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章 勇者与恶龙故事的真相

  “对了,你那一日带着艾瑞莉溜出王宫时,应该听她讲诉过,那广场上那尊勇者战胜恶龙雕像的故事吧?她可是一只都很喜欢这则传说故事呢,小时候经常念叨着将来也要向祖奶奶一样,也找一位能为自己挑战恶龙的勇者成婚呢!”
  碧黛儿话锋一转,突然说起了一件看似无关的事情。
  “我记得的。她还说这则勇者挑战恶龙拯救美丽公主的故事中,身为女主人公的她祖奶奶,与那位将她从恶龙手中拯救回来的勇者婚礼,十分盛大而隆重,整个王城的居民都在为这对新人庆贺。”
  关于这则恶龙从宫殿中掳掠走美丽的公主殿下,然后勇者历经千难万险终于从恶龙巢穴斩杀恶龙,从而拯救出美丽公主殿下两人从此幸福快乐生活在一起的烂大街俗套童话爱情故事,姬不平自然是印象深刻的。
  当时听到艾瑞莉讲起这则她祖奶奶的美好爱情故事时,他一直都未曾将之放心心上。
  可如今听到碧黛儿旧事重提,他才突然意识到,这断在洛泽拉斯大陆流传甚广的美好童话爱情,其中的逻辑BUG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宛若一颗一戳就破的晶莹易碎绝美泡沫。
  其中最明显的逻辑BUG就是,曾经是掌握了神之力水之女神的碧黛儿,一直在用血脉后代女子的身躯坐镇圣龙公国,怎么可能坐视恶龙如此嚣张地掳走公主呢?
  另外,戴碧尔作为曾经的神祗,哪怕因为与丈夫光明神王决裂之战中身躯被毁只余下魂灵,但是在其余神明都陨落的洛泽拉斯大陆,也几乎可以说是光明神与黑夜女神之下的最强存在了。
  如果连她都对付不了那只嚣张的恶龙,那位不知道从哪个旮旯冒出来的勇者,又凭什么能够斩杀恶龙拯救出公主殿下?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其中必定有猫腻!
  “看来你也想到了吧,那些在酒馆游吟诗人口中所吟唱的美好故事,大多终究只是故事罢了,并非现实。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勇者,当初和还是少女的艾瑞莉祖奶奶从所谓恶龙巢穴归来举行盛大婚礼的,就是那只化为人形的龙族。”
  “人龙恋?这不会有生殖隔离嘛?”
  姬不平下意识地就冒出了这句吐槽。
  不过很快就发现,是自己太迷信科学了。
  毕竟这个世界,连神仙妖怪都冒出来了,科学所信奉的生殖隔离,根本就不是啥问题。
  碧黛儿没有去理会生殖隔离之类的让人听不懂的话,而是继续叙述道:“当年,其实艾瑞莉的祖奶奶并非是被那头龙掳掠走的,而是那头龙隐约察觉到了我们圣龙公园王室英灵殿的真相,于是便偷偷带着她想要逃离。他们其实在数年前便已经相识,早已是一对恋人了。
  她不想因为我拯救大陆生灵的自私心愿牺牲,而身为她恋人的那头龙,也不愿见到恋人去往英灵殿被夺舍。
  不过世界之大,他们又能逃到哪里呢?
  你知道,当我在龙族洞穴找到他们两人时,是如何让他们乖乖回来王城的嘛?”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姬不平迟疑道。
  “呵,如果讲道理有用,这世间早就天下太平,不会有这么的战争流血与死亡悲伤了,当年我也不会与疼爱我的丈夫光明神决裂了。我的做法很是简单,在找到出逃的他们后,以武力逼迫那身为我后代的少女选择,是乖乖跟着我回去接受传承被我夺舍,还是在此地看着我将她喜欢的那头龙剁碎了喂狗。
  最终,我与他们达成了一笔交易,他们回到王城成婚,可以做一年的短暂夫妻孕育出子嗣,然后她进入英灵殿被我夺舍。然后等这具身躯的生命本源耗尽时,我会将遗体归还那只龙,让他能够亲手埋葬她,为她守墓。
  这么多年过去,圣龙公园的南境处的密林内,那头执拗而痴心的龙还独自守在那墓前。”
  听到这番话的姬不平,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于公,这水之女神碧黛儿觉得算得上是光辉正义的神明,为了拯救洛泽拉斯大陆上的无尽生灵免遭毁灭,于是孤身踏上了救世的荆棘之路!
