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万年前的相遇!因果!

  神州世界,
  九天之上。
  这是一处如同神话传说中仙境的院落。
  尽管在此生活了万年,早已看遍了院落中的美景,但灵沁依旧觉得今夜的月色最是美丽。
  能够与之比拟媲美的,也唯有万年前那个和主人初次相遇的月夜。
  经过近百年苦苦寻觅,终于重新找到了主人,她很是喜悦。
  温柔为尚在昏睡的主人沐浴更衣后,她便静静守在了床边,等待着主人醒来。
  听着耳边传来的主人熟睡声,嗅着空气间传来的主人熟悉气息,感到无比安心的她,因为这数十年来一直在穿梭诸天未曾合眼,加上先前还因为救治夏芊雨分出了不少本源之力,让本就身负大道之伤的灵沁更加虚弱。
  她趴在了床榻边,合衣浅眠。
  梦中,回到了万年前那个,与主人相遇的月夜——
  父母早逝,自幼跟着叔叔婶婶生活在小村落中的小女孩,活得一直很是艰苦。
  从记事时起,便承包了家中所有繁重的家务事。
  可就算如此,却还是被叔婶不断苛责,平日里非打即骂,连吃上一顿饱饭都是奢望。
  就算活得如此辛苦,她也在努力地活着,日复一日期待着以后生活会变得更好。
  可十二岁那年,刚来了女子生平首次初潮的她,立马被叔叔婶婶做主许下了婚约,要被嫁入镇上大户人家成为那位老财主的第十六房小妾,为他冲喜。
  那个晚上,在被叔叔婶婶以不容拒绝的语气,告知明日老财主迎亲队伍就会到来,小女孩伤心哭奔跑到了村外的溪边,无助绝望地嚎啕大哭着。
  她明白,在这个女子如同物品般被交易的年代里,她是根本无法反抗来自于亲族定下的婚约。
  面对着在月下显现出黑沉模样的溪水,她想过就这么一死了之获得解脱,可是又恐惧害怕着死亡,于是在内心深处一直在祈祷着,祈祷着有谁能来救救她。
  尽管也知晓,这样的祈祷根本毫无意义毫无希望。
  最终,她还是选择踏入了这条冰冷的溪水,在内心安慰着自己,也许死了就可以和爸爸妈妈团聚,死后的世界也不会再有饥饿与好冷,一切都会很美好……
  “人死之后,魂灵会进入归墟,幸运者会得到轮回转世,而更多的则会化作本源重归天地,并不如你所想的那么美好。”
  身后传来这样的淡漠声音,像是能洞彻人心所念。
  小女孩惊恐地转过身去,看到一位身着如雪白衣的少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里。
  这少年,干净得如同不染尘世任何污浊。
  更加奇怪的是,这面目任何表情看着自己的少年,眸中却满是泪水。
  面目表情地流泪,实在是太匪夷所思。
  有那么一瞬间,小女孩以为自己是遇到了某个地主家的傻儿子,毕竟正常人家的孩子可穿不了这么好的衣服,肌肤也不会白净得让女孩子都自愧不如。
  可当看到少年双足并未踏于泥泞地面,而是虚立于空中时,顿时以为自己方才的心愿传达到了天上,有仙人来拯救自己了。
  虽然这个仙人,流泪都流得如此怪异。
  “你是传说中的神仙吗?”
  小女孩满怀期待地问道。
  “神仙……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不过应该比你心中所想的神仙,要厉害强大一些。”
  “那你是来救我的吗?还有,你是眼睛不舒服,所以才会一直在流泪么?”
  少年伸出手,沾了一滴眼角的泪水,怔怔看着,似乎是初次见到这种东西,很是疑惑与新奇。
  “也许,我以前命运曾与你相连,并亏欠过你很多吧,所以你如此强烈的祈愿,才会让在天上的我有所感知。作为回报,我可以满足你任意一个心愿,从而消弭这段不知因何而生的尘缘。”
  “一个心愿?”
  “不管是富可敌国的庞大财富,还是掌御天下的至高权利,亦或者是长生久视的绝强力量,我都可以尽数满足于你,绝不推辞。”
  “我只想要不嫁给镇上那位老财主当小妾……你却突然应诺给我这么多好处,不会也想带我上天,给你当每天烧洗脚水暖床的小妾吧?”
