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同生?共死!

  吸收了那白骨大殿宝箱内,血魔巨将不知道耗费了几千万年,毁灭了数十个世界才收集的亿万生灵邪念本源后,尚在逃离过程中的夏芊雨,整个人气息开始疯狂攀升。
  短短数息的时间,便从问道境晋级成了仙君。
  看得姬不平人都傻了。
  原来能开挂的,并不仅仅是自己一个啊!
  “这一切,难道都是芊雨你的算计么?”他问。
  “其实我也是昨夜那血魔巨将现身,将整个夏家屠戮一空时,才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我也料到了那邪魔会对那蠢笨至极的夏老祖出手夺舍,于是便将计就计佯装被操控了神智。
  说起来,我曾在已经灭族的夏家留下了信号,在我们进入这封印之地不久后,陆山道人应该已经发现了夏家异状,请求仙盟强者前来支援了,所以只要我们要逃离出去,就彻底安全了!”
  “那留在白骨宫殿内的那些人咋办,还有救么?”
  “我和他们又没关系,他们死活与我又有何关!况且我们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说着,夏芊雨以秘法全力催动自身力量,带着姬不平以最快的速度从无边血海上飞过,准备赶在封印之地入口彻底关闭前逃出升天。
  而与此同时,成功夺舍了夏家老祖身躯的血魔巨将,也缓缓睁开了猩红双眸。
  因为宝箱内的邪念本源都被夏芊雨吸收了,大殿内那些疯狂的修士们也逐渐恢复了清醒与冷静。
  只是他们先前心智被邪念侵蚀,此时都像是被抽空了力量般瘫软在地,根本没有任何战力了。
  事实上,就算他们有战力也无用。
  修为最高者也只是刚晋升仙王的他们,完全不是此刻恢复了两成巅峰仙尊力量的血魔巨将对手。
  没有去理会大殿内的这些蝼蚁般的修士,察觉到夏芊雨与姬不平这两人快要逃出封印之地的血魔巨将,嘴角露出轻蔑的笑容。
  被封印在此足足九千万年的他,早已将这里变成了专属于他掌控的小世界!
  于是随手打了个响指,封印之地的出口便被彻底封闭了。
  接下来,可以尽情玩一玩猫戏老鼠的游戏了!
  对于自己毁灭了数十个小世界,辛辛苦苦收集而来的生灵邪念被吞噬,血魔巨将不仅没有任何恼怒,相反还有些欣喜。
  这神州大世界,不愧是与自己所在祖界同等的存在,身承暗面大道气运的她竟然如此厉害,可以直接吞噬邪念滋养自身。
  以前,哪怕是仙尊境界的自己,都完全做不到这种程度,只能缓慢参悟这些收集而来的邪念。
  大道气运之女拥有如此神奇的能力,但接下来,这些都会是自己的了!
  血魔巨将似乎已经看到了,待自己回归到帝君大人麾下时,会得到大人亲口夸赞的美妙场景!
  说不定,日后还有机会,晋升成为被帝君大人倚重的八大魔帅之一!
  他这辈子最崇高的目标,不是什么能够成为魔帝!
  而是期望着能够成为帝君大人的左膀右臂,常伴帝君大人的身侧,得到至高无上的帝君大人的夸赞与青睐!
  于是,他一边徜徉幻想着回归祖界后的美妙光景,一边不急不慢地走出白骨宫殿,踏着无边血海朝着那两只走投无路的小老鼠走去!
  ……
  ……
  “我们,被困在里面了!”
  眼见前往只有数十步之遥的封印之地洞口彻底关闭,夏芊雨面色一片冷寒。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得知这噩耗的姬不平也懵了,颇为自责地道:“说起来还是怪我,若是芊雨你一个人逃跑,而不是带着我这个拖油瓶一起,说不定就能够逃出去了!”
  “以后千万别说这种话,我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丢下你弃之不顾的!”
  夏芊雨语气坚定地反驳道。
  这让姬不平内心感动不已,想不到她是一位如此重感情的人,仅仅是因为大家同学五年,就对自己如此之好。
  果然,那些外界说她是个无情无义魔女的传言,都是虚假的!
