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进化从精神病开始 > 第40章感谢金五百万

  曲阳放弃了通过眼神猜测壬杰内心的想法。
  曲阳只能硬着头皮说:“那少年救了我孙女,我们找到他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表示下我们的心意。”
  “他是俺们家阿樱的救命恩人,我想让阿樱和那少年做个朋友,结一桩善缘。”
  “据你警署武警队长说,那少年被你带走了,不知那少年此刻人在何处?”
  壬杰心里有点发毛,还尼玛善缘。
  这要是个大姑娘,你老头是不是要考虑让她嫁给李炀烁?
  少年我可不能就这么送出去,你想报恩等以后在说吧。
  但这话他不能直说呀,只能很委婉的跟曲阳说:“可能是我属下看错了,那是我侄子,我感觉外面危险,就先把他带离了现场。”
  “至于说救曲樱妹妹的那个少年,我也没见到,他可能是自己走了。”
  壬杰这谎话可以说编的是滴水不漏,同时壬杰在心里把自己属下骂了个狗血喷头。
  谁让你他娘的乱说。
  老头子曲阳可不乐意了,脸色阴沉:“壬杰大署长,你特么什么时候学会耍官腔了?”
  虽然壬杰跟曲阳在职务上是平级,但天国联邦武装部和警署比起来,那还是武装部高过警署一头。
  在一个就是曲阳资历比较老,而壬杰资历就比较轻。
  所以壬杰对曲阳只能是毕恭毕敬的。
  就像现在,曲阳可以骂壬杰,但壬杰绝对是不能还口的。
  壬杰只能装作很无辜的样子:“真的没有,曲阳上校我的确没见过那少年。”
  壬杰现在也只能尽可能的把水搅浑,转移这老少两人的注意力:
  “我感觉那少年是那种见义勇为的无名英雄,做完好事他就走了,您也别找了,不要打扰好人的平静生活最好!”
  曲阳肺都快气炸了,好你个壬杰睁着眼说瞎话,真是我老头子看走眼了。
  曲阳气呼呼的拉起曲樱:“走走走,咱们走,算老子我看走眼了。”
  壬杰在后面叹了口气,我这也是没办法。
  为了人才,我也是蛮拼的了。
  看着老少两人走远的背影,壬杰羞愧道:“曲阳上校曲樱妹妹,改天壬杰登门道歉,今天招待多有不周到。”
  壬杰匆忙回到了办公室:“炀烁兄弟让你久等了,我出去见了个客人。”
  李炀烁笑了笑:“你忙你的,我这边没什么事情,等明天我的系统就能恢复。”
  壬杰擦了把汗:“这个不急,事情是这样的,你这不帮了我们警署两次大忙么,我们警署有感谢金的。”
  李炀烁一听壬杰这话暗自高兴,原来这还有钱拿呀?
  我特么正缺钱,白送钱不要白不要。
  这壬杰看起来送钱跟送垃圾是的,别有什么离谱的要求吧?
  李炀烁还是很谨慎的:“那什么,拿这钱有什么要求么?”
  壬杰急忙摇摇头:“没有没有,这只是我们警署对你的感谢金。”
  这时有个武警拿了一个大箱子进来:“报告署长,这是您要的天国币。”
  那武警把大箱子放在地上就退了出去。
  壬杰用手一指地上的箱子:“炀烁兄弟,这是我们警署给你的感谢金,打开看看。”
  李炀烁走到箱子旁,一伸手拉开了箱子。
  他被箱子里的东西震撼到了,箱子里码放着一捆捆的天国币。
  李炀烁从小到大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小的时候他爷爷给四五块天国币,他都高兴的不得了。
  长大了上大学的时候,他最多也只见过几千块天国币。
  这尼玛这么多天国币摆在面前,换做谁都会心动。
  心动归心动,李炀烁还没失去理智。
  “这些钱都是给我的?”李炀烁尽可能保持镇定道。
  壬杰微微一笑,看来这少年不简单。
  能在金钱诱惑下保持理智,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哈哈,炀烁兄弟,这只是我们警署的一点心意,你别嫌少。”壬杰笑道。
  李炀烁赶快把箱子拉上:“哈哈,不少不少,太多了。”
  突然李炀烁想起来手机的事情,他在箱子里拿了一叠天国币。
  放到壬杰手里道:“上次拿那两部手机还没给钱呢。”
  壬杰慌忙推辞道:“上次的手机是我们警署给炀烁兄弟和萌萌妹妹的损失赔偿。”
  “因为你们帮助警署办案丢失了手机,我们特意赔偿的。”
  李炀烁心里感觉好笑,神尼玛赔偿,我们手机早就被协会收走了好吧。
  正当壬杰要说点别的时候,叶萌萌突然进来了。
  走到李炀烁身边,拉着李炀烁上上下下的检查了一遍,生怕李炀烁受了伤。
  看李炀烁好像没什么事情,用小粉拳砸了李炀烁一下:“你才回来我都担心死了,有没有什么事情。”
  “俺们家媳妇儿在家等着呢,我怎么会有事情哈哈。”李炀烁打趣道。
  叶萌萌又是一粉拳:“去你的,都没个正经的。”
  李炀烁伸手抱住叶萌萌的肩膀:“咱们有钱了,我可以带你买很多好吃的,还有最好看的衣服。”
  叶萌萌冲他翻了个白眼:“切,谁稀罕你的钱,多少钱呀?”
  李炀烁指了指地上的箱子:“诺……”
  叶萌萌拉开箱子一看,她愣住了:“天呐,这么多钱。”
  她拉上箱子问道:“这钱是哪里来的?”
  旁边的壬杰笑了笑:“这些是我们警署给李炀烁兄弟的感谢金。”
  壬杰知道他们缺钱,在逃难的时候,李炀烁给他说过要借钱买手机。
  所以他考虑到给好处就要一步到位,拿了五百万感谢金。
  壬杰知道感谢金没那么多,而且也不是现在发放。
  他只能从自己私人账户里取钱给李炀烁。
  他担心给晚了,李炀烁就跑没影了。
  现在给钱至少可以增加李炀烁对警署的好感,这样拉他加入警署就更好说话一些。
  “那谢谢警署的朋友们了。”叶萌萌客气道。
  壬杰连连摇头:“不用客气不用客气,这都是你们应得的。”
  李炀烁拉着叶萌萌,欢天喜地的去存钱去了。
  留下一脸惆怅的壬杰,在办公室里发呆。
  壬杰发了一会呆,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猛地站了起来。
  我应该在做些什么,至少要做下属下的统一思想。
  不然今天曲阳老头子那关还过不了?
  甚至还会发生更糟糕的情况,想到此他拿起了身边的电话。
  “喂,警署长请指示?”电话接通了,听筒里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收尾工作进展到什么程度了?”壬杰问道。
  “报告警署长,收尾工作已经完毕,全体武警正在撤回。”对方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