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妖尾之我吃了烧烧果实 > 第七十四章拉拉拜

  “艾利高尔大哥...!”名为影山的魔导士,依旧还在德肯的重力之下苦苦支撑,毅力非常之顽强。
  “影山!”艾利高尔高呼一声,虽是黑暗公会,但艾利高尔对其下属都非常之不错。
  看影山如此之模样,怎会不愤怒。“你们两个...!”
  “杀了你们!”
  “艾利高尔大哥,走!去完成我们的愿望!走!”已经很是狼狈的影山,用尽浑身力气说出了这段话。
  砰。
  随之倒地不起,德肯的重力也随之散去,德肯的目的不是杀人,昏过去就行了。
  “把笛子交给我们,就可以放你一路,这是你最后的选择机会。”德肯继续说道:“给,还是不给?”
  “妄想!”这支笛子是他们花费无数心思弄过来的,艾利高尔怎会交出去?
  如果交出去了,那他如何像那群老头子复仇?
  凭自己?艾利高尔是很强,但也有自知之明,那群老头可不是他能所力敌的,只有凭借这个笛子...
  但是,眼下的这两人很强!
  这个距离,他也不可能释放魔风壁。吹响笛子,亦是不可能。
  唰!
  突然,剑光至艾利高尔身前。艾利高尔慌忙避开这一剑,也仅有衣服被剑光削落。
  “砍偏了吗?”斑鸠看了看手中的剑,刚才她以为是必中的,有点可惜。“下一次,你就没那么好运了。”
  “呵,所谓的正派公会魔导士就只会做这种偷袭的事情吗?”艾利高尔道。
  “和你们这样的恶人讲规则,我可没有这样的习惯。再者,这是战斗,赢者生,败者便死,谁会在意是用什么方式赢?”斑鸠嗤笑,战斗之中谈偷袭?可笑。
  “魔风掌!”艾利高尔自掌心释放出强烈的龙卷风,朝着斑鸠轰去。
  “斩!”
  斑鸠直接以力破之,挥出一道巨大的斩击,极其恐怖。
  “霸拳!”德肯亦是同时打出一拳,呼啸着的拳风撕扯着艾利高尔身旁的空气。
  “暴风衣!”艾利高尔利用风组成一件风之防衣。
  暴风华尔兹!
  艾利高尔连忙使用两次防御类魔法,组成一堵风墙阻挡德肯的攻击。
  “无月流·夜叉闪空!”
  又是一道剑击所至,艾利高尔闪避开来,随后头也不回的跑了。
  “要是我在这里都让你跑了,岂不是就成了一个笑话?”山头之上观战的诺斯,张开手掌,只见艾利高尔身旁凭空出现漫天火焰,而且似乎是在包围他!
  “这是...”艾利高尔惊恐,这火焰如何来的?又是何人释放?
  而且,为何我在这里面不能感受到风的流动了?
  “给我开!”艾利高尔怒喝一声,挥出镰刀,企图斩开火焰。
  斩是斩断了,可是很快又被新的火焰所补上。
  他就宛如一个瓮中之鳖!
  “给我开阿!!!”
  艾利高尔疯狂的挥砍着手中的镰刀,可依旧无法破开。
  就在这时,一道附带巨焰的斩击,朝着艾利高尔扑面而来。
  无月流·迦楼罗炎!
  斑鸠最强之一击!
  “遭了!”
  艾利高尔心中惊呼,一双瞳孔睁大,因为被火球包围,根本看不到外面斩开的斩击,已经无法做出抵挡,更是没办法躲闪!
  “阿!”
  艾利高尔被斩击斩中,漫天火焰亦是随之消失。
  艾利高尔的身体从半空中飞速朝着地面坠落。
  砰。
  已经没有意识了。
  “呀,斑鸠姐姐,还是一如既往的厉害,居然秒杀了。”德肯笑嘻嘻的说道。
  “谈不上秒杀,如果不是因为诺斯大人的限制,我这一击纵然他挡不住,可有办法避开。”斑鸠摇摇头,道。
  “可不管如何,结果他被你秒杀了,我都快被你迷住了。”德肯又道:“大姐头,一如既往的强大!”
  “你少来。”斑鸠翻了个白眼,这小子还来调侃她了。
  “这就是拉拉拜吗?”诺斯飞跃而来,欲拿起掉落在艾利高尔身旁的诡异笛子。
  突然,突生变故!
  “果然这群魔导士没有一点用处,还是让我亲自来吃掉你们的灵魂吧!”
  笛子发出了不详的紫色光芒,紧接着一道巨大的中央刻画着恶魔头颅的魔法阵在空中出现。
  “这是...?”斑鸠震惊,这不是咒杀魔法吗?为何会凭空出现一个恶魔!
  “这是拉拉拜的本体!”德肯满脸凝重的说道。
  “看起来,你们三人的灵魂很好吃的样子。”拉拉拜看着诺斯三人道,它是恶魔,自然能感觉到诺斯等人身上的魔力。
  “呵。”诺斯嗤笑。
  “你笑什么?”拉拉拜道。
  “我笑你愚蠢,一个低级恶魔而已。为何还敢在我面前释放本体,乖乖被封印回去不好吗?”诺斯道。
  “混蛋!”拉拉拜打出愤怒一击,巨大的手臂扑面而来。
  砰!
  地面尘土飞扬,周边地面亦是瞬间崩塌。
  “就这样?”只见巨大手臂之下的诺斯,单臂抗住了这一击。
  “不!不可能!!!”拉拉拜不敢相信,区区魔导士居然挡住了它的一击?
  “我说,斑鸠姐,这恶魔是不是傻子?”站在一旁的德肯对身旁的斑鸠说道。
  “从它放言要吃掉诺斯大人灵魂的时候,它的结局早已经注定。”斑鸠语气平淡,泽雷夫书的恶魔又如何?她的男朋友,可是最强的!
  “恶魔先生,好可怜的说。”德肯心中对拉拉拜充满了怜悯,你说你遇到谁不好,偏偏本体一出来就碰到一个怪物之中的怪物。
  诺斯对拉拉拜伸起一根手指。
  “你这是什么意思?”拉拉拜不解。
  随之而来的不是诺斯的回答,而是似要将苍穹都压垮的一击。
  拉拉拜一双恶魔之目瞪大,这一击之下,它显得何其渺小!
  “啊!”
  拉拉拜的巨大惨痛声响彻整片天空,随后整个身体全都在诺斯的一击之下被毁灭,一点也不剩。
  “现在懂我的意思了呢?愚蠢的恶魔。”诺斯道。
  一指,便代表一击。
  “不愧是大哥,变态!”见识多了,德肯心中对于诺斯的变态实力已然麻木,不过还是依旧会被吓到。
  “这点程度,对诺斯大人来说,理所当然!”斑鸠俨然就是一个小迷妹,眼冒金光的看着诺斯,一脸痴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