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进化从精神病开始 > 第1章250精神病院

  初夏的傍晚。
  在中原州大学,男生宿舍。
  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熟睡的李炀烁。
  李炀烁拿起手机一看是文雨打来的电话。
  文雨是李炀烁女友叶萌萌的闺蜜,她不会也知道叶萌萌出事情了吧、
  想到此李炀烁赶快接起了电话:“喂,文雨你有事情吗?”
  电话那头的文雨焦急道:“李炀烁你这会儿在什么地方?”
  李炀烁在床上翻了个身慵懒道:“我在宿舍睡觉呢。”
  听筒里传来文雨气呼呼的声音:“你还有心情睡觉,难道你不知道叶萌萌出事情了?”
  李炀烁叹了口气道:“早就知道了,我在想办法,我准备明天先去看看她。”
  电话那头的文雨沉默了半分钟。
  “我现在在学校门口,你现在出来下。”说完这话文雨挂断了电话。
  李炀烁简单收拾了下就出了门。
  李炀烁是中原大学的一名大一学生。
  前两天他热恋中的女友叶萌萌,突然被精神病院带走。
  李炀烁有点想不通,为什么那家精神病院要带走他的女友?
  这毫无道理!
  好好的叶萌萌,虽然有点中二病让人不省心,但也不至于被关道精神病院吧?
  不管怎样他是爱叶萌萌的,很深情那种的。
  明天是周六,他要去那家精神病院,看看他女友叶萌萌。
  李炀烁一路小跑,等跑到了学校门口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李炀烁看到了穿着碎花裙的文雨,也是满头大汗。
  他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铺里买了两瓶饮料。
  走到文雨近前,随手递给了文雨一瓶饮料:“来瓶呵呵牌饮料吧,这天闷的让人难受。”
  李炀烁随手拉开了呵呵牌饮料的拉环,大口喝了两口。
  他感觉特爽,总算没那么闷了。
  最近的天气也不知道怎么了,他总感觉特别憋闷还很压抑。
  就好像有一座山压在身上,在加上空气不够用一样,让人特别难受。
  文雨也喝了两口呵呵牌饮料,随手扔到垃圾桶里了:“我还是少喝,这东西容易长脂肪。”
  李炀烁看的一阵无语,但他也不好说什么。
  人家的理由充足。
  李炀烁笑了笑说道:“文雨你有没有感觉最近的天气特别闷热呢?”
  文雨看了眼天空:“有感觉到,特别压抑,可能是想下雨没下下来吧。”
  李炀烁看着蓝天白云随口敷衍道:“可能吧哈哈。”
  文雨看着大口喝饮料的李炀烁就有点生气:“萌萌出事情了,你这当男朋友的胃口还那么好,你到底有在关心萌萌吗?”
  李炀烁随手把饮料瓶子扔到了垃圾筒里:“我准备去看看她,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文雨点了点头:“我也感觉不简单,因为不只是萌萌一个人被强行抓去那家精神病院,还有其他人也有莫名其妙被抓走的。”
  李炀烁陷入了沉思。
  他想不通为什么那家精神病院胡乱抓人,而且没有人管,让人感到奇怪。
  他们中原大学都被抓去了十多个学生。
  叶萌萌所在的中原医药大学估计被抓走的学生也不少。
  都是强行抓走的,理由都是有精神病。
  李炀烁摆了摆手:“走吧先去吃饭,有什么事情明天到了精神病院就知道了。”
  两个人刚走到小饭店门口,一只可爱的小猫跳上了李炀烁的肩膀。
