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三十章 让我留在你身边!我们同居吧!

  屋内。
  姬不平局促地坐在长桌前。
  而夏芊雨与姬芸月,也在桌前相对而坐,一言不发对视着。
  屋内的气氛异常凝重,颇有一种大战来临前的诡异安静感。
  “主人,奴婢回来了!”
  这时候,出门前去收集待客仙材的灵沁,也回到了屋内。
  她完全没有理会姬芸月与夏芊雨,在和姬不平请安之后,便去往了厨房开始做饭。
  而夏芊雨,则默默看着自己这位前世姐姐灵沁的背影离开。
  毕竟当时,是她耗费珍贵的本源,救下了燃尽自身一切极尽升华的自己。
  “看来你这姐姐,根本不想搭理你这个妹妹啊!”姬芸月轻启朱唇,冷言讥讽道。
  “总比某些人死皮赖脸上门,臭不要脸去勾搭别人家的男人好!”
  夏芊雨立马展开反击。
  “哎,等等!夏芊雨你和灵沁,两个人是姐……姐妹?”
  原本准备保持沉默的姬不平,听到姬芸月的话后,顿时无法淡定了。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姐妹花?
  “嗯,是的。”夏芊雨点了点头,面色有些复杂地低声道:“之前在邪魔封印之地时,也是她救了本应该死去的我,我们上个纪元曾是身出同源的姐妹。”
  “那你姐,也就是灵沁她,以前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姬不平好奇询问道。
  没有了过去记忆的他,对于灵沁这个侍女的过去十分之好奇。
  “她以前,是一个悲天悯人见不得半点人间疾苦,似永远笼罩在光芒中的美好存在,与我这个被世间修士畏惧厌恶的魔女恰恰相反,她当时可被众生奉为救苦救难的圣女。”
  “圣女?我日!”
  脑中所有的线索都被串联起来了。
  姬不平终于后知后觉地想起来。
  自己早在之前,就曾从陈北冥还有李键来这对前世好基友的口中,听过有关于灵沁存在的描述了!
  当时那陈北冥与李键来,在提及到那位圣女是,还曾露出憧憬爱慕之色。
  并说已经破灭的上古纪元,爱慕着那位圣女的修士千千万万!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她怎么变成自己的侍女了?
  而且看她如今如此乖巧听话的模样,完全把自己这个主人奉若神明,就像是现在某些明星的狂热脑残粉一般!
  自己以前,究竟是如何调……教育出来的啊?
  “不平,我来了!”
  正在姬不平陷入对自己过去人生的思索中时,房门再次被打开,洗漱完毕换了身整洁衣物的好基友姜初远来赴约了!
  一进门,看到屋内的场景,他便怔住了。
  夏芊雨他很熟,可是另一位眉间有着金色剑印的小女孩是谁啊?
  没听说过,不平兄有这样的癖好啊?
  还有此时那在厨房里,有条不紊忙碌着的白发少女,又是谁?
  明明挚友异性缘都一直很差才对的啊!
  这是发生什么了?
  “初远你来了啊,快过来坐吧!”
  姬不平热情招呼着基友坐下。
  正巧,如今除了自己的侍女灵沁外,姬家圣祖姬芸月也在这里,可以拜托她们两人帮姜初远瞅瞅,他的身体究竟是出了啥问题。
  如果她们两人都看不出来。
  那这世上就真的没人能够看出来了!
  “不平,这两位是?”
  总感觉屋内气氛十分诡异的姜初远,在落座后便开口问道。
  “哦对,差点忘记介绍了!这位姑娘叫姬芸月,就是之前曾和你提到过的,那位和我有婚约在身的人皇爱妹,也是姬家的圣祖大人!”
  对于既有姬不平也没想着去隐瞒,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于是便一五一十说明了真相。
  况且,自己之前醉酒时,都已经对他全盘托出了。
  他肯定不会觉得有多意外了。
  “砰!”
  刚刚坐下没多久的姜初远,吓得直接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把椅子都给碰倒了。
  “不平你之前是不是被邪魔伤到了脑子?还是说今天光顾着吃酒没顾着喝菜,又醉了说胡话了?”
  姜初远无比担忧地关切问道,都已经伸出手准备去摸一摸挚友的脑门,看看里面是不是进了水了。
  这完全就是天方夜谭嘛!
