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来自大舅哥的“善意”!

  经过前两次失败,原本没有抱有任何希望的姬不平。
  在听到这一声“在的”回应之时,整个人都石化了。
  自己真的只是想起梦境中,这位威镇寰宇的人皇陛下总是喜欢以自己的大舅哥自居,于是开玩笑般地试了试啊!
  自己这位身为人皇陛下的大舅哥,也实在太不正经,太过于真实了吧!
  之前怎么叫唤都不理,一叫他大舅哥,就忙不迭回应了!
  说好的威严人皇形象呢?
  不是人造革,这是真的皮!
  “大舅哥,你不是已经去世了吗?”
  得到了回应后,姬不平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一道虚幻的身影从剑中显现,出现在姬不平面前。
  剑眉星目英俊绝伦,乃是世间一顶一的大帅逼!
  他坐在了姬不平面前,毫无人皇应有威严形象翘着个二郎腿,点了点头道:“对啊,当初补天把自己给补死了!现在的我并不算是真正的人皇,只是一缕神念残留罢了!”
  “大舅哥你真是厉害啊,我曾偶然间见到过那破碎的苍穹,若不是你出手,神州世界早已分崩离析了,实在是太光辉太伟大太厉害了了!”
  尽管和自己想象中的人皇轩辕形象有所差别,不过姬不平还是诚心诚意语气真挚地钦佩道。
  “同样的事情你以前不也做过嘛!夸我等于就是在夸你自己,这里又没有外人,所以我们两个就别在这里商业互吹了!你不害臊我还害臊呢!”
  “我……我也做过?”
  “哦,你原来还没有寻回过去失落的记忆啊!好吧那没事了,就当我啥都没说,一切无事发生过吧!”
  “???”
  姬不平一时间无言以对。
  真的不知道该说些啥了。
  “话说,大舅哥你连商业互吹这个词都知晓啊!难道这些年里,你一直都在这柄轩辕剑中看着外面的世界?”
  姬不平已经脑补出了一幕感人至深的画面。
  曾带领人族走出被妖族当初家畜血食圈养黑暗年代的人皇,哪怕是补天身死道消之后,都留下了一缕神念默默看着数千年来人族兴衰!
  “看个屁!我本来这五千年来一直在剑内沉睡得美滋滋,结果你小子就突然把我给唤醒了!至于你说得什么‘商业互吹’啥的,早在五千年前我便通过你那方天地棋盘,跨越时空一观过数千年后的人族是等盛世模样了!”
  “大舅哥,你可是受众生敬仰的人皇陛下啊,怎么说话如此……如此口吐芬芳呢?”
  别说别人了,就连姬不平都有一种幻灭的感觉。
  他心目中的人皇陛下,应该更伟大更光辉更加谦和有礼温润如玉,而不是这样子的啊!
  “以前我没得选择,毕竟大家都把我当做人族漫漫长夜中的一团火一束光,被众生供奉于神坛身不由己!但是现在,我只想好好做一做自己,况且我也早就说了,我只是一缕神念残留而已,并不是你心目中所认知的人皇轩辕本尊!”
  “虽然没怎么听懂你在说什么,但是总觉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行了,之前助此时弱如鸡仔的你一臂之力,斩杀那弱如老狗的天外邪魔,我也损耗不少,须得回去剑中继续休眠了!现在得趁着来之不易的化形时间,做一点早就想做的事情了!”
  人皇轩辕站起了身来,望着眼前的姬不平,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迷之微笑。
  “早就想做的事情,是啥?”
  姬不平一脸好奇。
  可对方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答非所问转而问道:“现在的你,应该差点被那一剑吸干,身子肯定很是虚弱吧?”
  “是的,修为境界也跌落谷底了,现在的我浑身上下都酸疼无力。难道大舅哥你要帮助我恢复修为嘛?”姬不平一脸期待。
  大舅哥不愧是大舅哥,果然不愧是一家人啊!
  虽然说话粗俗了点,但是心肠还是很好的嘛,竟然在临沉睡前,还关心起自己的身体状况!
  在这一瞬间,姬不平内心满满的期待。
  也许大舅哥一时冲动,就传承了强大的绝世力量给自己呢?
  让自己直接破境成仙,一跃成为修行界数一数二的大佬!
  想想都有些小激动呢!
  “既然如此,那我便放心了!安心好了,我出拳很有分寸的,保证绝对不会损伤到你的根基的!”
  人皇虚影扬起了沙包一样大的拳头,面带和善笑容一步步朝着姬不平逼近。
  啥?
  出拳很有分寸?
  保证不会伤到我的根基?
  这这些究竟是啥意思,单独拆开好像都能听明白,但是连起来后为啥我怎么完全听不懂呢?
  一头雾水的姬不平,下一秒就发出了一声惨叫。
  他的眼睛挨了一拳!
  “啊……不要!大舅哥,我可是你妹夫啊,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啊,怎么可以如此对我呢!”
