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进化从精神病开始 > 第10章危险来临

  黑风衣们已经封锁了现场,围观的人们只能看到场中有几个人倒在地上。
  那几个人,浑身抽搐口吐白沫。
  最后那几个人就没动静了。
  黑风衣们把那几个人搬到了担架上。
  基地院子中间那宫殿一样的建筑有了动静。
  只见宫殿北大门,那个写着250实验室的大门缓缓打开。
  黑风衣们抬起了担架,走进了实验室里。
  随后大门被人关上,留下不知所措的众人面面相觑。
  院子里的少男少女们脸上不在是面色凝重,而变成面色恐慌。
  一种叫做惊恐的情绪爬上了每个人的心中。
  在基地的院子中间,像宫殿一样的实验室里,专家们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一切。
  实验室里一群专家围在一个透明玻璃容器前。
  透明玻璃容器中有几个米丽一样大的小虫子,虫子在灯光下,通身琉璃色。
  专家们看着容器中的小虫子一脸凝重。
  头发花白的胡会长走了过来,问了句:“怎么回事,查出原因了么?”
  有个高个子的专家离胡会长最近,他对胡会长说道:“胡会长情况不妙呀。”
  听专家这么一说,胡会长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那高个子的专家又接着说:“这虫子是我们实验室的第一批试验品,也就是失败的试验品。”
  另外一个白头发的专家接话道:“那些虫子已经被销毁了,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外面。”
  胡会长沉吟了下问道:“你们没看错吧,会不会是误会呢?也许有相似的虫子。”
  专家们看胡会长怀疑,有人挥了挥手让工作人员关闭了灯。
  很快整个房间暗了起来,容器中的小虫子有了变化。
  胡会长看到小虫子身上泛起了彩色的亮光,但也有一些小虫子是纯白色的光。
  专家们告诉胡会长:“这些小虫子在有光源的地方是琉璃色的,在黑暗的地方会发出亮光。”
  “这些发出彩色光的虫子都是有毒的,而纯白光的虫子是因为刚释放过毒性的原因。”
  “他们咬过人或者咬了其他什么东西,释放了身上的毒液之后就会变成白色的光。”
  胡会长问:“也就是说这些白色光的虫子没有毒了么?”
  专家摇了摇头:“不。”
  “这些虫子只是暂时没毒,很快它就会恢复毒性,给它们八小时的时间就会恢复成彩色的光。”
  胡会长在短时间做出了决定。
  他决定将事情隐瞒下来,而且要利用这次事情加深人们对脑中系统的恐惧。
  很快大喇叭中传出了安抚人们情绪的广播声:“孩子们,恐慌的情绪只会害了自己和你的朋友们。”
  “在今天下午的草坪上,大家也看到了有人倒下,我负责任的告诉大家,他们已经死去。”
  “他们的死因就是脑中的系统接收到了外星生命体的命令。”
  “至于是什么命令,我们专家们还在抓紧破译。”
  “还请孩子们放心,我们去除孩子们脑中那系统的方案已经快研发出来,相信很快大家会从新回到校园。”
  喇叭的广播声在基地里回荡着,这不但没减少人们的恐慌心理,反而让人们心理的恐慌情绪更严重。
  晚霞映照着落日又是一个傍晚,李炀烁和叶萌萌走在去食堂的路上。
  叶萌萌拽了拽李炀烁的衣袖道:“炀烁,你说明天和灾难哪个先来?”
  看着焦虑的叶萌萌李炀烁叹了口气:“哪个先来都不要紧,要紧的是现在我们都还活着,过好现在,当灾难来临的时候勇敢去面对,我和小猫都会陪着你。”
  “嗯……”叶萌萌点了点头。
  突地李炀烁抬头望天,吼了一嗓子:“老天爷保佑呀赶快让我完成系统任务啊啊啊~”
  李炀烁这一嗓子吓了叶萌萌一跳。
  “哼,又犯病了。”叶萌萌不满的娇嗔道。
  两人走进了食堂,挤进了人群里。
  此时的胡会长也没闲着,他一边派人安抚人们的情绪,一边掉来了几十吨的杀虫剂。
  深夜来临的时候,胡会长派出了大批的黑风衣,对整个基地院子进行喷洒杀虫药剂。
  一小时后胡会长的耳麦中传来了报告声:“胡会长,我们已经在院子的每个地方喷洒了药剂。”
  头发花白的胡会长松了口气。
  “以基地为中心,向基地方圆一里地喷洒药剂。”胡会长命令道。
  黑风衣们很好的执行了胡会长的命令。
  一小时后胡会长的耳麦又响起:“报告胡会长,在基地东边河道中发现大量虫窝。”
  还没等胡会长反应过来耳麦又响起:“报告胡会长,在基地南边的草坪中发现大量虫窝。”
  “报告胡会长,在基地西边的山头上发现大量虫窝。”
  “报告胡会长,在基地北边的树林里发现大量虫窝”
  一连串的报告从耳麦中传来,让胡会长的心紧紧的揪了起来。
  “小心把虫窝收集起来,放到一起焚烧掉。”胡会长向黑风衣们传达了销毁虫窝的命令。
  黑风衣们坚决的执行了胡会长的命令。
  黑风衣们小心翼翼的把四面八方的虫窝集中到了一起。
  然后把一桶桶的汽油泼了上去。
  泼了汽油的虫窝焚烧了起来,一股混合着汽油燃烧的臭味,蔓延到了整个白林山。
  这一夜注定是不眠之夜,很多人闻到这种气味都吐了。
  人们恐慌的情绪已经到崩溃的边缘。
  天亮了,空气中漂浮着一股莫名的气味。
  李炀烁总感觉心里不安,这种危机感来的莫名其妙。
  李炀烁总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可他的直觉总会把他的心揪起来。
  “喵呜~”小猫的叫声从李炀烁身后传来。
  李炀烁转身看到小猫向他扑来。
  小猫跳道李炀烁的怀里,用毛茸茸的头拱了拱李炀烁的胸膛。
  “萝丽丝小猫,你是不是想我了呀?看你萌萌姐姐了吗?”李炀烁对怀里的小猫道。
  “喵呜我刚从外面回来,还没来得及看她呢。”
  李炀烁心里一喜:“哈哈刚回来就想到我了。”
  “喵呜~不是啦,我有一个很紧迫的消息要告诉你。”
  李炀烁怔了一下:“什么?”
  “喵呜~赶快想办法跑路吧。”
  “为什么呢?”李炀烁疑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