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父女 重逢!我把你当夫君,你把我当女儿?

  “你之前在做啥呢?简直太尼玛吓人了,我被你吓得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
  姬不平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转折太突兀大起大落的心情,然后给了姜初远胸口一拳。
  当然,这拳头根本就没带用力的。
  生怕以现在他普通人的身体素质,一不小心把他给活活捶死了。
  颇有种拿小拳拳捶你胸口的味道。
  姜初远挠了挠头,一脸懵逼地说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初在滨城洞天看到你没有出来,我以为你已经被那天外邪魔杀死了,于是悲痛得心如死灰。
  强撑着回到家后,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我的心情就变得无比难过。为了给自己活下去的希望,我就想一直想着要为你做点什么,去为你向那个天外邪魔所在的世界复仇!
  然后,又愤怒又难过的我,便失去了全部意识。
  一直到现在你出现在我面前,重新听到你的声音后,我才恢复意识。”
  对于自己身体的异状,姜初远也完全不知晓缘由。
  并且现在的他,依旧还是个浑身上下没有半点灵力,连最差劲的炼气修士都打不过的那种。
  似乎完全没有任何的变化。
  “既然想不出来,那就算了,平安无事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既然现在你好了,那就收拾收拾去我家吃饭吧,正好介绍个超强超厉害的大佬给你认识认识!”
  姬不平拍了拍基友的肩,邀请他晚上去自家吃饭。
  至于那所谓的超强超厉害的大佬,自然是自己不久之前刚捡来的侍女灵沁了!
  正好可以让灵沁帮帮看看,姜初远身体是出了何种问题,三年前本应是绝世天才的他,为何会从无缘无故修行逆退,导致现在自斩了道基,彻彻底底成为了一个普通人。
  看看还有没有抢救的余地。
  姜初远点了点头,从地面站起身来:“好的,我先收拾一下家里,洗个澡换身衣服便去你家找你。”
  家中满地狼藉的场面,还有自己身上都快要发酸发臭的衣服,都让本来就有些许洁癖的他根本无法忍受。
  况且去挚友家中做客,万万不能失礼的。
  于是这对好基友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离开了姜初远家,姬不平向陆山道人讲诉了现在姜初远已经平安无事的消息。
  然后便与旁人眼中根本无法看到的侍女灵沁,离开了此地。
  准备去菜市场买些菜回家,好好做一顿大餐。
  随着姜初远的恢复,笼罩于房屋周围的那层仙王都无法突破的绝强禁制,自然也就消失无踪了。
  尽管觉得很是诧异,但是对于姜初远身上展露出的这番反常现场,陆山道人到觉得合乎情理。
  毕竟姜家这位姜初远,可是受到圣祖大人青眼有加的特殊存在!
  甚至一向不问世事的圣祖大人,还曾亲自操心过他的婚姻大事,向整个神州征寻他的金玉良缘,并说会由她出面许以厚礼!
  所以,姜初远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一切都很是合情合理!
  他一定也是什么天地大劫到来时的关键人物!
  否则圣祖大人难道是吃饱了撑得,亦或者是担心他不婚娶会成为自己的拦路石不成会,如此去关照当时还默默无闻,自斩了道基已是一个废人的他?
  一定是这样的没错!
  ……
  与灵沁走在回家路上的姬不平,说出了晚上要在家招待自己的好基友,于是提出了接下来去菜市场买些食材的想法。
  刚一提出,就立马被她给否决了。
  “主人您是何等尊贵身份,怎可纡尊降贵让您来下厨呢?这些小事,就交由奴婢来做好了!”
  她很是认真,也很是期待地说道。
  “灵沁你除了修为如此高之外,竟然还会做菜?”说实话,姬不平有些震惊。
  灵沁点了点头,轻声道:“以前主人您尽管从不食人间烟火,但奴婢在追随主人身边的万年里,还是研习过厨艺之道,想着以后或许有机会为主人您下厨!”
  难怪之前她会显得如此期待,原来已经苦练了厨艺万年之久了。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并且一双星眸还如此期待地望着自己,姬不平当然没有拒绝,就此应承了下来。
  “那灵沁你会做什么菜,需要什么食材啊?不知道菜市场里,有没有你需要的东西呢。”
  “主人放心,奴婢什么菜都会做!至于食材的问题,既然来客乃是主人您在人世的挚友,那既是贵客,所以用俗世普通食材招待略显不周,奴婢现在去寻一些新鲜的珍贵仙材来招待那位贵客!”
  “额……行吧。”
  大佬就是大佬,说起话来都如此霸气。
  其余修行者一生都未必能够见到一眼的仙材,在她眼中直接成了食材。
  果然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是无比巨大的!
  于是,姬不平与灵沁就此分别。
  灵沁要去寻找招待贵客的食材,而姬不平准备回家好好瘫着休息休息。
  原本灵沁还颇为不放心来着,觉得若是贸然离开主人身边,就无法做到守护的责任了。
  结果在姬不平来一句“,不死不灭”后,她才终于离开。
  不过还是在姬不平身上留下了印记,若是发生什么意外,她便能够第一时间归来!