  被隔绝了声音的房间,传来了姬不平的凄厉惨叫。
  一分钟后……
  “啊,终于彻底舒服了!”
  人皇虚影长舒了一口气,心满意足地道:“哈哈,我等这一天,等了足足五千年!要不是以前实在打不过你,早就把总是板着一张死人脸,还对我年幼无知才五岁妹妹下手的你,按在地上狠狠痛扁一顿了!”
  衣衫凌乱,鼻青脸肿的姬不平,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太可怕了!
  自己的大舅哥,被世人称颂形象光芒万丈的人皇陛下,竟然如此狠心家暴自家虚弱得连路都快要走不动的妹夫!
  这还有天理,还有王法嘛!
  “大舅哥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我把今天的事宣扬天下,毁了你留在人间的光辉形象吗?”
  人皇虚影撇了撇嘴,有恃无恐地道:“呵呵,谁会相信光辉正义而伟大,且已经陨落了数千年的人皇陛下,会殴打一个连仙人都不是的小修士呢?你就算敢说,也不会有人敢信,甚至还会被别人当做脑子出了问题,所以省省吧!”
  “……”
  所以说,偶像光环害死人啊!
  “行了,我这次消耗甚大,就先回剑中沉眠了,如果不是什么重要之事,短时间内就不要唤我出来了。另外,好好对待我那傻得可爱的妹妹芸月,不然我可真的不会放过你的!”
  这句话说完,虚影便重新返回了剑匣中的轩辕剑内。
  留下衣衫破烂鼻青脸肿的姬不平一人,蹲在墙角暗自神伤。
  “主人,方才感受到房间内又异动,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这时,房间大门被打开,灵沁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到如此凄惨模样的主人,顿时吓了一跳。
  “没事,我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嘶!”
  不想在新收的侍女面前丢脸的姬不平,立马撒了一个拙劣的谎言。
  原本还想展露出一个笑容,来一次掩盖此时的尴尬的,结果牵动了面颊上的伤口,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龇牙咧嘴的。
  “主人您摔在哪里了,奴婢现在就帮你把那处地方给拆了!!”
  不知道真傻还是在伪装,哪怕如此拙劣的谎言,灵沁都露出坚信不疑都的神情。
  “没……没事!和地面无关,都是我自己的错!”
  “主人您亏空的身体,似乎比之前要好了许多呢?”灵沁突然面露疑惑地说了一句。
  她这一说,姬不平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比起刚刚醒来时浑身无力身体被彻底掏空的情况,现在的自己的确恢复了正常,可以正常行动了。
  也完全感受不到那种身体被掏空的虚弱感了。
  究其原因,似乎是方才被人皇虚影殴打过的伤口,其内蕴藏着某种奇异而温暖的力量,正在修补着自己的身躯。
  不仅仅是自己的身躯,就连体内的那株神秘青碧树苗,也受到了滋养恢复了些许生机。
  所以,刚刚人皇大舅哥,其实是借着殴打蹂躏自己的名义,帮助自己疗伤?
  或者反过来说,是借着帮助自己疗伤的名义,借此殴打蹂躏自己?
  自己这种被吸干的情况,若是真有那么好治,那将自己这个主人视若神明的侍女灵沁,早就出手了。
  证明自己这种情况很难搞,这次大舅哥算是对自己这个妹夫下了血本了!
  难怪大舅哥虚影此番临走前,说这次对他的消耗很大,须得回去好好沉眠一番,并让自己短时间内没有什么大事不要呼唤他!
  此时姬不平的心里,真是感动中交杂着疼痛。
  十分复杂!十分无语!
  “主人您身上的衣服破了,让奴婢来服侍您沐浴更衣吧!”
  说着,灵沁便走上前来,要帮主人宽衣解带服侍沐浴。
  姬不平吓了一跳,有些不好意思地拒绝道:“沐浴什么的,我自己来就行,怎么可以让你……”
  哎,不对!
  自己现在身上这套衣服,已经是被换过了的啊!
  昏迷前,明明穿得不是这套!
  内裤也不是昏迷前的内裤了!
  难道说,在自己陷入昏迷期间,该发生的,已经都发生过了?
  自己,早就彻底被看光过了?
  心念至此,他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望向眼前的灵虚,口干舌燥地颤抖着声音问道:“灵沁,我昏迷之前的那些衣服呢?”
  “因为主人您没有下令该如何处置那套俗世衣物,所以在帮主人你沐浴更衣完毕之后,奴婢便将之洗净收好了!主人您是想要换上原本的那套服饰吗?”
  灵沁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完全没有任何的娇羞与尴尬。
  在她眼中看来,主人就是自己的天,也是自己存在于世的唯一意义。
  身为侍女的自己,不管是性命还是身体,一切都是主人的私人所有物。
  所以帮助主人沐浴换衣,也自然是天经地义之事!
  有什么好感到奇怪惊诧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