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进化从精神病开始 > 第37章疯狂逃生

  李炀烁见曲樱点头,心里就有了底
  李炀烁尝试着把曲樱抱起,他发现曲樱很轻。
  加上降落伞的重量,他也能轻易抱起来。
  李炀烁心中一喜,这就好办了。
  李炀烁手放到降落伞的开伞装置上:“这个装置等下我会帮你拉开,等打开之后就要靠你自己了。”
  曲樱点头表示知道。
  李炀烁指了指自己的肩膀:“这里有两根操纵绳,每一边都有一根,是用来控制降落伞方向的,你的肩膀上也一样。”
  “拉左边的操纵绳,你就会往左移动,拉右边的操纵绳,你就会向右移动。”
  “在即将落地时,同时拉住两边,这会让降落伞朝上移动,降低落地速度。”
  曲樱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李炀烁感到惊叹,这小女孩小小年纪心里素质真好:“小妹妹落地之后,要第一时间收起降落伞。”
  李炀烁心里泛起了嘀咕,看起来她很镇定,等下她出了机舱可别紧张。
  万一出了机舱,吓得忘记了我给她说的话,那可就有点麻烦。
  不管怎么说,伞还是要跳的,不跳就是死路一条。
  李炀烁不放心,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遍。
  正在他跟曲樱说话的时候,突地听到胡会长大声吼:“在爬行高度,快快快,爬行高度。”
  爬行你妹呀爬行,李炀烁此时想骂街。
  还特么爬行高度,你特么纯粹是想弄死老子对吧?
  他拦腰抱起曲樱:“来不及了,咱们要立刻行动。”
  李炀烁用身体猛力撞了一下铁皮箱子。
  “轰”
  铁皮箱子向前面倒去,砸的协会的人猝不及防。
  等协会的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李炀烁已经冲到机舱门边上。
  协会的人下意识的想拿出枪,但被胡会长制止,在机舱内开枪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小伙子……”
  还没等胡会长把话说出口,站在舱门边上的李炀烁,猛地把机舱门拉开了。
  李炀烁心说你自己得瑟吧,我可没心情听你胡老头在这墨迹。
  本人去也……
  巨大的风灌进了机舱里,李炀烁抱着曲樱向后一仰,两人从机舱里消失。
  李炀烁感觉天地都在旋转,他的耳边只有曲樱的大叫声,和巨大的风声。
  两个人抱在一起,以超快的速度下坠着。
  李炀烁找到曲樱身上的开伞装置,猛地把它拉开,同时把曲樱推开。
  李炀烁松了口气,逃生计划已经完成了一大半。
  李炀烁迅速的拉开了自己的降落伞,他知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不好摔成人渣。
  此时战斗机上的官兵们惊呼:“有人跳伞了,是协会直升机上的人。”
  带队的潘伟中校在战机上,也看到了两个跳伞的人,他认出了曲樱。
  他记得在曲阳上校家里做客的时候,见过这个小女孩。
  没错了,这就是曲阳上校的孙女。
  潘伟立刻联系上了地面:“警署的兄弟们注意接应,曲阳上校的孙女跳伞了,还有一个少年。”
  他还不放心:“第四编队、第八编队、第六编队你们三个编队下降高度,实时监控那两个跳伞的人。”
  “收到&…收到……收到……”
  三个编队战机下降高度,时刻监控着两个跳伞的人。
  地面上的武警,也做好了接应的准备,空中的战机时刻传达着最新情况。
  李炀烁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广场,这广场突兀的出现在李炀烁脚下,下的他一激灵。
  眼看就要双脚着地,李炀烁用力拉了下两边的操纵绳。
  这个动作让降落伞略略抬起,减慢了他的移动速度。
  在脚触碰到地面的同时,李炀烁跑了起来。
  李炀烁收起了降落伞,稳稳的站在了地上。
  李炀烁长舒了一口气:“又活下来了哈哈。”
  曲樱落在了广场另外一边,她想收起降落伞,可她没能拉动操纵绳。
  “啊……”鼓鼓的降落伞把她拉倒在地,拖着她在广场上移动。
  广场上的武警早就收到了指示,战机上的官兵告诉他们,两人可能会降落在这个广场上。
  “哒哒哒”
  冲来了四五个武警,对着曲樱的降落伞连续射击。
  被打成筛子的降落伞停了下来。
  武警们跑上前用匕首割断了绑带。
  医护人员赶快对曲樱做检查,得知曲樱没事大家这才放心。
  李炀烁都看傻了,他还慢吞吞的解开绑带,人家直接就不用解。
  这是传说中的简单暴力吗?
  又是检查,又是安慰的,同样都是人这待遇区别咋就那么大?
  曲阳上校一路小跑着过来,一把抱住曲樱:“乖孙女你吓死爷爷了,你没事吧,都是爷爷不好。”
  曲樱小手摸了摸曲阳的大胡子:“爷爷我没事啦,是那个大哥哥救了我。”
  曲樱寻找李炀烁的踪迹,但广场上早已没了少年的身影,她很疑惑:“大哥哥哪里去了?”
  就在曲阳向广场跑过来的同时,壬杰也急忙开车来到了广场上,慌慌张张的把李炀烁拉到了指挥车里。
  他害怕呀,这小女孩跟老头子一说,是这少年救的她。
  那老头子肯定要感谢,而且是请到家里好好感谢那种的。
  请到家里一感谢,少年在暴露了他的能力。
  以老头子的个性,肯定的把这少年收入麾下,那到时候可就没他们警署什么事了。
  他要阻止这么糟糕的事情发生,想阻止就的迅速下手。
  所以他才赶快把李炀烁拉到自己指挥车上,不给老头和这少年见面的机会。
  壬杰想自己是个年轻人,少年也是年轻人。
  两个年轻人能聊到一起,只要变成好朋友,到时候啥都好说。
  壬杰让李炀烁做到指挥车里,赶快给李炀烁拿了瓶矿泉水:“炀烁兄弟咋样,你没受伤吧?来让兄弟看看。”
  李炀烁摇了摇头,这壬杰什么时候变的如此殷勤:“没事,我没受伤,只是异能暂时被封印了。”
  “哈哈,人没事情就好,人活着啥都有,一死啥都没了。”壬杰笑道。
  李炀烁打开瓶盖喝了几口水:“是呀,我很庆幸,在如此多的危难中活了下来。”
  壬杰发动车赶快离开了这里:“我听属下说,你拷贝资料的时候,坚持到了最后一秒,我真不敢想象,你是如何在爆炸中存活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