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这碗软饭,我预定了!真香!

  进入这道隐藏极深的虚空裂缝洞口后,便来到了一片浩大的血色世界。
  头顶是血雾汇聚而成而的天幕,脚下是无尽汪洋的猩红血海。
  而在血海的中央,耸立着一座由森森白骨建立的宫殿。
  想必就应该是那来自天外的血魔巨将本体隐藏之处了!
  “不平小友,虽说这次的行动可以说是无比轻松万无一失,但还是不可掉以轻心!倘若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状况,记得第一时间到老夫身边,你是初远最为看重的挚友,不管如何我都一定会护你周全的!”
  姜家老祖姜立安来到姬不平身边,以神念传讯道。
  因为自家小孙儿初远受姬家圣祖垂青,沾光得了一滴人皇精血的他,此时荣光焕发再无短命之忧,修为也更上一层楼了。
  “多谢姜爷爷了!”
  虽然内心根本就不慌,也根本不怕死什么的,不过对于这份难得的善意,姬不平还是诚挚致谢。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罢了!”
  姜家老祖笑着摆手,接着又不放心提醒道:“另外不平小友你千万要记住,比邪魔更为可怕的,是人心!正所谓画人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此地又是上古破灭纪元的域外天魔封印之处,肯定存在着许多稀世珍宝,有时候财帛动人心,难保不会有人见财起意泯灭自身良知偷袭!”
  在姜立安眼中,与自家小孙儿初远差不多岁数的姬不平,在修行界也是个愣头青,所以有很多事都看得不够透彻。
  多提醒提醒也是好的。
  有些珍奇无比的天材地宝,别说是才刚刚认识的修士同伴了,哪怕是父子都会骨肉相残争夺!
  这种事,已经活了千年之久的他,实在见过太多太多了!
  姬不平点了点头:“嗯,我会将这番话记在心底的!对了,我能够问姜爷爷你一个比较冒昧的问题嘛?”
  “什么问题?哈哈,有事尽管问便是了,不必如此与老夫客套的!”
  “姜爷爷你现在究竟属于什么境界啊?我一直都听别人说什么仙人强者,可是仙人之间应该有具体境界划分的吧?”
  “老夫我最近因为那滴人皇陛下的无上精血相助,刚刚有所突破,如今境界乃是刚迈上仙君第七阶!仙君乃是最为常见的仙人,问道成仙后便是成为仙君,成为仙君后便不仅仅是依靠吐纳天地灵气来修炼而,而是要通过感悟天地大道,以神魂攀登灵台内的那九阶天梯!
  九阶天梯之上,便是大道之门,就如鲤鱼跃龙门,可一跃成为仙王强者!
  不过因为老夫我实力不济,除了知晓仙君实力境界分为九阶外,对于仙王强者究竟是如何划分境界完全不得而知,只知具体的大境界。
  仙王之后,便是仙尊,最后是仙帝!”
  仙君、仙王、仙尊、仙帝!
  原来仙人之上的境界是这样的!
  “那姬家那位圣祖,又是什么境界的仙人强者呢?”姬不平有些激动且期待得问道。
  毕竟这可关乎着自己利益。
  要是哪天,自己觉得努力起来太累,不想再努力了,选择死乞白赖地去吃软饭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嘛!
  “姬家那位圣祖大人,想来应该是仙尊层次的绝世强者吧!”
  “啊?她竟然只是个仙尊啊?”
  姬不平甚是失望。
  看她这么牛叉,在修行界威名赫赫,起码也是个仙帝才对吧!
  “咚!”
  下一秒,姬不平的脑门便被姜家老祖轻轻敲了一记。
  对方哭笑不得地道:“什么叫‘只是’,你表现得这么失望干嘛?你可知古往今来,能够成为仙帝的存在,唯有当年的人皇陛下!仙尊强者,于如今的神州世界,那也是凤毛麟角的绝世强者了!
  况且,仙尊也仙尊之间也是有很大差距的,就拿只是区区仙君第七阶的我自己来举例吧,若是对上前几日还困顿在天梯第五阶的我,只需十招便可轻松斩杀!
  而姬家那位圣祖大人,可是世间最为强大的仙尊之一,寻常仙尊在她面前弱如鸡仔随手便可宰了!”
  听完,原本内心甚是失望的姬不平,又重新燃起了对于当小白脸吃软饭美好生活的憧憬与向往!
  觉得自己又可以了!
  和姜家老祖聊完后,姬不平便溜到了陈北冥与李键来这对前世好基友的身边。
  “北冥兄,你说你前世是北冥仙尊对吧?”
  “是的呢!想当年,我北冥仙尊是何等豪情万丈威风盖世,左手持一把九幽玄冥刀,右手牵一条相伴万年的吞天神犬,一人一刀一狗镇守北域天门,镇压百万天外邪魔大军!”
  “我刚刚才知道,原来你前世这么牛叉的,实在失敬失敬!以后我们一定要常保持联系,毕竟大家相逢便是有缘,一定要好好珍惜这段上天赐下的缘分!”
  姬不平紧紧握住他的手掌,无比激动地道。
  他之前一直以为,这位从青山精神病院饱受摧残,毫无任何逼格夜半翻墙跑出来的北冥仙尊,是很弱鸡的角色呢。
  想不到竟然是仙尊大佬!
  这大腿,一定要好好抱住!
  “不平兄你也不要妄自菲薄,按照你如今的修行速度,将来一定可以成为一代绝世仙尊的!你性情高洁宁死都不远与邪魔同流合污的伟大情操,也令我敬佩不已,到时候我们一同力战天外邪魔,浴血奋战共同保卫世界上的芸芸众生!”
  旁边的李键来,也敲击键盘缓缓打出一句话:“我,李键来,前世七彩神鸭一族的仙王!我有一键,可斩邪魔,同去!”
  之所以一反常态,打字如此简洁明了,还是因为惧怕走在前方的夏芊雨。
  哪怕光是一个背影,就让李键来颤栗不已。
  “北冥兄,若是前世巅峰时期的你,对上姬家那位圣祖,你有几分胜算?”
  “没有任何胜算!”
  “那如果你们两人生死之战,你觉得需要多少个前世巅峰时期的你,才能与她打成平手?”
  陈北冥想了想,然后伸出了一根手指。
  “十个?”
  姬不平试探性询问道。
  陈北冥摇了摇头:“往大了去想,不要限制自己的想象力。”
  “那……一千个?”
  “再大点。一千个我,远远不够。”
  “啥!竟然是一万个?!”
  姬不平震惊了。
  仙尊与仙尊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嘛?
  可更让他震惊的还在后面,只见陈北冥再次摇头,说出了最终答案:“不是一万,而是一百万个颠覆时期的我!”
  姬不平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百万个?
  这数字实在夸张得有些过分了吧!
  难不成这位北冥仙尊,脑子至今还有一部分留在青山精神病院?
  。
  。
  。
  (半夜又失眠了,有新书上架的焦虑,也有新书首订三十比一,只有四百多的惆怅,想了想还是爬起来码字吧。
  希望大家能来起点支持支持正版!拜谢诸位了!
  今天依旧五更!冲冲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