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五十七章 对对对!就是这样的没错!

  “恭喜啊,一朝成名天下知!”
  刚来到教室,姬不平见看到夏芊雨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用一种阴阳怪气的语气夸赞着自己。
  旁边的姜初远,正一脸见了鬼表情地刷着手机,看着仙盟论坛上置顶的那条姬不平专题贴。
  “其实我是一个品德高尚无比优秀的大好人,只是平常不愿意表现出来,免得让旁人形惭自愧不好意思和我接触。但是昨晚那种生死危急的情况下,我已经没有办法再隐藏自己了,唉,没想到还是暴露了我的优异品质!”
  姬不平嘴巴都要笑咧开了。
  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优秀了!
  姜初远放下了手机,用一种像是看待动物园里从未见过生物,那种新奇而陌生的目光打量着自己的挚友:“姬不平你不是昨晚参与了夜巡任务了吗,怎么会和如此强大的天外邪魔遇上?还有,这论坛帖子里关于你的描写,根本和你平常的画风严重不符合啊!”
  “不符?嗯,我也这样觉得!”
  姬不平点了点头,侃侃而谈道:“我当时面对如此强大的邪魔时,内心那种喷薄欲出的正义感,还有对于罪恶势力的深恶痛绝,与宁死不屈绝不同流合污的巨大绝心,被描绘得还不够淋漓尽致,应该加大力度才对!”
  姜初远长舒了一口气:“听到你说这些话,那就我放心了,果然还是如此无耻不要脸!之前看到这帖子的时候,害我之前还无比担心,以为你被某种东西给夺舍了呢!”
  “???”
  “我和不平你认识两年多了,几乎每天都待在一起,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嘛。”
  姜初远沉着冷静,接着分析道:“我所认识的你,在遇到这种情况时,绝对不会舍生取义自寻死路,而是会凭借着你的不要脸精神说一堆骚话,专捡那邪魔爱听的话来吹捧,借此让对方一时高兴可以饶你一命。根本无需邪魔主动开口招揽你,你就会主动开口称赞对方英武不凡神威盖世,说自己要跟对方一起混了!”
  “额……我在姜初远你心里,就这么卑鄙无耻毫无任何节操吗?”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姬不平觉得他说得好有道理。
  若是没有不死之身,估计自己早就第一时间这么做了。
  “是的。但卑鄙无耻毫无节操,只是你的表象而已,你或许会为了活下去而投奔邪魔,可是若等你安全之后,绝对会千方百计再次充当背叛者,通知仙盟将这种残害生灵的邪魔铲除的,毕竟你就这如此无耻不要脸的大好人啊!
  至于昨晚你在滨城洞天魔窟里面,之所以如此硬气,想来应该是因为你那位师……”
  话说到这里,姜初远突兀停住了。
  并下意识看了旁边的夏芊雨一眼。
  尽管没有说出口,也不敢说出口,但是他所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我和姬不平你乃是挚友,自然是什么秘密都可以分享的,可是旁边还有夏芊雨呢!有这个“外人”在场,自然有些隐秘之事就不能说了!】
  “没关系,其实夏芊雨同学是一个挺好的人,之前还帮过我挺多次的,有啥就说好了,没必要避讳。”
  姬不平自然也察觉到了好基友的意思,于是完全不把夏芊雨当做外人的开口道。
  毕竟这段时间,她的确帮了自己不少忙,不仅帮自己弄死了那条又是掏心又是扬过自己骨灰的妖蛇,而且还在拿出珍贵的灵丹照顾过“昏迷不醒”的自己。
  而自己呢,却三番两次得罪过她,误会她馋自己的身子啥的。
  还有就拿最近的一次来说,昨晚在滨城洞天的仙盟分部内,自己直接一口水直接喷在了她脸上,实在是太尴尬了。
  这一次正好借此机会,缓和缓和两人之间的关系,免得她以后总是对自己说话阴阳怪气的。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有关自己终生幸福的大忙,需要夏芊雨帮忙。
  “……想来是不平你那位修为超凡的师尊,给予了你某种保命至宝,所以你才会在面对那天外邪魔时,如此有恃无恐吧。”姜初远说出了先前未说出口的后半段话。
  “对对对!就是这样的没错!”
  之前还在想着,该怎么去和知晓自己秉性的好基友姜初远,去解释自己昨晚的反常行为时,却没想到他都已经帮自己把理由想好了。
  于是姬不平借坡下驴,立马表示肯定,真相就是这样没错。
  “姬不平你就如此信任我?这种重要的秘密都敢让我旁听,就不怕我宣扬出去,坏了你现在的英雄名声不成?”
  心安理得坐在姬不平座位上,也从没把自己当做外人的夏芊雨,神色有些古怪问道。
  “当然啦!我毫无保留地相信着你!”
  姬不平回答得义正辞严。
  但其实,他巴不得别人替自己宣扬此事呢。
  这样别人就会知晓,原来这姬不平背后竟然有一位如此厉害的师尊,以后可以狐假虎威,那岂不是美滋滋!
  至于坏了英雄的名声?
  这种事完全不用担心,因为仙盟哪怕得知了姜初远所猜测的“真相”,也会装作啥都不知道的。
  毕竟仙盟是要把“姬不平”这个名字,当作一面旗帜来宣传,用来在不久以后的天地大劫域外邪魔入侵时,给予世间万千修士勇气的。
  至于自己是否取巧,已经根本不重要了。
  帖子已经发了,宣传也已经宣传了,只要没出现什么大错,那也只能将错就错了。
  就像是以前,姬不平曾在史书中看到过的一则故事——
  在古代,有一位才子出身贫寒,但勤奋好学常去大户人家求书借阅抄录,最后凭借着自身不懈得刻苦与努力,通过科考金榜题名出仕为官。
  为官之初的三十多年里,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官途平步青云,做了许多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深得全国民众爱戴,深得民心。
  可是这位已经权倾朝野,得意门生遍布天下的官员,却逐渐丢失了本心开始被欲望吞噬,渐渐开始变得膨胀起来了,为了个人利益开始私通敌国。
  后来事情败露,皇帝私下赐死了这官员,但却对外宣称此人是染上重病而亡,保留了他青天大老爷的名声,让他以光辉英雄的形象活在民众心中。
  既激励了天下无数寒门学子奋发向上,也让那些被打上他那个派系标志的大批官员们彻底安心,不会给刚刚经历过战火的江山社稷造成动荡。
  而现在,姬不平就相当于处于这种位置。
  个人怎样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这面旗帜能够给天下修士带来什么影响。
  “比起这个,我昨夜在家冥思苦想,终于想出了一条对付那心里阴暗,生儿子注定没**的变态黑袍人的绝妙计策了!”
  姬不平说出了自己的最终目的。
  就是要设计勾引出那黑袍人!
  狠狠地报复蹂躏一下对方!
  ·
  ·
  ·
  (还差小几十票就可以开启加更模式了,各位恩客能否给个让我存稿表现得机会……拜托大家了秋梨膏,为了表达感谢,我让隔壁邻居家橘猫给大家表演个磕头吧!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求推荐票啊,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