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九十三章 神奇的推理能力!
    滨城洞天。
  
      今夜的仙盟滨城分部内,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晚宴。
  
      毕竟如今的滨城洞天,聚集了二十多位仙人强者,还有许多自神州大地各处而来历练的年轻一辈天骄,正在趁此机会彼此结识一番。
  
      后日,就是正式进入天外邪魔封印之地的决战了。
  
      所有人心中,都感觉这次万无一失,绝对能够轻松消灭那被封印了数千万年之久的天外邪魔的本体。
  
      凭借着手中的玉质请帖,姬不平与今日才刚刚相认的便宜表姐姬静淑共同踏入了宴会场地。
  
      感觉自己找到了黑袍人真实身份的他,此刻的心情无比复杂惆怅。
  
      最初始的时候,在得知了那黑袍人的存在后,他以为那心理阴暗的黑袍人根本不值一提,凭借着不死之身外挂与忽悠诸天神奇能力的自己,肯定可以很快就将那弱鸡黑袍人按在地上疯狂摩擦。
  
      可是现在,在机智无比地猜出了幕后黑手就是姬家圣祖之后,他直接绝望了。
  
      就算自己不眠不休去忽悠诸天万界,估计也得千儿八百年才能战胜被姬家奉为圣祖的她吧?
  
      姬不平真是完全搞不明白,那姬家圣祖葫芦里究竟卖得什么药。
  
      你说馋自己的身子,那你直接说啊!
  
      自己又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人,你生得如此好看,绝对不会反抗,让你为所欲为个痛快的!
  
      有本事正面来上自己啊!
  
      何必偷偷摸摸的呢!
  
      可是对方,既不仗着自身强大为所欲为,又阻拦自己和一切异性亲密,这是在搞什么吗?
  
      难道自己上辈子得罪她得罪得太狠,所以她故意如此针对自己,要让自己以处男之身孤独终老?
  
      这也实在太恶毒了吧!
  
      “不平,你身旁的这位是?”
  
      突然的,正在内心画圈圈诅咒那心理阴暗黑袍人,也就是姬家圣祖姬芸月之时,姬不平听到耳畔传来这样一声熟悉询问。
  
      抬起头,原来是自己的老同学夏芊雨。
  
      今日身着水蓝晚礼裙的她,光彩照人骄艳得如同一朵含苞欲放的鲜花。
  
      此时的她,正用十分和善的笑容,望着与姬不平并肩站在一起的姬静淑。
  
      斩尘强者不愧是斩尘强者,加上自己进入贤者模式后的高超医术,竟然仅仅一天的时间,夏芊雨就完全恢复如初了,根本看不出半点昨夜重伤濒死的痕迹。
  
      “这位是姬静淑,算是我表姐吧!她不仅是姬家人,而且斩尘上境的剑道强者呢,在修行界有着姬家未来大剑仙的称号!”
  
      抛开脑中关于黑袍人的杂念,姬不平带着一丝小得意地向夏芊雨介绍道。
  
      有这么一个厉害的表姐,当然要好好嘚瑟嘚瑟!
  
      只是他不知晓,其实眼前的夏芊雨,明面上看去是斩尘初境,但其实早已是一位道尊强者了。
  
      “芊雨道友,去年白玉京一别,别来无恙啊!”
  
      姬静淑热情地对着夏芊雨打招呼道。
  
      作为修行界年轻一辈的天骄,今夜并非两人的初次见面,之前在洞天秘境的凶险探寻还有白玉京的聚会中,早就见过了。
  
      夏芊雨也自然是记得这位大名鼎鼎的姬家未来大剑仙的。
  
      之前之所以装作不认识的模样,问姬不平他身边的这女子是谁,其实主要是想问神态亲昵并肩走在一起的两人究竟何关系。
  
      “原来是静淑道友啊,怪不得先前看了第一眼后就觉得面熟,只是不敢上前来相认罢了。”
  
      夏芊雨保持笑容,装作无心地继续问道:“在修行界大名鼎鼎的你,怎么和我这位老同学姬不平混在一起啦,他还称呼你为表姐?”
  
      “不平他的确是我表弟,虽然我们之间没有血脉关系就是了,此事说来话长,等宴会结束后我们去我表弟家慢慢聊吧,反正我在出征邪魔封印之地前也没啥事!”
  
      “去他家?”
  
      “对啊,我这几天都在我表弟家住着呢,这还是我人生首次和异性同居生活呢,想想还有点小期待呢!”
  
      说着,姬静淑大大咧咧地搂住身旁姬不平的肩。
  
      “好啊!正好我前段时日刚刚才进入斩尘境,有许多修行方面的问题,要向快要破境成为道尊强者的前辈你请教呢!”
  
      尽管恨不得当场拔出剑,把这亲昵搂住自己男人肩的野女人给砍死,但是夏芊雨表面上还是很和善和温柔的。
  
      用精湛的演技,饰演出了一位柔弱无助的迷途小女子,遇到可以在修行路给自己引路前辈的崇拜向往神情。
  
      想和自己的男人同居?
  
      想得美!
  
      等晚宴一结束,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残忍!
  
      “不客气不客气!之前我表弟不平可是和我提过你了,说芊雨道友你在外界的那些恶名,很多都是对你的误解,其实你是个很正派很讲道理的姑娘,我家不平还受了你不少照顾呢!”
  
      完全以表姐这长辈身份自居的姬静淑,很是大度地说道。
  
      在她看来,自己邀请夏芊雨去家中做客,给她传道解惑,一定会让她感动得不能自己的!
  
      到时候正好等自己此间事了,离开滨城后。
  
      让同样身为一代年轻天骄的夏芊雨,多多照拂一下自己的表弟。
  
      而一旁,见到自己表姐与夏芊雨气氛融洽交流十分友好的姬不平,在这两个女人聊完后,便将夏芊雨拉到了一旁的角落。
  
      “芊雨同学,我接下来和你讲一件事,你千万不要害怕!”他语气严肃,一本正经地开口道。
  
      “放心好了,我见过很多很多大场面,绝对不会害怕的。”
  
      被他如此神秘兮兮地拉来,夏芊雨内心的好奇心也被勾起来了。
  
      “其实,我已经知道黑袍人的真实身份了!”
  
      “啊?怎么可能?!”
  
      本以为自己会波澜不惊的夏芊雨,直接当场被吓到了。
  
      自己这几年来,明明一直装得很好,根本没有露出半点破绽啊!
  
      怎么他就知道了呢?
  
      难道是昨晚自己的苦肉计,哪里出了问题?
  
      正当夏芊雨冥思苦想着,自己究竟哪里露出马脚。
  
      还有被识破身份的自己,以后该以怎样的态度和他相处之时,就听到了他的下一句话。
  
      “只能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纸里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我也没有想到,我竟然如此聪明机智,竟然凭借着种种蛛丝马迹,猜出了那黑袍人的真实身份!
  
      说起来,这还要感谢芊雨你,若不是你昨夜重伤濒死来到我家,和我说了那番话,我估计这辈子都猜不到,原来那心理阴暗的黑袍人真实身份竟然恐怖如斯!”
  
      姬不平没有直接说出黑袍人的真实身份。
  
      毕竟那可是姬家圣祖。
  
      生怕得知真相的夏芊雨,会被那个可怕的女人给杀人灭口。
  
      昨晚夏芊雨因为自己,差一点就当场去世了,自己绝对不能再把无辜的她拖下水,让她遭受黑袍人的伤害了!
  
      作为男人,不管自己曾经对姬家圣祖做过什么让她记恨之事,都要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