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进化从精神病开始 > 第49章天都第一少

  自然有人注意到和文雨同一个桌子的叶萌萌李炀烁两人。
  但没人认识。
  李炀烁和叶萌萌也没特异打扮,看起来异常土气。
  实际上文雨更土气,但她文家大小姐的身份足够傲视整个会场了。
  叶萌萌和李炀烁可没人认识。
  来文雨这边打招呼的人,时不时往李炀烁和叶萌萌的身上瞄一眼,眼神中多少有些轻视。
  高颜值的那男子笑着问文雨:“这两位是?”
  文雨礼节性的笑了笑:“我的两个朋友。”
  男子也没说什么,他就感觉少女很漂亮,虽然打扮的土气了点。
  但对少男不屑一顾。
  此时已经晚上八点半,来这里的人越来越多,这时又来了几名高贵的小姐。
  现场的社交气氛随之高涨了很多,男女们都在一起笑谈。
  正当大家笑谈热闹的时候,从外面来了一名光鲜亮丽的女子。
  这名女子到来直接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在场的人都上来和女子打招呼,此时有人说道:“让我们等了那么久,伊曼小姐可要自罚一杯。”
  “我路上堵车耽误了时间让大家久等,这杯酒我敬大家。”
  伊曼的气质非常好,不但身材丰盈出众,言谈举止也优雅高贵。
  白皙的手端着高脚杯,在灯光下轻轻一晃,优雅的饮下了杯中的酒。
  伊曼到来使得现场气氛更热闹了。
  尤其是在场的小姐们叽叽喳喳的聊个不停。
  正在众人聊得热闹时,从门口进来一名高大帅气的男子,在这个男子身后跟着两名持枪的护卫。
  不用猜想就知道这位的身份地位不低。
  “哇塞是天都第一少,天少也来中原州了呀,还参加了今晚的聚会。”
  有人认出了男子,大声向众人介绍道。
  “天少您也来啦……”很多高贵的小姐挤着向前搭讪,她们都知道天少身份尊贵。
  天少风度翩翩,显得气势出众:“各位高雅的小姐们都来了,我当然要来给大家敬酒。”
  “我敬天少。”
  “天少干杯!”
  场面十分热闹,一时间天少成了全场的焦点。
  李炀烁等人没理会这一切,自顾自的大吃大喝。
  他们到成为了全场的另类。
  伊曼心说坏了,这文大小姐的傲娇脾气又犯了,你说你来会场多少打扮下也好呀。
  一身打工妹的装束,这整的所有人不注意你文大小姐都不成。
  天少注意到了角落里的三人,在场只有那三个人最特殊。
  伊曼都来和我打招呼,那三个人看起来毫不在意。
  天少的阅历告诉他这三个人不简单。
  虽然穿着有点儿土气,但三个人的精神气质不一般。
  天少径直向李炀烁等人走了过来。
  众人的视线被天少的行为吸引了过去,看向了李炀烁等人。
  很多人心说,这三个人没长脑子么,天少这么尊贵的人物来了都不主动给天少打招呼。
  天少倒了杯红酒:“我敬几位一杯。”
  精明的天少就是要试探下李炀烁等人。
  天少从来不会轻视能来这个会场的每一个人。
  但李炀烁三人似乎并不想理这里的人,文雨也只是想和伊曼见个面。
  看李炀烁三个人似乎没什么反应,伊曼赶快过去打圆场。
  伊曼手指着天少向文雨介绍道:“这是人称天都第一少的天少,据说跟总统先生是远亲。”
  又用手一指文雨向天少介绍道:“这是文家大小姐文雨,有点高傲您别在意。”
  天少笑了笑:“几位我先干杯你们随意。”
  看起来天少神态平静,但心中如同惊涛骇浪一般。
  他可知道文家的家族势力。
  文雨不在意的点了点头,以示回应伊曼的介绍。
  但李炀烁三人似乎没要买天少账的意思,天少有点尴尬。
  他尴尬的笑道:“几位这是?”
  文雨病不想理这大少爷,把眼光看向李炀烁。
  李炀烁心里就是一紧,这死丫头又想拿我当枪手。
  李炀烁装傻充愣笑了笑:“你干杯我们随意。”
  天少一脸蒙逼,你们是正常人么。
  有特么这么回应的么,我特么肯定是遇上疯子了。
  天少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哈哈随意随意,大家都随意。”
  天少暗自记下了李炀烁这个人,悄悄的拍下了李炀烁的相貌。
  他向远处走出了几步,发出了一条信息。
  天少命令属下调查李炀烁的来历,和身份背景。
  看到天少向远处走去,文雨差一点笑出声。
  还是李炀烁够意思,不愧是闺蜜的男朋友。
  这时伊曼拉起文雨向远处走去:“来我给你说些事情。”
  这整的神神秘秘的,文雨不解道:“什么事情?”
  伊曼向李炀烁所在的方向看了看:“那两位是什么人?”
  文雨笑了笑:“我当是什么呢,他两人是我同学兼好朋友。”
  伊曼有点诧异:“我总感觉那男的有点邪气,你怎么跟这些人混在一起?”
  文雨大笑道:“我也很邪气呀哈哈……”
  伊曼脸色顿时变得有点难看:“你可是文家大小姐,你爸爸知道了该怎么看你?”
  文雨有点摸不着头脑:“什么叫我爸怎么看,我又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伊曼摇了摇头:“算了色了,你随意吧。”
  大家饮酒笑谈了一会儿,在场很多的男子开始邀请心上的女神一起跳舞。
  此时天少走到伊曼面前。
  他最先是想邀请伊曼跳舞的,但看到伊曼旁边站着的文雨,他改变了主意。
  这文家大小姐如此漂亮,在打扮打扮还不的迷死人呀,想到此他心中就是一荡。
  他微笑着开口说道:“文雨小姐,一起跳舞呀。”
  这天少怎么跟牛皮糖一样,文雨心里就有点反感,文雨摇了摇头:“不会。”
  她看也没看天少一眼,转身向李炀烁走去。
  天少多次在文雨面前吃瘪,脸上多少有点挂不住。
  天少也跟了上来:“文雨小姐这点面子都不给吗?”
  文雨用下巴指了指李炀烁:“诺,他的舞姿不错你可以邀请他跳。”
  天少就想找回点面子,所以听文雨这么胡说他依然不动声色。
  他赔笑道:“文雨小姐我就想请你跳,不赏脸吗?”
  文雨有点生气了,心说你一个大少怎么跟狗皮膏药一样。
  我已经把话说明了,你应该滚蛋才是,怎么还死缠烂打了。
  文雨没好气道:“我说了我不会,你怎么还不明白?”
  天少压了压怒火,他就不信了,他堂堂天都第一少,今天还能找不回这面子:
  “好好好,不会就不会,那和文雨小姐喝杯酒可以吗?”
  文雨此时有点想掀桌子,心说这人有病吧:“我没心情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