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进化从精神病开始 > 第5章满足他人一个愿望

  突然系统柔和的声音响起:“支线任务,满足他人一个愿望。”
  “那个谁你有什么愿望么?”李炀烁莫名其妙的问了这么一句。
  把面前的那黑风衣给问愣住了,沉默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
  “娘的果然是神经病,啊呸,是精神病,我的职业素养还是很好的。”
  那黑风衣一挥手:“快把病人控制住。”
  一群人冲上前把李炀烁给按在了地上。
  “轻点弄疼老子了,卧槽你们干吗这么认真,我又没说要反抗,别按那么重。”被按在地上的李炀烁大喊道。
  黑风衣们把李炀烁的手脚捆起来,抬着下了山。
  山道旁有接应的人,十几辆汽车在路边停着,黑风衣们把李炀烁扔到了车里面。
  李炀烁很好奇他们怎么找到自己的,莫非他们跟踪我?
  如果有人跟踪我,昨天晚上就应该有人上山抓我了。
  问题是一直等到了天明,他们才来抓。
  两个黑风衣坐在李炀烁两侧,让李炀烁坐在正中的位置上,把他夹在中间。
  看着一脸严肃的两个黑风衣,李炀烁就有点头痛。
  我这还绑着呢,你们还要看这么紧……
  “两位大哥放松点啊,我是良好公民呀,完全无公害那种的。”
  “那么紧张干吗?”李炀烁陪笑道:“你看我这还绑着呢,帮我解开呗,我不反抗的。”
  旁边两个黑风衣就好像没听到他说话一样,没任何回应。
  李炀烁看他们不说话,也没好意思在得瑟。
  十几辆越野车一路轰鸣,停在了250精神病院门口。
  李炀烁被两个黑风衣抬下了车,尽管李炀烁再三恳求,黑风衣们始终没给他解开绳子。
  这些谨慎的黑风衣们宁愿抬着他,也不愿意给他解开绳子。
  王院长听到有人汇报,说李炀烁被抓到,他赶快让人把李炀烁抬到了办公室。
  一脸肥肉的王院长坐在办公桌后面,用手指敲击着办公桌子。
  李炀烁被黑风衣扔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
  王院长一脸玩味的看着沙发上被五花大绑着的李炀烁:“小伙子又见面了,我给你说了你不听,这就灾了吧?”
  “有句话说的好叫不听老人言……”王院长一想自己还年轻呀,又口误了。“啊呸我才不老。”
  王院长急忙改口:“是不听大人言,吃亏在眼前。”
  李炀烁紧咬牙关,他决定了有机会肯定的弄死这胖子。
  只听那王胖子又说:“你知道我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
  李炀烁心里就是一喜,想到了自己的任务还没完成,就随口答:“是什么呢?”
  王院长用手指了指李炀烁:“那就是抓到你小子。”
  李炀烁松了口气这任务算是能完成了吧:“那你的心愿我帮你完成了。”
  “哈哈哈哈,那我要感谢你呀。”王院长大笑。
  柔和的系统提示声在李炀烁头脑中响起:“任务完成,奖励一百块精神食粮。”
  “我来问你,你把我追踪你的人都弄哪里去了?”王院长一脸严肃的问道。
  李炀烁刚想查看精神食粮,听到王院长这样问他就是一愣。
  李炀烁摇了摇头:“我还真不知道你们还有人跟踪我,太过分了。”
  王院长冷哼了一声:“小伙子你最好别耍花样,赶快把我们的人放出来,或者告诉我你把他们藏到哪里了?”
  李炀烁又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你就装吧,我们跟踪你的三个人都莫名消失了,最后还是通过手机定位才找到你大致位置的。”王院长一脸气愤的说。
  “你们挺惨的,可是你们的人消失了关我屁事。”李炀烁一脸不屑。
  “我们的人在山上的大雾中找了你小子一夜,才找到你准确的位置,你到是跟我来了这么一句,你丫的够狠。”
  王院长气的两手发抖,颤声说道。
  “哈哈,这只能说是天在助我。”李炀烁笑道。
  “滚滚滚,把这病人赶快扔病区去。”王院长气急败坏的吼道。
  过来了几个黑风衣把李炀烁抬到了病区,解开了李炀烁身上的绳子把他关进了小屋里。
  李炀烁心里有时候也存在侥幸,以为黑风衣们会把他跟叶萌萌关到一起。
  等被关进了小屋以后李炀烁才知道是单间。
  打量了下这个小屋子面积不大,一张床还有一个独立的厕所就这些了。
  连个桌子椅子凳子都没有。
  李炀烁躺在床上发呆,自己的手机和身上所有的东西都被黑风衣们收走了。
  还好他提前把叶萌萌的小包藏在草丛中。
  现在小猫应该把那小包抱到猫窝里了吧?
  李炀烁听到钥匙开锁的声音,有人来了,是送饭的吗?
  他赶快从床上下来,走到铁栅栏前。
  门口站着一个穿着黑风衣的女孩,那女孩怯生生的看着他。
  女孩手里拿个移动电话,小心翼翼的对李炀烁说:“你学校那边已经请下来了病假,你可以安心治疗,只是你要给你家里打个电话吗?”
  李炀烁想到自己那有点神经质的爷爷,第一时间就不想告诉他爷爷这种事情。
  李炀烁果断的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
  李炀烁是他爷爷养大的,从李炀烁记事那天起,他爷爷就是一个神经质的样子。
  每当李炀烁问起自己父母在哪里。
  老头就一本正经的跟他说:“孩子呀、你是火山喷发出来的,哪有父母?”
  小的时候信也就信了,等十多岁了还这么唬我,尼玛当我是永远的儿童吗?
  只有老头干起农活才感觉他是个正常人,平时就神经叨叨的。
  李炀烁的高中和大学学费,以及生活费和零花钱,全部是指望老头种地那点收入。
  李炀烁在上大学以后也会打一些零工。
  他们大学附近就有可以打零工的地方。
  这还是和叶萌萌学的。
  叶萌萌是个孤儿,高中的时候靠一些爱心机构和奖学金上学,大学以后就开始兼职打零工。
  等门口那女孩离开了以后,李炀烁又躺在床上发起了呆。
  李炀烁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系统,好像提示有一百块精神食粮。
  赶快把意识投入到光幕中,打开了食粮格子。
  一排排的小糕点,在格子中排列着,李炀烁数了数整整一百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