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黑历史支配者 > 第两百二十六章 魔剑易主

  一刀下去,靠得最近的一人直接被砍翻在地。
  黑剑士面无表情地踩住倒地者的后背,将魔剑送进对方的身体,脚下传来凄厉的惨叫,黑剑士按着剑柄将魔剑继续往下推了一寸。
  连绵不绝的惨叫中,众目睽睽下那人的身体迅速融化变成沸腾的血泥,在神秘力量的召唤下沿着魔剑剑身爬行,如生长的藤蔓依附在漆黑的盔甲上,顺着左胸甲破碎的洞钻进黑剑士的胸膛。
  布鲁托之光从身体里被推了出来,半弯着腰的黑剑士缓缓抬起头,视线自空洞无神的苍蓝眼眸射出,穿过凌乱的黑发,锁定在围观者身上,他重新向安静的围观者举起了屠刀!
  “他被魔剑控制了!快杀了他!”人群中有人大喊。
  黑剑士的传说,这里的人多多少少有所耳闻,这位天下无双、被魔剑控制的战士,平时他是一个接受诡异委托的雇佣兵,一旦失去理智,便会无差别将周遭的生物屠戮殆尽,直到魔剑的杀戮欲望得到满足。
  “没办法了,只有杀掉他了,现在他还没完全恢复,一起上的话还有机会!”苍月喊道。
  “可是那女人还活着!!”另一人喊道。
  听到这句,苍月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
  如果他们真的杀了黑剑士,那谁来杀掉达芙妮?就凭他们吗?
  苍月看了眼达芙妮,那女人身上几道绿火仍滋滋燃烧着,她单手驻剑尚在喘息,似乎也已经用尽了全力。
  苍月一咬牙:“现在敌人也只差最后一击,杀死黑剑士后,即使只有我们也能解决她!”
  对黑剑士的围剿开始开始了,但战斗并没像他们想象的那么顺利,即使是现在的黑剑士,也远远不是他们所能战胜的,他的剑术举世无双,千锤百炼,即使现在他在死亡的边缘徘徊,但也不能忘了他是曾经杀死血龙狂舞的人。
  此地的战斗处于胶着状态,而远处上空拉图从空中显现,朝大地坠落而去。
  碰!
  身体和地面撞击发出闷响,扬起一片灰尘,站在不远处的艾尔芬跌跌撞撞地朝拉图跑去,将她扶起。
  还好,坠落时用法术减缓冲击了。
  看到拉图没死,艾尔芬松了口气。
  “拉图大人,您还好吗?”
  其实不问也知道现在拉图非常不好,她左手臂在肩膀处齐根断裂,露出白森森的骨茬子,伤口鲜血汩汩,当法师受到这种伤时,已经代表败北,离死亡也不远了。
  对拉图来说更是如此,在她的固有灵界中,没到极限就不可能受到物理伤害。
  “我马上帮您治疗……我还有治愈道具。”
  艾尔芬从储物戒取出一瓶绿色液体,倒在拉图的断臂处。
  拉图脸色惨白,身受重伤却仍面无表情,只是用仅剩的右手死死抓着艾尔芬的手臂:“我已经用法术去掉痛觉了。快带欧内斯特陛下离开,让所有人撤退!至少……至少不能全死在这。”
  “虽然敌人很强,但我们已经快赢了!”艾尔芬不解道。
  话刚说完,身后突然出现的阴影笼罩在艾尔芬和拉图头顶,紧接着是某人轻盈落地的声音,一股寒意从艾尔芬心底升起,她僵硬地转动脖子,向后看去,一个全身重度烧伤,皮肉焦黑、面目模糊的人站在那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冷酷杀意如刀尖般刺人……
  另一边,已经到极限的达芙妮几乎快放弃了,忽然心脏抽搐一阵,一股无形的力量涌入了她的身体,将她几乎流失殆尽的生命力填满。
  达芙妮睁大眼睛,短暂的吃惊后,恢复平静。
  “真是没用的家伙……竟然死了。”达芙妮嘴上骂着,眼神却有些伤感。
  重获力量后,达芙妮起身将巨剑从地面用力拔出,深呼一口气,脚蹬地面,身体暴射而出。
  如离弦的箭飚射入围攻黑剑士的战圈,霎时间人群涌动一片血潮,在冲进中心的刹那,她转动脚踝强势减速,以腰腹带动全身的力量挥动手中巨剑,朝黑剑士的脖子全力斩去!
