怕是他自己也毫无任何胜算!”
  姬芸月缓缓开口,说出了这残酷的真相。
  一时间,屋内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
  ……
  于此同时。
  某处未知小世界。
  “先生再见!”
  “先生晚上早点休息!”
  “先生多注意身体,明天我们再来找您读书!”
  某处私塾门口,一众孩童对着站在门口相送的先生恭声道别。
  这些孩童,并不知晓这位谦和儒雅的先生姓名为何,只知道先生是三年前来到大夏王朝都城,在买下了这座院落后,便将之改造成了如今的学堂,分文不取教授街坊中的孩童们读书。
  这位先生尽管名声不显,但是学问却是极大。
  就连大夏王朝的太子殿下,都亲自登门,拜入门下向先生求学。
  于是,不管是那些贩夫走卒的街坊邻居,还是那些登朝拜官的达官显贵,都会尊称对方为“先生”。
  在这些稚嫩朦胧的孩童看来,性情温和从来不气不恼的先生,是一位很厉害也很亲切的师长,内心都无比崇敬。
  只是有些隐秘之事,这些孩童却并不知晓。
  比如在过去的三年里,不管是大夏王朝还是有移山倒海之能的得道仙人,数以万计的人曾潜入过这座看似平平无奇的院落,想要袭杀这位先生。
  然后这些人,便无声无息全部消失了。
  这座平凡的院落,就像是能够吞噬一切的恐怖巨兽,已经成为了这方世界高层谈之色变的禁忌。
  送走了这些稚嫩可爱的孩童,一袭青衫的先生便关上了大门,缓缓走回了教书的学堂,有条不紊整理着书案上散乱的书籍。
  这青衫先生,并非是那种老态龙钟的老学究,相反还是一位面容英俊,约莫二十岁出头的青年。
  只是他的眼睛,一直都是闭合上的。
  不管是走路,还是整理书籍,都未曾睁开。
  学堂内所有的孩童都知晓,先生他是一位双眸不能视物的瞎子,从来都没人见过先生睁开眼睛后是何模样。
  “先生,我求求您了,能不能不要这样做?”
  此时学堂内,还留有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年,正是那位大夏王朝的太子殿下。
  这位太子殿下,此时走到了先生面前,“噗通”一声直接跪下,双眸通红泪流满面地磕头哀求道。
  青衫先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语气温和地道:“三年之期,今日以至。子尘你还是快些回宫吧,或许还能够见你父母亲族最后一面,彼此最后好好道别一番。”
  “我们什么错都没有,为何先生您要如此对待我们!整个青阳界,可是有着数亿苍生啊,他们又有何错?”
  “对与错这种事,我早已不问了。若是子尘你非要得到个答案,那便是这方世界是在太弱小了吧,有时候弱小便是原罪。”
  少年听闻此言,一咬牙直接掏出了袖间,集齐整个青阳界顶尖仙人之力的大杀器!
  意欲再次与对方玉石俱焚!
  可是原本应该爆炸开来的法器,却直接在青衫先生的隔空一指下,直接化为湮灭。
  “子尘你身为这方世界的气运之子,若是想死我自可以成全你。但是倘若你想要找我复仇,那边带着这份仇恨好好活下去吧!”
  丢下这句话,青衫先生便离开学堂,朝屋外院落中走出。
  院落中,整齐跪满了十多位仙尊强者。
  “帝君大人,时辰已到!”
  一位同样身着青衫的侍女,走到青衫先生的身侧恭声道。
  这位在青阳界当了三年平易近人教书先生的青衫男子,正是毁灭过无数世界的帝君!
  “那,便开始吧。”
  随着这位帝君的一声令下。
  青阳界的苍穹直接被撕裂开来。
  数以百万计的天外邪魔,从苍穹降临这片尘寰。
  青阳界覆灭的命运,无法改变!
  而这时,一滴鲜血碎裂虚空而来,降落在了这位帝君的身前。
  正是血魔巨将拼死传递而出的讯息!
  。
  。
  。
  (这是第二更,今天还有两更。
  今天中午头晕,于是睡了一觉,结果醒来天都黑了。
  以后每天的更新,最后一章我都会加上“日万爆发求订阅月票”之类的话的,所以莫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