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进化从精神病开始 > 第15章迷音作祟

  “我们趟过去么?”队伍里有个女孩道。
  李炀烁拔了一根藤蔓,丢进了河里,藤蔓缓慢向下流飘去。
  “这河虽然很宽,但应该不深,而且水流不急。”李炀烁看着飘着的藤蔓道。
  “我们这样直接趟过去还是有一定危险的……”有个胖胖的男生道。
  “有危险也的趟,我们只能把危险降到最低,但不能耗在这里。”李炀烁坚决道。
  大家把目光看向李炀烁,此时他们已经六神无主,少年的他们,被送到精神病院就够悲催了。
  在加上这一连串打击,已经很崩溃了。
  “大家用地上的藤蔓拧一个粗绳子,咱们都拽着绳子趟水。”李炀烁对众人道。
  众人七手八脚的拔起了地上的藤蔓,合力把藤蔓拧成一个绳子。
  李炀烁看着手里的绳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了,希望这河水中间不深,那么咱们就趟吧。”李炀烁冲众人挥了挥手道。
  然后他把绳子绑在腰上,背起了叶萌萌,向河里走去。
  可把队伍里的女生羡慕的不得了,她们想为什么自己就没这么个男朋友啊……
  众人也把绳子绑在腰上紧跟着李炀烁,一行人深一脚浅一脚趟着水。
  李炀烁从跳进水里起就感觉哪里不对,但又没发现问题。
  大家在河里走了很久,发现这河水还真不深。
  而且水温刚好,趟着还挺舒服。
  队伍里几个女生高兴的一边走一边玩起了水。
  她们逗着水里的小鱼不时发出娇笑声。
  李炀烁想这几个女生心真大。
  李炀烁回头望了一眼,已经看不到来时的河岸。
  一群人吭哧吭哧奋力趟着水,队伍里有人已经累的有点走不动了。
  李炀烁想应该到河中间了吧。
  他向前面看去,也看不到对面的河岸。
  看着腿边游过的一群群小鱼,李炀烁想这河难道这么宽么?不应该吧。
  李炀烁一个意念,空中飞着的小火苗又大了一倍,可李炀烁还是没看到河岸。
  李炀烁心里焦急万分。
  “萌萌你可以看到对面的河岸吗?”李炀烁对背上的叶萌萌道。
  “前面和后面的河岸都可以看到呀,大家怎么站在河中央不走了?”叶萌萌疑惑道。
  听到叶萌萌这样说,李炀烁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心说不好,果然还是出问题了。
  “这河水有问题,大家快向回走。”李炀烁大声吼道。
  大家也听到叶萌萌说的话了,心里万分恐惧,玩命向后跑了起来。
  叶萌萌更疑惑了,她看到大家累的气喘吁吁,可每个人都站在原地不动,她有点闹不明白。
  “你们怎么不动呢?”叶萌萌奇怪的看着大家道。
  你们怎么不动呢……你们怎么不动呢……这句话回档在众人的脑中,如同恶魔的审判。
  众人崩溃了,很多人解开了身上的绳子,开始胡乱的奔跑。
  叶萌萌只看到众人崩溃的样子。
  脸上变换着各种各样崩溃的表情,但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李炀烁看到水里游出了很多鳄鱼,撕咬着那些胡乱奔跑的人们。
  一时间惊呼惨叫充斥着人们的耳膜。
  可把叶萌萌看傻了,她想这群人脑子有病吧?
  站在那里做出这么悲惨的样子唬谁呢?
  叶萌萌冲李炀烁摇了摇手:“别闹了好吗?”
  李炀烁苦笑道:“没有闹呀,大家现在已经很惨了。”
  “惨你个头,大家一直站在这里。”叶萌萌敲了敲李炀烁的头道。
  李炀烁疑惑看了眼众人,还是惨不忍睹的样子,河水已经被血水染红了,好几个人都被鳄鱼咬死。
  “萌萌你说你看到的是众人站在这里不动么?”李炀烁看了眼背上的叶萌萌道。
  “对呀,大家站在这里大喊大叫,很痛苦的样子。”叶萌萌点头道。
  李炀烁想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不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你把旁边那个女生背起来,她受伤很严重。”李炀烁对身边一个男生道。
  那男生背起了躺在水里的女生,那女生还是一副悲惨的样子。
  “萌萌你看到那男生背上有东西吗,就是我手指着的那个男生?”李炀烁抬手指着身边站着的男生道。
  “什么?,你的手根本都没动,你指的位置是水面,没有人!”叶萌萌摇摇头道。
  “也就是说我们一群人一直没动地方对吗?”李炀烁迟疑道。
  “对啊,站在那里大喊大叫。”叶萌萌又看了看众人道。
  李炀烁明白了,这是幻觉,一定是什么东西影响了他们的感官,最有可能是河水。
  除了河水还有什么,他大脑飞速转动着,思考还有什么能影响到他们。
  对了,如同警报一样的声音,莫非这个声音也能影响到人?
  “萌萌你把我耳朵堵上试试。”李炀烁平静道。
  叶萌萌拽了一些藤蔓皮,塞入了李炀烁的耳朵里。
  李炀烁眼前的景物如同变魔法一样,迅速变换成另外一种景象,他看到了对岸。
  他也看到了正在大喊大叫的众人,就像叶萌萌说的那样。
  也看到了来时的河岸,他恍然大悟,原来是河岸处的生物叫声加河水影响到他们的感官。
  “大家把耳朵堵上,快堵上耳朵。”李炀烁冲众人吼道,但众人还是一动不动。
  看众人不能动,李炀烁只好解开了身上的绳子,撕扯着藤蔓皮给众人塞耳朵。
  “我来帮你。”叶萌萌说这话就要从李炀烁背上下来,但被李炀烁制止。
  “你还是警戒着四周围,避免有其他意外发生。”李炀烁对背上的叶萌萌道。
  “嗯……”叶萌萌乖巧的点了点头。
  叶萌萌从来不矫情,对她来说李炀烁这样安排,那肯定有他这样安排的道理。
  “我盯着四周围,有什么情况我立刻告诉你。”叶萌萌看了眼周围道。
  “好……”李炀烁把一团藤蔓皮塞入一个男生的耳朵里道
  李炀烁把众人的耳朵都堵上了,大家眼前的景物也恢复了过来。
  大家都震惊了,这河水真尼玛唬人,不带这么玩的。
  “大家快跑呀,赶快离开这邪门的地方。”有人大吼一嗓子。
  众人反应了过来,撒丫子往对岸跑。
  一行人玩命跑到对岸,坐在地上气喘吁吁。
  大家回想着水里那一幕幕还心有余悸。
  他们一辈子也忘记不掉刚才那绝望惊悚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