  头颅高高抛起,黑剑士无头身躯在那刹那失去了支撑,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周遭的人惊恐地后撤,达芙妮气喘吁吁,皱着眉头凝视黑剑士的尸体,她身上的绿火还在烧着,丝毫没停下的意思,尽管一位同伴的死亡为她注入了力量,但如果不能熄灭这诡异的火焰,她还是难逃一死。
  “该死……这火是什么鬼!”达芙妮恶狠狠咒骂道。
  达芙妮一脚踢开黑剑士的尸体,没有别的可能,黑剑士绝对已经死透了,证明这火焰无法用黑剑士的死亡熄灭。
  达芙妮无视周围严阵以待的各国英雄,目光被尸体上那把魔剑所吸引,她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握紧了那把魔剑,在她握紧魔剑的瞬间,她身上的绿色火焰全部被抽离伤口,吸入剑身,而一股强悍的生命力从魔剑中涌出,顺着手掌灌注到达芙妮体内。
  “这……!?”达芙妮面露狂喜之色:“黑剑士的力量来源!”
  身上突然升腾绿色的火苗,但这一次并非灼烧达芙妮的身体,而是在她周围盘旋着,朦胧的火焰中,达芙妮身上多出了漆黑的盔甲,和之前黑剑士的盔甲类似,隐隐约约散发着邪恶诡异的气息。
  在周围吃惊的视线中,众人头顶人影掠过,一人落在达芙妮身边。
  紧接着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亚德法神和一位大贤者被随手丢在地上,断了手臂的亚德法神虽然仍绷着严肃冷漠的脸孔,但再也撑不起她本来的尊严,英雄们紧闭双唇,沉默地看着这一幕,恐惧与绝望在没人心底蔓延。
  达芙妮站起身看向身后面目全非的同伴,眼中哀伤一闪而过:“他死了?”
  “嗯。”
  “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乔治?”
  “这女人干的,不过我把她的胳膊扯了下来。”乔治恶毒地盯着趴在地上的拉图。
  达芙妮皱起眉头,咒骂了一句:“该死!尼德那家伙现在还在慢悠悠的赶过来!如果他早来一点的话,我们就不会再出现牺牲者了!”
  达芙妮能感觉到尼德已经很靠近这里了,但他移动的速度并不快,像是在从容地三步一样,难道那家伙就感觉不到已经有两个同伴死掉了吗?有一个可是他的亲弟弟啊!
  拉图躺在地上,抬起头和人群中的苍月对视,她冲对方眨了眨眼,嘴唇动了动,苍月知道她是想让他们赶紧逃,苍月也知道现在逃跑是最好的选择,但他的脚像是灌铅似的沉重得无法挪动,他握着圆月弯刀的手在微微颤抖,不管怎么用力,手指都再也无法握紧刀柄。
  人类完了,没有人能对抗九灾,大陆最强的二人已经败北了,唯一剩下的陨星者恐怕也没什么希望。
  “已经结束了,现在你们同死人无异。”达芙妮冷冷道。
  英雄们沉默不语,这是无法争辩的事实。
  微凉的夜风自苍月脸上拂过,他本来沸腾起来的热血快速冷却了,随着拉图的惨败,他的血变得很冷,冷得像冰一样,他不知道现在还能依靠谁,还有谁能带领他们对抗天敌。
  “但至少,我们现在还没死。”人群最前方的一人说道。
  达芙妮冷笑:“那么很快就让你变成死人。”
  话音刚落,一物体落在了远处废墟的残垣断壁之上,达芙妮叹了口气,转身朝对方看去:“尼德!你之前在干什么!!你难道没感觉到死人了吗!”
  谩骂的话语还没说出口,乔治就举起手拦在达芙妮身前,他神色凝重地望着站在破碎墙壁上的瘦长身影,表情逐渐变得严肃:“达芙妮,那不是尼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