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五十二章 令人绝望的差距

  在那场惨绝人寰的可怕噩梦中。
  自己与夏芊雨终成眷属,盛大华美的婚礼之上。
  有绝美嫁衣少女乘坐由九匹真龙拉动的金色龙撵,帝威凛然自九天降临凡尘。
  然后不由分说,直接用一把看不清具体真形的金色利剑,一剑把自己给当场捅死了!
  这种死,并非是平日里自己日常作死的那种死。
  更像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连同自己体内幼小树苗一同斩灭,或许再没有满血复活机会的那种。
  光是想想,都觉得胸口隐隐作痛,瑟瑟发抖……
  心念至此的姬不平,大胆假设起来。
  如果自己真的,在体内青碧树苗的帮助下,拥有了某种玄妙的预知能力。
  那么,那眉间有着一枚精巧金色剑印,以九龙驾车出场如此霸气绝伦的绝美嫁衣少女,又会是谁?
  是神州世界的某位强者,还是诸天万界中的某位仙子?
  看她在梦中,如此怨念满满地称呼自己为“负心人”,难不成自己以前对她做过啥禽兽不如始乱终弃的事?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陈北冥与夏芊雨都拥有一个了不得的前世,自己呢?
  为啥那血魔巨将,完全都不认识自己呢?
  自己的前世,难道就这么弱鸡无名嘛?
  这实在太不科学……哦不,这个世界连妖怪和仙人都出现了,牛顿老哥的棺材板都压不住了,本来就不科学才对!
  总之,冥思苦想良久的他,打定了主意——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小心求证细心探索,看世间究竟有没有梦中那位霸气绝伦的嫁衣女子!
  如果有,一定有多远跑多远,敬而远之,绝不与对方扯上任何关系!
  鬼知道自己与她之间,究竟有着何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啊!
  万一自己以前,是一个喜欢霸王硬上弓的卑鄙淫贼,亦或者是花言巧语毁人清白身子的无耻渣男,那可就彻底完蛋了啊!
  毕竟,她那一剑下去,可能真的会弄死人的!
  ……
  ……
  滨城洞天。
  终于处理完魔种事件余波的陆山道人,心力憔悴地坐在椅子上。
  对于那些被邪魔诱惑植入过魔种的修士,到底如何处置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毕竟这件事牵涉实在太广。
  加上这些修士大多只是一时心念不坚,才被邪魔趁虚而入,也还未来得及做出什么伤天害理之时,最终还是网开一面从轻责罚。
  饮完一杯清茶,稍稍恢复些心力后,陆山道人整了一下仪容,便准备亲自向盟主做汇报工作了。
  毕竟那姬不平,可是盟主亲笔书信过来,要自己重点关注之人。
  原本按照陆山道人预想,对于这位自称上面有位道天师尊,而且还是无量浩劫应劫之人的姬不平,起码得好好观察个一两个月才会有初步论断。
  可万万没想到,这才仅仅几个时辰过去,初入仙盟夜间巡查队的他,就无意间遇到了荒古时代的北冥仙尊转世,变相戳破了天外邪魔的惊天阴谋,挽救了整个滨城无数生灵性命。
  并且,还暴露了他不惧死亡不屈重利,大忠大义宛若一代圣贤的赤子之心。
  每每想起当时他最后那句,“好了,我话说完了,你这老东西现在可以来弄死我了”,陆山道人就觉得心潮澎湃。
  通过先前,仙盟盟主传递而来的那枚金纸鹤中所留沟通秘法,静静等待着盟主降临。
  一炷香的功夫过去,陆山道人面前显现出白玉京楼阁的光影幻象。
  身着粗布麻衣如山间一普通老农的陈长天,意志降临到了此地。
  “拜见盟主大人!”
  在仙盟只是区区一介执事的陆山道人,见到盟主意志降临,连忙恭声行礼拜会。
  说起来,他这算是沾了姬不平的光,不然以他的身份,估计这辈子都不会有与盟主交谈的机会。
  作为被神州世界各大仙门世家联袂推荐,从而登上仙盟盟主之位的陈长天,不仅修为深不可测,而且为人刚正不阿心系天下苍生。
  他这一生,在许多修士心目中都是一个只可仰望的传奇存在。
  少年时,便跟随人皇陛下身侧,出生入死平定神州大地的妖邪之乱,让人道得以昌盛至今。
  后来人皇陛下陨落,他便隐退山野过起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夫田园生活。
  但这隐退,并非冷眼观世,而是坐观天下大势的同时,秉承人皇遗志,竭尽所能维护着神州大地和谐安定。
  例如在先秦时代,他便曾出山,收取了一位聪明灵慧的放牛娃作为自己的首徒。
  而那位放牛娃,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成为了名垂青史流芳千古的一代圣人。
  在著书留下自己毕生穷究天人之道的感悟,为后世道家学派开创先河奠定根基后,便骑青牛西行,自此不见于世……
  严格意义上说起来,身为道门修士的陆山道人,算是那位骑青牛西行隐世的圣人,无数徒子徒孙之一了。
  陈长天没有一丝仙盟盟主高高在上架子,和颜悦色地开口道:“无须多礼!滨城今夜发生之事,老夫已有所耳闻,那血魔巨将作为天外邪魔的十八魔将之一,如今被封印于滨城洞天,定要及时铲除!
  否则它一旦脱困恢复全盛实力,定会给这天地带来一场浩劫!”
  “这邪魔来历如此非凡,究竟全盛时有多强大?”陆山道人好奇问了一句。
  虽说他如今,已经知晓了天地浩劫降临,也知道了如今偌大的古灵界就是被它们所毁灭。
  可是对于这些邪魔究竟有多么强大,却没有一丝了解。
  “若它全盛时期,就算是老夫我也比之不如。”陈长天并未隐瞒,如实相告。
  陆山道人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有想过那些天外邪魔很强,但却未曾想到,竟然会恐怖如斯到这种地步。
  作为仙盟盟主的陈长天,修行五千多年,战力可以说是神州大地最巅峰的那一批存在,可是却依旧比不过那血魔巨将。
  重点是,它只是一位魔将啊!
  像它那么厉害的,竟然另外还有十七个!
  更别提,在魔将之上,肯定还有着其它一些更厉害的,例如“魔帅”之类的头衔了。
  此外,还有那位统御镇服这群桀骜不驯实力强大天外邪魔,令它们心悦诚服的至高存在【帝君】。
  那位帝君,早在数千万年,便曾亲手毁灭过整个古灵界。
  实力估计早已强大到了无法估测的地步。
  陆山道人内心满是绝望。
  他也终于明白,为何关于天地大劫的消息会被严密封锁了,连他在仙盟中担任执事的这百年来,都从未听闻过半点风声。
  面对如此不可战胜的强敌,神州世界又有何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