  可于私,对待子孙后代如此残忍无情的她,完全无视了她们自身的意愿,扼杀了她们本应有的美好人生,只把她们视为工具来使用,可谓是彻彻底底的大恶魔!
  似看出了此时面色纠结的姬不平心里在想啥,碧黛儿自我吐槽道:“我从未将自己视为什么伟大的救世主,也从未认为我所行的事就是正确,我一直都把自己当做一个恶徒,因为只有这样,才会在双手沾染无辜者鲜血时,不受更多良心的谴责。
  我一直认为,想要战胜光明神王的邪恶计划,就只有变得比他更加邪恶,摒弃所有的道德与良知,未达成目的不择手段!
  我一直是这样坚定认为着的,只有邪恶才能才能战胜邪恶,可是如今却发现,命运和我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我满手血腥苦心积虑谋划了数千年,想要置光明神与黑夜女神于死地,却不敌那无意间闯入此方世界的异世界强者那一剑!”
  说到这里,她嘴角露出复杂的苦笑。
  谁能想到竟然是这样离奇的结局。
  也就是说,自己先前数千年来的谋划,手中所沾染的无数血腥,都完全没有了丝毫意义。
  实在是可悲而可笑!
  “那一剑斩杀了光明神王和黑夜女神的强者,究竟是谁?”
  对此一无所知的姬不平,无比好奇地问道。
  同时心中也对那位强者极尽崇拜,这可是真大佬啊!
  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去抱一抱对方的大腿啊!
  “你不知道?”碧黛儿反问:“这也是我想问你的问题,那浑身上下不沾染尘世烟火气息的异世界少女,究竟与你有着何种关系?”
  “我不知道啊!为啥她会和我有关系?”
  “如果与你没有关系,为何那白发少女会将洛泽拉斯大陆最后的两颗神格,赠予与你有关的艾瑞莉与兰斯洛基?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强求,现在想来自从前些时日你离奇出现在艾瑞莉身边后,一切就早已注定了!”
  “我哪里不想说了,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不信你看我真诚的眼神,我在我们那个世界有着‘诚实可靠小郎君’的美名,从来不说任何谎话的!”
  姬不平心很累。
  那什么白发少女,自己见都没见过,鬼知道是谁啊!
  “算了,说些别的话题吧。我就要离开了,艾瑞莉和兰斯洛基这对我的血脉后代,以后就托付给你了!尤其是艾瑞莉,一直被我变相囚禁在宫殿里的她,没怎么接触过外面的世界,性情实在太过单纯与善良,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以后你能够多多照顾她,不让她受到伤害!”
  “艾瑞莉她对我而言不是什么外人,不用你说我也会保护好她的。不过你说要离开是啥意思?”
  “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我了,也没有我所深爱的人了,留在世间也只是徒增痛苦,不如就此解脱。不过你放心,我会用最后的本源让艾瑞莉的生母醒来,不会让她承受丧母之痛的,这也是我最后所能做到的赎罪之事了。”
  在说这句话时,碧黛儿抬头望向天空,眼眸中满是追忆与不舍。
  那口中所深爱的人,应该就是误入歧途的她的丈夫光明神王没错了。
  “一路走好!”
  姬不平站起身来,对她行了一礼。
  并未去劝她什么珍爱生命之类的,毕竟确实如她所言,双手沾满无辜鲜血的她,活在世间反而是在受罪。
  这种时候,恭送对方赴死才是最大的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