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从死后开始忽悠诸天 > 第四十九章 梦中之物俱现

  一只巨大的手掌从天而降,直接将先前还不可一世的血魔巨将,这缕分身给彻底碾压湮灭。
  此等威势,是夏家那位仙人老祖出手了!
  “夏家老祖,你这是在做什么?”陆山道人疑惑询问。
  不是应该先想方设法,擒住这上古邪魔的一缕分神,从而拷问获取更多的情报才对嘛。
  怎么这夏家老祖,直接将它给消灭了呢?
  “本祖嫉恶如仇,最见不得这类祸乱世间的邪祟妖物,所以便直接灭杀了它!
  我知道陆山道人你是想从它嘴中拷问出更多的情报,但是这等魔头就算真的告诉你情报,你敢信么?说不定,还会诡计多端故意说出一些假情报来迷惑我等!”
  夏家老祖正气凛然的威严声音回响苍穹。
  此番话,倒也并无道理。
  尽管内心还是存有疑虑,但作为滨城洞天镇守者的夏家老祖,乃是此处唯一的仙人强者。
  而只是斩尘上境,连道尊都不是的陆山道人还是姑且相信了对方的说辞。
  紧接着,陆山道人飘然而下,来到了姬不平的面前。
  目光中满是长辈对于后辈的钦佩赞许之色。
  “陆山道长,真是巧啊,你们啥时候来的?”
  姬不平没想到,一心求死的自己,竟然没有死成。
  一时间竟然还有点儿小失望呢。
  于是他便立马关心起了另外一个问题,这陆山道人究竟是什么时候到来的。
  要是来的早,自己那长达五分钟的经典国骂,还有前面怀疑自己转世大佬嚣张追问这天外邪魔的毁形象场景,岂不是都被他给看到了?
  陆山道人并未急着回答,而是一丝不苟半弯下腰行了一记拱手大礼。
  “首先,作为滨城仙盟分部的负责者,老道首先要单独感谢不平小友你,找到荒古时代的北冥仙尊的转世,从而戳破了这天外邪魔血魔巨将的阴谋,不仅挽救了许多滨城仙盟内的修士,而且还拯救了滨城无数无辜市民的性命!”
  行完这一记大礼后,陆山道人再次弯腰行了一礼,满是歉意地继续道:
  “其次,老道个人要向小友你致歉!
  其实方才,在那邪魔许以重利,出言诱惑你加入它们时,老道就已和夏家老祖赶赴此地了。只是当时见此情况,并未急着出手,想要看一看小友你面对死亡威胁与重利诱惑时,会如何抉择,是否会选择背叛神州世界!
  而小友你那番慷慨激昂正气浩然的回答,实在让老道羞愧不已!
  是老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竟然先前还怀疑小友你会为了苟且偷生而选择投敌!”
  “没关系没关系,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陆山道长你快快请起!作为一名有道德有思想有文化有颜值有正义感的五有青年,我是宁死都绝对不会向黑暗势力低头屈服的!”
  被如此吹捧了一番的姬不平,内心顿时飘飘然了。
  对啊!说得没错!
  自己就是如此不畏强权不惧死亡的优秀正直少年!
  这陆山道人的人品也属实不错。
  其实就算他不说早就来此,心存试探之意所以才未及时出手,自己也不会知道,甚至还可以让自己对“救命恩人”的他心怀感激。
  接着姬不平从陆山道人的口中,了解了许多刚刚发生的大事。
  原来,就当自己和转世仙尊陈北冥分别后,被夏芊雨带到滨城仙盟的他,刚说出了滨城将有天外邪魔复苏脱困的消息后,竟然在仙盟建筑内遭遇了修士围杀。
  这些修士,都是如李文奇的女友孙慧那般,被洗邪魔脑过。
  平日里完全看不出半点端倪,就如平常那样生活,隐藏得很深。
  看来那血魔巨将,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若不是这次意外暴露,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说不定整个滨城的修士,都会成为邪魔的耳目爪牙。
  好在关键时候,察觉到不对的陆山道人出手,将那些修士给镇压下来,并驱除了他们体内的魔种,让他们恢复了正常。
  然后陆山道人便以这些魔种媒介,施展天机阁弟子所研习的天衍之术,成功定位到了这血魔巨将一缕分神所在的藏身之处……
  于是,便有了如今的这一幕。
  “想不到在本祖镇守的滨城洞天,一时不察竟然暗中出现了此等祸乱世间的邪祟,此间事了之后,本祖会亲自登白玉京向盟主大人请罪!”