  怎么可能是真的呢!
  哪怕是用屁股去想,也知道已经长生久视活了五千年之久的姬家圣祖,肯定是一位极其霸道威严的存在啊!
  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位乳臭未干初中模样的小女孩呢?
  “初远道友你好,我是姬芸月,也就是修行界所谓的姬家圣祖!上次让龙六给你家中那位老祖带了一滴家兄遗留世间的精血,想必他如今已经再度突破没有性命之忧了吧?”
  面对姜初远,姬芸月难得露出了一抹笑容,无比和善亲切地说道。
  并且还看在初次见面的份上,随手送了对方一件仙阶法宝作为见面礼。
  毕竟她也清楚,这姜初远与那个男人之间关系很是亲密,所以交好姜初远自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灵沁,现在有空吗?如果有空就出来一下,有事得麻烦你!”
  没有给好基友反应的时间,姬不平又对着厨房叫出了正忙筹备晚餐的灵沁。
  手握着仙级法宝见面礼,感觉人生观彻底崩塌的姜初远,颤抖着声音问道:“这位叫灵沁的姑娘,难道也是不平你的未婚妻?”
  能够随随便便,拿出一件整个姜家加起来都抵不上的稀世仙器的存在,说自己是姬家那位圣祖大人。
  的确应该就是真的了。
  “不是,我是主人身边的侍女。”
  未等姬不平开口,灵沁便率先出言解释道。
  姜初远长舒了一口气,原来只是个侍女啊,吓得自己还以为又是一位超级大佬呢!
  不过不平兄他,啥时候收了个如此漂亮的侍女?
  “灵沁,你是半步仙帝的强者,能帮我替我这位挚友好好看一看,他身体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吗?是不是体内有什么白胡子老爷爷啥的,所以三年前才会修行无缘无故逆退,活生生从万众瞩目的绝世天才,陨落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听到挚友的这番话,刚刚才长舒了一口气的姜初远,差点当场断气。
  半……半步仙帝的恐怖存在?
  还只是不平他的侍女?
  这个世界,已经变得如此魔幻了嘛!
  自己失去意识的这七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有什么好看的,无非就是体内正在孕道而已!”
  装作不在意模样,但其实一直等着姬不平来请自己的姬芸月,见他完全没有任何的表示,于是便很是无奈地自行开口继续道:“当年他修行逆退,其实罪魁祸首不是什么外力,而是他自己!”
  “他自己?这是什么意思?”姬不平不解。
  “因为他乃是神州世界这个崭新纪元,秉承天意而降生世间气运之子,就和如今在你旁边的灵沁还有夏芊雨这对姐妹一样!
  当年,他肯定是一位追求境界而忘了大道本质,把自己的路给走窄了,如若继续下去成为普通仙尊自然是不成问题,可是想要更进一步那就完全不可能了!
  于是他的本心,阻止了他继续在错误的道路上渐行渐远,才有了后来的修行逆退之事!”
  身负兄长传承,眼界极高的姬芸月侃侃而谈,赶在灵沁说话之前,指出了当年姜初远修行逆退之事的真相。
  之前姜初远修行逆退后,虽然曾经找出几名仙人症治,想要找出其中缘由,可是都失败了。
  这也很是正常,那些仙人最厉害的也只是刚刚步入仙王境,自然看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别说了仙王了,哪怕是普通仙尊,都无法再姜初远身上看出什么问题。
  “那还有得救吗?”姬不平连忙问出了最为关键的问题。
  “已经不用救了!自从他在冥冥天意安排下,遇到姬不平你的时候,就已经好了!”芸月话语间有些酸溜溜地开口道。
  “这……啥意思?”
  “但凡待在你身边的人,更容易感悟大道获得大道认可,姜初远他跟了你三年,受到你的影响如今体内已经在孕道了……说起这个,我突然想起来了自己此行来找你的目的了!
  家兄曾经郑重对我叮嘱过,说天地大劫将至,让我留在你身边,更好得去感悟他留下的大道传承。
  虽然你这屋子又破又小,完全比不上我平日里居住的宫殿华美,但兄长的话不可违逆,我就勉为其难在这里住下吧!”
  说这是自己此行的目的。
  但是从她之前话语内的停顿,还是眼眸内灵光一闪的神情,明显就是个刚刚才想出来的留宿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