  看着肩膀上的小猫,李炀烁又想起了自己和女友相遇那时的回忆。
  这是一只野猫,特别可爱,而且特别有灵性。
  记得他刚开学的时候,就遇见了这只猫。
  他经常给这猫吃的,时间一长和李炀烁熟了。
  只要见道李炀烁它就跳上李炀烁的肩膀,或者在李炀烁腿边蹭蹭。
  而李炀烁就会给它一些吃的东西。
  有一天李炀烁在学校外面的超市买东西,从超市一出来,刚好遇见了小猫,而且这小猫还在一个女孩怀中。
  小猫从女孩的怀中跳了起来,跳到了李炀烁的肩膀上。
  那女孩一脸蒙逼,这怎么回事?她知道这小猫是很认生的。
  能随意的跳到他身上,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跟他也很熟。
  李炀烁就这样和叶萌萌认识了。
  叶萌萌跟李炀烁说她是一个孤儿,这小猫也是一个野猫,像她一样。
  所以她经常喂这只小猫。
  李炀烁跟叶萌萌说,他也经常给这猫吃的。
  通过一只猫相熟的两个人,对双方的好感迅速升温,最终变成了恋人。
  此时服务员端来了他们点的吃的。
  文雨把一次性筷子拿给李炀烁:“你在想什么呢?吃饭了。”
  一句话惊醒了低头沉思中的李炀烁,他慌忙接过筷子。
  李炀烁把好吃的喂给小猫。
  文雨也想喂小猫,但这只有灵性的小猫最认生。
  哪怕她是叶萌萌的闺蜜,这小猫还是不客气的向她伸出了力爪。
  文雨喝了一口汤,放下汤勺道:“明天我和你一起去精神病院吧,或许我能帮上忙。”
  “我们家族还是有一些关系可以借用的。”
  李炀烁随手把一块牛排喂给小猫:“好吧那明天咱们就一起去吧,还有两个室友也要去。”
  “本来另外一个室友林顺也要去的,可赶得不巧,他有事情回家去了。”
  正在这时文雨的手机铃声响起。
  文雨掏出手机一看,她就不想接。
  李炀烁看文雨拿着手机不愿意接的样子,就随口问道:“谁打的电话,你怎么不接呢?”
  文雨随手把手机放回了包里:“还能有谁,高明同学呗,最近对我死缠烂打的。”
  李炀烁脑海里闪现出了一个花花公子的形象:“哦,就是咱们校长的儿子吧?”
  文雨一脸嫌弃道:“那可不,除了他还能有谁。”
  李炀烁放下了筷子:“咱们校长的儿子应该不错吧,那么帅公认的校草,而且家里又有钱,标准的富帅呀。”
  文雨摇了摇头:“难道我就丑么?他家的财产跟我们家族比起来只能说是九牛一毛。”
  李炀烁尴尬的笑了笑:“那怎么会呢,你是咱们学校公认的校花,标准的富美哈哈。”
  文雨放下了筷子,起身拿起了小包:“李炀烁咱们明天早上在学校门口会合,我开车去。”
  李炀烁点了点头:“好的呀,那么明天学校门口见。”
  李炀烁付了饭钱走出了小饭馆。
  带着小猫在学校附近的广场上漫无目的的转悠。
  突地李炀烁手机铃响起,他拿出手机一看是室友娄烽打来的。
  李炀烁赶快接起了电话:“娄烽你们回来了呀?”
  电话那头娄烽道:“我跟厚文斌刚回到宿舍,一看你不在宿舍里,你不会出去喝闷酒了吧?”
  李炀烁笑了笑:“那怎么会呢,我现在正准备回去呢。”
  李炀烁挂断了电话,一路小跑回到了宿舍。
  进门看到两个室友已经在床上躺着了。
  厚文斌指了指桌子道:“给你带饭了,在桌子上,回来一看你没在宿舍。”
  李炀烁爬上了床:“等会你们当夜宵吃吧,我已经吃饱了。”
  李炀烁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想着明天见道女友应该怎么做?更想知道为什么女友会被关进精神病院?
  她真的有精神病吗?