  这时,夏家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仙人境老祖,也飘然而落现出了真身。
  是一位身穿黑袍面容冷峻的老者。
  对方望向了姬不平,如一位慈爱长辈赞许道:“本祖也要感谢不平小友你,若非你戳破了邪魔阴谋,后果实在不堪设想!待彻底铲除这血魔巨将后,我会好好向小友你表达谢意的!”
  尽管夏家老祖笑得很和善,说的话也很得体,可姬不平却莫名感到心生寒意。
  仿若这不是在被感谢,而是在接受威胁。
  早在先前,他就曾听好基友姜初远提到过,夏家老祖作为滨城洞天的镇守者,乃是实打实的仙人境强者,滨城洞天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原本他还想着,以后在见到这位仙人老祖时,好好套套近乎抱抱大腿呢。
  比如说自己和他那位不知隔了多少辈的小孙女夏芊雨,从初中开始就一直很有缘分的同班至今……
  可现在,姬不平完全没了这份抱大腿的心思。
  本能觉得自己应该远离这位夏家老祖。
  诛杀了这洞**的血魔巨将分神,陆山道人便带着宁死不屈的功臣姬不平离开。
  毕竟今夜滨城遭遇了如此剧变,还有很多事需要商议。
  在出洞穴时,姬不平见到了已经恢复了神智的孙慧,正抱着腰子遭受毁灭刺击的男友李文奇在那里失声痛哭。
  不过好在人没事,腰子啥的回去多多静养,不要做什么激烈运动,还是能够补起来的。
  从陆山道人口中,姬不平也得知了这控制人心给人洗脑的魔种究竟为何物——
  因为如今的血魔巨将,只是一缕分神从荒古时代的封印中逃出,实力万不存一。
  所以它暗中挑选的那些种下魔种的修士,都是本身就意志不坚或者心存欲念之徒,诱惑腐蚀他们的意志,再让他们心甘情愿接受魔种臣服于自己。
  就比如方才的孙慧,就是因为和相恋多年男友的恋情被父母发觉,被父母责令分手,于是她这段时间心神恍惚,无比渴望拥有能够挣脱家族束缚的力量。
  于是在不久前的夜巡时,她听到了血魔巨将的诱惑低语,就此沉沦……
  而之前滨城曾闹得沸沸扬扬,那件修士入魔的恶性血腥事件,也是血魔巨将在背后搞鬼。
  被植入魔种的修士,偶尔会出现这种被内心欲念完全吞噬,从而化身沦为只知杀戮的妖魔情况。
  姬不平也万万没想到,初次上班参与夜间巡查的自己,在第一晚就莫名其妙因缘巧合,戳破了这潜藏在黑暗中十多年之久的巨大阴谋。
  来到滨城仙盟分部的议会室,姬不平见到了那位从青山精神病院逃出来的转世仙尊,陈北冥。
  刚刚经历过围攻的他,模样凄惨无比,尤其是大腿根部还被人砍了一刀,差一点就可以去当陈公公了。
  除了陈北冥外,议会室内还坐了十多位滨城洞天的强者,哪怕修为最低的也是灵虚上境。
  实则已是力压陆山道人一头的道尊强者,但却伪装成初入斩尘的夏芊雨,也在这里。
  原本以姬不平这种入玄中境的小修士,是没有资格进入这等场合的。
  但是他作为这次戳破邪魔阴谋最大的功臣,加上陆山道人已经完全被他宁死不屈的精神所折服,因此便让他旁听此次议会。
  接着,陆山道人以灵术化为光影,如果最高端的全息投影,向众人展示了血魔巨将的本体模样。
  那是一头身高万丈手持铜戟,一看就很威武强大的人形魔物……
  看到这一幕,原本正在喝水的姬不平,直接当场喷了坐在旁边位置的夏芊雨一脸!
  这不是自己上周初次体验死亡,知晓自己乃是不死之身后,临睡前纠结着哪种死亡方式比较舒服时,所做的那个一万种死法的噩梦中,最奇葩最憋屈的一种死法嘛!
  梦到滨城地底突然冒出一头身高万丈手持铜戟的人形魔物,一个屁把自己给崩死了……
  这是一种属实很有味道的死法!
  可明明那只是一场扯淡至极的梦啊,为何那头被封印在滨城洞天的血魔巨将,会和自己梦中所现完全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