  可是接下来,他就惊诧地看到了夏芊雨拿出了一柄利剑,杀意凛然地望着自己。
  下一秒,散发着冰冷杀意的剑尖,便抵在了自己的胸口。
  表层的皮肤被浅浅割破,有血珠从中渗出,浸染了剑尖。
  这意思,已经很是明显了。
  “芊雨姑娘,你这是……要杀了我嘛?”
  姬不平完全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刚刚还说宁愿死也不抛弃自己,现在就主动拔剑要杀了自己。
  果然是魔女啊!
  如此喜怒无常!
  “嗯!如果你落到那邪魔手中,绝对也活不了!既然如此,还不如我先行让你解脱,你只能死在我手里!”
  “w(゚Д゚)w!!!”
  这是何等清奇的脑回路啊!
  因为怕你被别人给杀了,所以我就先把你给杀了!
  简直就和之前做过的,只要自己先下手为强杀死自己,那么敌人就永远不可能杀到自己一模一样!
  “那杀了我之后,芊雨姑娘你准备咋办?”
  面对直指自己心脏的利剑,姬不平根本不慌,反而关心起了她的情况。
  “事实上,我以前就曾预料过会有这种被禁锢困住的情况发生,所以提前就做好了准备。这些年来一直在暗中采集虚空之力,配以前世身为半步仙帝的大道之力,炼制了一枚能够穿梭虚空瞬息千里的一次性符篆!不过这枚符篆,仅仅只能送出一人!”
  “那挺好的,杀了我之后,你赶紧跑吧!”
  听闻这句话,姬不平放下了心来,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如果因为自己拖油瓶,而让夏芊雨未能赶上封印之地出口封闭及时逃出,害她白白牺牲了一条命,自己会很是自责愧疚的。
  毕竟她可不像是自己,可以死了再复活。
  “你这个人啊,怎么和以前一样,总这么温柔啊!”
  夏芊雨美眸微红,有水汽在其间氤氲,握着利剑的手掌也微微颤抖:“我早就已经决定了,不会用那符篆逃跑的,在杀了你之后,我也会跟着你一起死!这辈子既然不能同生,那便共死也挺不错!”
  哎!等等!
  这剧情发展不对啊!
  怎么要和自己一起死了呢?
  我们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啊,有必要搞得像是恋人之间生离死别嘛?
  赶紧弄死我,然后自己逃命去啊!
  这是搞啥呢,突然弄得这么煽情!
  我们根本就不熟啊,干嘛要同生共死呢!
  就在姬不平脑子里一团浆糊,完全被这诡异至极的剧情发展震惊到的时候。
  面前的夏芊雨突然放下了手中的利剑,露出带着晶莹泪水的绝美笑颜:“……我原本是这样想的,这辈子如同不能同生,那边与你共死!可是等到真正实施的时候,果然发现自己还是下不去手啊!
  对了,在临死之前,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其实我很早很早之前,便已经爱上你了!比你初中暗恋我时,要早太多了,你当时送给我的那封情书,我也至今都小心翼翼视若珍宝珍藏着!
  嗯,我就是那个以前总你从路边捡回孤儿院,生得又瘦又黑又小,和你同床共枕睡了很久,总是被你称呼为‘小黑黑’的小女孩!
  怎么样,是不是很惊讶?
  毕竟当时你可总是嫌弃我隐藏性别,白白睡了你那么就毁了你的清白,还说什么我又黑又瘦长大后肯定会不好看,完全比不上从小就长得可爱,长大后定然会成为大帅哥的你!
  原本呢,这个秘密我是想一直藏在心底,等到将来我们执手步入婚礼殿堂时,再悄悄当着满堂宾客的面悄声告诉你,然后欣赏你错愕惊诧的表情的!
  不过我,看来是等不到那一天了呢……”
  她如是微笑着,叙说着那些很久很久之前,就精心策划好的场景。
  晶莹泪珠如同雨后被风吹落的花瓣,簌簌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