  “啊呸!”不准在乱想了。
  一大早李炀烁带着两个室友厚文斌和娄烽,在大学门口跟文雨会和。
  让众人没想到的是高明也跟来了。
  大家看到高明一阵无语,都是同班同学大家也不好拒绝。
  虽然是李炀烁的私事。
  但文雨都来了,虽然高明是文雨的追求者,众人也不好把他赶走。
  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学,关系弄的太僵也不好。
  再说了人家说是来帮助李炀烁的,不是为了追文雨。
  高明故意讨好李炀烁,友好的对李炀烁说:
  “李炀烁同学,我应该能帮上忙,我家里有一些关系,或许可以说上话。”
  李炀烁笑了笑没说什么,众人都知道他一个校长的儿子,跟精神病院能扯上啥。
  还不是为了在文雨面前表现表现,大家跟他也没仇就随他去了。
  “时间不早了,咱们去吃些早餐,就赶往郊区的精神病院吧。”李炀烁对众人道。
  一行人在附近的早餐店吃了一些小吃,坐上文雨的车,就向郊区赶去。
  文雨开着自己的一辆越野车,载着一行人。
  高明非要挤到副驾驶。
  搞得文雨挺尴尬的,本来文雨的想法是让李炀烁坐在自己旁边。
  但高明死皮赖脸的挤到了副驾驶座位上。
  “文雨你驾驶一定很累吧?我给你讲个笑话提提神。”高明一脸谄媚的对文雨道。
  文雨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我开车不能分神的,容易出车祸。”
  “没事的等下出车祸了我救你……”
  车内瞬间安静。
  高明感觉气氛不对,看看文雨。
  文雨:“呵呵……”
  又看看后排李炀烁三人。
  后排李炀烁三人:“呵呵……”
  一直沉默到了郊区,车在一栋大楼前停了下来。
  一行人下车向大楼走去。
  “这精神病院好像是新开的吧?”娄烽对李炀烁道。
  李炀烁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250精神病院,这名字挺中二的!”厚文斌看着精神病院的牌匾小声嘀咕道。
  一行人向里面走去,李炀烁对阻拦他们的保安,说明了来意。
  保安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办公室,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给他们登记了下身份信息。
  然后就有两个穿着黑风衣的医生,和四个荷枪实弹的便衣,带着几人向病区而去。
  道了这个时候傻子也能看的出不对劲了。
  显然李炀烁等人都不傻,哪有这样的精神病院,信他们的邪才怪。
  这里面定有隐情。
  只有外面的保安的制服正常,里面的人都是穿的黑风衣。
  还有佩枪的便衣,整的怪唬人的。
  医生带着他们上了二楼,二楼走廊两侧是一扇扇门,门上面有门牌号。
  道了225号门医生停了下来。
  医生用房卡打开了225号门,众人吃了一惊。
  那房间里面还隔着一个铁栅栏,在铁栅栏里面有一个憔悴的女孩,高明看呆了。
  高明的第一印象就是这女孩很漂亮,比他们大学班花文雨还漂亮。
  李炀烁走上前脸贴在了铁栅栏上,凝望着心爱之人。
  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此时的李炀烁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此时的他很伤心,为什么他保护不了心爱之人?
  看着伤心的李炀烁,叶萌萌走向前,美眸深情的看着李炀烁:
  “炀烁,你流泪了?”
  “你相信我么?我没精神病,你依然爱我对么?”
  李炀烁点了点头:“傻丫头说什么呢,我当然相信你,你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叶萌萌正要开口说的时候。
  后面的便衣摇了摇手中的枪:“几位你们探视的时间只有十分钟,时间长对病人治疗不好。”
  李炀烁冷哼了一声。
  叶萌萌赶快冲李炀烁摇了摇手:“炀烁你找道我手机就能明白一切了,我手机藏在一个地方,那地方我小猫你都知道。”
  叶萌萌顿了顿又说:“切记手机不要落入别人的手中。”
  李炀烁在不舍中离开了病区。
  几人向外面走去,道了门口有个黑风衣把李炀烁拦了下来:
  “李炀烁先生你等下,我们院长想见你。”
  黑风衣把李炀烁带进了一个办公室,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中年胖子。
  “小伙子来坐。”中年胖子手指着旁边的椅子,招呼着李炀烁坐下。
  李炀烁也没跟他客气,直接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
  “我是这精神病院的院长,我姓王。”中年胖子介绍着自己。
  在王院长说话的时候,有工作人员端了杯茶给李炀烁。
  “今天叫你来主要有两件事情。”桌子后面的王院长乐呵呵的对李炀烁道。
  “王院长你请说。”李炀烁喝了口茶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那什么你也看到了,那女孩病的不轻,这种神经病会传染的,所以为了你的健康着想,你还是忘记她吧。”王院长一本正经的说着。
  李炀烁听到这话,就瞬间把王院长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神尼玛会传染。
  如果可以的话,我是不是可以把这胖子弄死?
  “还有就是你找道她所说的手机,立刻交到我们这里,那手机里有少儿不宜的东西!”
  王院长看了眼李炀烁,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卧槽才想起来这是个成年人,还是个大小伙子,口误了。
  没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口误。
  “啊呸,是普通人不宜的内容。”王院长连忙改口。
  李炀烁“噌”的站了起来,眼神变的凛冽。
  李炀烁指着王院长的鼻子:“你给我听着,你们敢做任何对叶萌萌不利的事情,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把这里拆成废墟。”
  “个人的物品你们没任何权利要,强制要别人的东西跟强盗有什么区别?”
  说完便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