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四章 扎心了老铁

  神州大世界。
  滨城分局内。
  “姓名?”
  “姬不平。”
  “年龄?”
  “应该是十九岁这里吧。”
  “应该?”
  正在做笔录的方警官,疑惑抬起头。
  姬不平挠了挠头,颇为无奈地道:“我小时候脑子出过问题,曾失忆过,具体忘了多少岁了。”
  他没有正常人应有的童年记忆,记忆最初始便是四五岁模样的自己,孤身一人站在寒风凛冽的街头。
  没有关于父母家人的半点记忆。
  是个彻彻底底的铁孤儿。
  “行吧。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你这小伙子为什么大半夜不睡觉,要跑到外面裸奔?”方警官问出了重点。
  不久前,他们接到群众报警,说马路上有个变态在裸奔。
  于是立马出警,火速将这个变态少年逮捕归案。
  “我没有裸奔!我还特意找了片芭蕉叶,遮挡住隐私部位的!”
  姬不平很是委屈地反驳。
  经过之前的恐怖遭遇,他确定了一件事——
  自己的确是拥有着不死之身,可以死了复活,复活了再死。
  可问题是,衣服什么的没办法复原啊!
  那头人首蛇身的怪物,最后一把火把自己骨灰都烧出来了,浑身上下的衣物钱包还有手机,也自然都跟着化为飞灰了。
  于是复活归来一丝不挂的他,便只能找了片大一点的芭蕉叶,遮蔽重点隐私部位,想着能够蒙混过关顺利回家。
  可事不遂人愿,他还是被当成裸奔的变态,被警察叔叔抓进了局子里。
  “别狡辩!你要是不想裸奔,难不成还是回家路上,内裤被丧心病狂的劫匪给抢劫了不成?”
  “差不多……就是这样。”
  内心有苦说不出的姬不平,小声默默逼逼了一句。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给我老实交代,别企图萌混过关!”
  “好吧……不过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方警官你听了千万不要害怕!”
  “放心,小伙子你尽管说,我们作为为群众服务的人民警察,是绝对不会害怕的!”方警官宽慰道。
  “就在刚刚,我在回家路上,遇到了一只人首蛇身长着利爪的妖怪!”
  “啥?妖怪?”
  “恩对,就是传说中的妖怪!它先是伪装成一只可爱小萝莉欺骗我,但是被我发觉到它的真面目后,就索性不装了,直接动用武力针对我,先是一爪子就破开我的胸膛,然后毫不留情捏爆了我的心脏,最后还丧心病狂吐了一口火烧了我的衣服!”
  姬不平一脸真诚,一本正经地道。
  “额……小伙子你晚上是不是光顾着喝酒,根本就没吃菜?你以为我们人民警察,会相信你这番鬼话么?!”
  方警官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莫大侮辱。
  本来说出现什么妖怪已经够扯淡的了,现在还说心脏刚刚被捏爆过,这不明摆着在胡扯嘛!
  难不成眼前这小子,还是不死之身不成?
  “你看嘛,就算我如此真诚正直说了实话,你也不会信的。唉,难搞哦……”
  早就预料到会是这种情况的姬不平,无比惆怅地叹了口气。
  “小伙子你说你不仅心脏被捏爆,而且还被大火给烧过,可你现在却完好坐在我面前,这明显就是悖论嘛!看小伙子你应该是高中生吧,叔叔也知道现在面临高考学生学习精神压力大,但是你要学会尽量调节自身,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毕竟身体才是一切的根本!”
  方警官在内心猜测,这孩子应该是学习压力太大,精神出了问题产生幻觉。
  这样类似的事,以前局里也遇到过。
  像是上个月,有个在网络连载小说的作者,没有工作全职在家写书,然后写了几年成绩都扑街了,于是受不了这种压力,直接精神错乱把自己代入了笔下小说主角。
  他说自己前世乃是一代仙尊,于数千万年前的灭世大劫中陨落,如今重生世间,定要破后而立重返巅峰,再与天外天那些邪魔决一死战,誓要守护住这方世界!
  这番话说得激情澎湃慷慨激昂,令人热血沸腾,警局内的各位听得也十分之感动。
  然后,便齐心合力将那位扑街网文作者制服,送到了青山精神病院接受正规治疗。
  相比起来,这小伙子看上去病情还稍轻些,或许还有得救。
  这时,审讯室外有警员叫方警官出去,将姬不平一个人留在了屋内。
  过了十多分钟,方警官再次回来了。
  “小伙子,刚刚你那大美人女朋友过来帮你把罚款交了,你可以回去了。记住以后别大半夜出来裸奔了,实在不行可以去医院看看医生,开点药吃一吃。”
  听到“女朋友”这个词,姬不平知道对方应该是误解了什么。
  走出审讯室,他能感觉到那几个值班民警看自己的目光,就像是恰了柠檬泛着重重酸气。
  满满的羡慕嫉妒恨。
  还能听到有人在那里小声嘀咕,“这小子长得如此平平无奇,怎么就能傍上这种颜值比明星还好看的富婆了呢,难道特长很长”?
  姬不平想了想,还是没有去开口解释什么。
  让他们误会误会,把自己当成人生赢家,这种感觉也不错。
  走出警局大门,一眼就看到了那辆显眼无比,挂着“六六六六六”酷炫车牌,熟悉的红色兰博基尼超跑。
  车窗摇下,车主从中探出头来,对着姬不平挥手示意赶紧上车。
  端坐在主驾驶位的对方,长发飘飘,眉如远山含黛,目似秋水横波,五官精致皮肤白暂若雪,乃是一顶一的大美人。
  尽管此人长得如此漂亮,但姬不平内心却毫无触动,也绝没有半分污秽绮念。
  因为此人名叫姜初远,是他情比金坚最好的好基友。
  是个货真价实的纯爷们!
  他是个男的!
  男的!
  男!
  重要的事情要强调三遍!
  记得第一次见到姜初远这货时,是在滨城一中的新生入学典礼上。
  当时,看到这位坐在自己身侧座位沉默安静的“美少女”时,姬不平的内心是小鹿乱撞春心萌动的。
  就连坐姿也是如青松笔挺,尽全力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
  尤其是想到,未来这位“美少女”会和自己在一个班级同学三年,姬不平内心更是窃喜不已,就算不能和对方谈一段美好的恋爱,但是能够每天看看那也是极好的。
  新生入学典礼结束后,来到厕所小便的姬不平,正解开腰带准备放水,然后姜初远就走了进来。
  当时的姬不平,吓得立马提上了裤子,一度以为对方是走错了厕所。
  “我是男的!”
  见到姬不平如此反应,姜初远用雌雄莫辨的中性声音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熟练解开了裤腰带。
  面对这种掏出来比自己都大的狠角色,姬不平那颗方才在学校礼堂还萌动不停的少男心,彻底碎裂成了渣渣。
  然后,就彻底没有然后了……
  扎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