  小女孩眸中升起了浓浓的戒备。
  毕竟村里人也常说,突然有人没有原因的对你好,多半是心怀不轨的骗子。
  “我能观世间众生的前世今生,却不知晓,也看不透与你之间究竟曾有过何种命运联系,只朦胧感到似曾亏欠于你,所以便想要给予你回报了却尘缘罢了,事毕之后我便会离开人间。
  至于世间情爱繁衍之事,我对此没有任何兴趣,并且我从来不染世俗尘埃,不用睡觉也不用洗脚,所以你尽可放心。”
  少年不愠不怒,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这些生灵应有的悲喜怒乐情绪,只是用淡漠的语气一本正经解释道。
  “可是,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我现在只是不想嫁给那个老财主当小妾。”
  “没事,婚约之事我会帮你解决。至于心愿一事,你不用心急,可以用三年的时间慢慢去想,在这期间我会留在人间等你回复。”
  然后,少年跟着小女孩回了那座小村落,在那里长住了下来。
  至于小女孩的婚约,在少年去了一趟老财主家后,便被那老财主吓得跪伏在地当场解除了。
  至于那对叔叔婶婶,在少年以点石成金的仙术,将他家中的物件都变成黄金后,夫妻俩笑得合不拢嘴。
  而小女孩,在经历了这次事件后,也搬出了原本的家,搬进了村边那座一夜平地而起的由白玉堆砌的院落。
  因为那来自于天上的少年就住在这里。
  春去秋来,夏霜冬雪——
  转眼间,一年多过去。
  村民们也由一开始对这位少年仙人的畏惧,慢慢变成了后来的索取无度。
  毕竟谁都知道,这位拥有着点石成金仙术的仙人,脾气很好不管是做出多么过分的事,都不会生气。
  于是,这座由白玉堆砌的院落外墙遭了秧,一开始是本村村民前来偷盗,到最后十里八乡的胆大村民都前来偷窃。
  这就让已经在这里住了一年多的女孩十分之生气,像只护食的小鸡崽巡逻守卫着这座价格连城的白玉外墙,气鼓鼓追赶着那些总是来偷盗的村民。
  “他们这么过分,你怎么都不管管啊?你这么厉害,只要一出手他们就害怕了!”
  到了后面,女孩也对这终日只知坐在树下望天发呆的少年幽怨起来了。
  作为主人,连自己家都不管管,还要自己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外人如此费心费力,这像什么话啊!
  “我给他们的,他们才能拿得住。我不给的他们自己拿,命格承受不起。”少年的回答永远简洁明了。
  “真的?”
  女孩一脸狐疑,总觉得他是懒得管这些小事,于是出言哄骗没见过世面的自己。
  “这世间很多东西都是等价的,想要得到什么,就得付出相应之物作为交换。”
  “那你变得这么强大厉害,又是付出了什么作为交换?”女孩好奇多问了一句。
  少年静默良久,似被这个问题难到了,最后过了很久才悠悠开口:
  “我……全部忘记了。”
  ……
  少年没有蒙骗女孩。
  那些私下偷盗白玉墙砖的村民,都遭受了来自于冥冥命运的惩罚。
  有些人走在路上平白无故摔了一跤,直接摔得半身不遂;有些人家宅不幸,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些人身染重病,直接一命呜呼;更多的人则是在一场雨季的天灾中,被泥沙掩埋不见踪影……
  这其中,也包括女孩那对常借着探望侄女之名,光明正大登门顺走各种各样屋内值钱物件的叔叔婶婶。
  反而是那些恪守本心,由始至终都保持良善之念,哪怕明知少年仙人不会生气都未曾偷取一砖一瓦的人家,原本身上的旧疾都不药而愈,并且子孙都像是气运加身开了窍,读书的文思如涌泉顺利出仕为官,做生意的财源滚滚一本万利,哪怕是种田的都年年丰收家宅兴旺……
  而这时,已在这座白玉院落中住了两年多,从小女孩出落成窈窕少女的灵沁,也终于对心愿有了决断。
  “真的是什么心愿都可以么?”
  “只要是我能做到的,自然都可以。”
  “绝不反悔?”
  “我既已言出,那便是世间的道与理,自然不会反悔。”
  “那好!我的心愿很简单,希望成为你的侍女,永远跟随在你身边服侍你,就像这两年在这里一样!”
  其实一开始,自幼便生活在小村落中生活清苦的小女孩灵沁,确实内心难耐对那些财富权利与强大力量动心过。
  之所以迟迟犹豫未决,也只是在纠结着怎么利用好这个心愿。
  可是慢慢的,在这两年多的朝夕相处中。
  她感受到了留在村落中的这名强大如同神邸,永远无悲无喜的男子,周身所笼罩得那种似乎独自一人走过数千万个春秋,以那种永远遗世独立的姿态存活,那种让人心疼的寂寥。
  于是她想,虽然自己无法去改变什么。
  但如果多一个人在他身侧,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像这样默默陪伴,应该会好上许多了吧。
  很多年以后,回想起当日所选的心愿,她都觉得这是人生最为正确最为幸运的决定。
  “你会后悔的,不如换一个吧?”
  “不换!就算后悔那也是我自作自受,不会怪罪他人!”
  “真的确定了?”
  “嗯!”
  然后便是长久的静默。
  “你……主人,你一直盯着我看做什么,我身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么?”
  见少年陷入沉默,并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刚做出人生最重大决定的灵沁,不禁有些紧张。
  自己把全身上下都好好清洗过了,衣服也是特意选出的最新最好看的,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我在你身上,仿若看到了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