  斜阳西沉,沐浴着霞光吹着舒爽清凉晚风的姬不平,优哉游哉走在回家的路上。
  感觉自从接触到修行的世界后,已经好久都没这么放松过了。
  终于快要到家的他,突然身躯一震!
  他看到,在自家门前的街道边,有一位一身绝美古风红衣的女孩,正沐浴在霞光之下。
  这小女孩,十二三岁初中生模样,眉间有着一枚栩栩如生的金色剑印!
  正是自己预知梦中,曾见到过的她!
  与灵沁一样,这小女孩也似乎使用了什么术法,隔绝了普通人的目光窥视,根本无人发现穿着如此特别的她的存在!
  来了来了!
  她来了!
  自己与那位人皇爱妹姬家圣祖的女儿!
  姬不平在犹豫了一会儿后,终于鼓起勇气向她走了过去!
  ……
  ……
  另一边。
  姬芸月内心也是忐忑不已七上八下。
  在得知了那个老女人终于带着他回到尘世后,她便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可是赶过来之后,她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自己应该用什么理由,去接触他呢?
  难道说,自己是看他和别的女人不清不楚关系暧昧,所以过来捉奸警告的?
  绝对不能这么说!
  这样一来,自己坚持了五千年的脸面,就完全功亏一篑了!
  可就在她还未考虑出结果时,却见到那个男人正大步朝着自己走来!
  这一下,身为姬家圣祖战力已是人间绝巅的她,此刻彻底慌了!
  心慌意乱的那种慌!
  “我这次,只是来……”
  她刚想说,自己只是无意间路过此地,不是特意为他而来。
  可是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我知道,你是来找我的!”
  姬不平声音低沉,刻意想让自己显得成熟稳重一些。
  在女儿面前,一定要稳重如山,万万可以表露出任何往日里的轻浮与调皮!
  “我……我……你……”
  被抢白的姬芸月,更加心慌意乱了。
  一时间支支吾吾,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复了。
  他突然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他其实早就看出来了?
  可就算看出来了自己的真实心意,也不应该如此直白地说出口啊?
  这让自己怎么去接话啊!
  看到面前小女孩不知所措霞飞双颊的可爱模样,姬不平露出了一抹充满父爱的笑容。
  果然,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抹消不掉的!
  尽管女儿先前伪装出一副冷漠模样,但是在见到自己这失散多年的老父亲时,还是会露出如此可爱乖巧的一面!
  接下来,就应该乘胜追击,一举定乾坤了!
  让她明白,什么事真正的父爱如山!
  姬不平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了年纪很少但却已是绝世美人胚子的女儿。
  用充满愧疚自责情绪的嗓音,自我谴责道:
  “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照顾好你!这些年来,一直弃你于不顾!不过以后绝不会了,我一定会守护在你身边,好好照顾好好陪伴着你,此生不离不弃!”
  说到动情处,姬不平真的都快要流泪了。
  一想到这些年来,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如此失职,把如此可爱漂亮的女儿一个人丢在那里,连见一面都是奢望!
  以前的自己,实在是太可恶太可恨了!
  过去的错已无法追回,但是以后,一定要好好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原本,在心慌意乱下突然被紧紧抱住的姬芸月,下意识地是准备去挣脱的。
  可是又生怕力量如此强大的自己,会不小心伤到这个男人,于是便迟疑犹豫了。
  虽说她也知晓,除非世界毁灭否则这个男人就不会死亡。
  但是不死,不代表着不会感受到疼痛!
  可接下来,听到他这番真心诚意自我谴责话语的姬芸月,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听得十分感动。
  甚至眼眶已有些湿润了。
  这不是自己固执了五千年,一直在等待的话语吗?
  不希望这个男人,是因为哥哥的那柄剑才与自己成婚。
  而是希望他是像自己一样深深喜欢的对方,因此喜结良缘穿上嫁衣,在万众瞩目的大婚典礼上互许终生,成为永生永世的夫妻!
  没想到,自己心心念念所期盼的认可,竟然没有一点点防备,就来到了身边!
  她整个身子,彻底瘫软在了对方的怀中。
  只想静静感受着对方身上,这份等待数千年的迟来温暖。
  感受到怀中女儿感动得泪流满面的反应,姬不平内心也同样无比欣喜。
  想不到事情竟然如此简单!
  原本以为,会花上很久,她才会认可自己这个渣男爸爸呢!
  “从此以后,我们父女永不分离,爸爸一定会倾尽全部,弥补对女儿你这些年来的父爱亏欠的!”
  他一锤定音,直接开始以“爸爸”自称。
  而怀中,原本情不自禁,已经仰起小脸准备对着姬不平靠近,准备献出这珍藏了数千年的初吻时的姬芸月。
  动作直接僵硬在了那里!
  自己……听到了什么?
  爸爸?女儿?
  他这究竟是在干嘛?
  此时此刻的姬芸月,大脑里一团浆糊,彻底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