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缱绻两世终是你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不能离开 中

  “好,我知道了,我在车里等你,”杜夜也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现在时间就是生命,越早一刻离开就会越安全。
  “司令,您找我有事?”苏诺让自己镇定下来后才进入了伍言的办公室。
  “原本是想要明天找你说的,但是想着早点跟你说你也能有个准备,所以就叫你过来了,”伍言抬眼见苏诺的神情有些怪,看上去是很镇定,但是眉宇间却又透着一股子的焦虑。
  苏诺没有说话,只是等着伍言开口。
  “苏诺,你是有什么急事要做吗?”伍言禁不住开口问道。
  “没有,我没有什么事要做的,”苏诺努力让自己平和下来,目光平视着伍言。
  “嗯,”伍言点头,“是这样的,肖越的那个小队,我原本是想要让向峰来做队长的,但是向峰却不愿意,所以我想着调你去做第一小分队的队长,然后你的小队还让靳翔来做队长,”
  “司令,我对肖越的那个小队不熟悉的,我怕带不好,”苏诺没有想到在自己即将离开协动队的这个时候,司令竟然是想要自己去带肖越的小分队,这让苏诺也是有些惊讶的。
  “你毕竟是有经验的小分队队长,又跟肖越很熟悉,我觉得也只有你有能力带好这支小分队,让他们的战斗力不至于下降,”伍言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自己手底下一下子还真的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人,自己又不想让正规军这边派人过来。
  苏诺此时只想着怎么尽快结束和伍言的谈话,好尽快赶去见肖越,所以也就答应了伍言的要求,“好吧,我接受,我来带肖越的小分队,先试试,如果可以的话我就继续带下去,如果不行的话,就要麻烦司令另找人选了,”
  “可以,你回去后可以先想想,明天我会正式通报这件事的,到时候你就去找向峰,他会帮你的,”伍言想着只要苏诺愿意接下来,这个小队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了。
  “好的,”苏诺没有再多言,生怕自己说多了又引得伍言想到了别的事。
  伍言抬眼审视着苏诺,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冒了出来,“苏诺,我怎么觉得你怪怪的?”
  “没有吧,我还能有什么,”苏诺还冲着伍言浅浅地一笑。
  伍言也确实想不出苏诺能有什么事,只得收起自己的这种感觉,“没事了,你就先回吧,”
  “是,”苏诺向伍言行礼想要离开,可是还没有转身就又被伍言叫住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杜夜在车里焦急地等待着,一个小时后苏诺终于出现了,两人都没有多说什么,苏诺上了车后,杜夜立刻发动引擎,离开协动队向海滩出发了。
  “司令跟你说了什么啊?怎么谈了这么久?”杜夜边开车边开口问苏诺。
  “司令让我接替肖越做第一小分队的队长,我自己的小队仍由靳翔担任,”苏诺边说着话,便皱眉看着外面的大雨,“怎么下了这么大的雨?不知道肖越到了没有,有没有地方避雨?”
  “我们这边下雨,海滩那边不一定在下雨的,你别担心了,”杜夜心里其实也是有些不安的,“就算是下雨,肖越肯定会躲起来的,他也不会傻到在沙滩上淋雨吧,”
  “嗯,”苏诺只是轻嗯了一声,然后就低头给肖越的通讯器发消息,可是肖越却是一条也没有回复。
  “肖越为什么不回我的短信?”苏诺用力握着通讯器,心里更是焦急。
  “他可能还在赶往沙滩的路上吧,”杜夜只能不停地安慰着苏诺,“依照肖越的身手,应该不会有什么能难倒他的,”
  “他的伤不是还没有好吗,才养了大半个月,上次通讯的时候看到他的脸色都还是灰白的,”苏诺现在有点后悔答应了肖越的提议了。
  “没事的,肯定不会有事的,你别乱想了,肖越能提出这个提议就说明他自己的身体肯定是可以的,”杜夜现在也只能是心里默默地念着,但愿肖越没事。
  “但愿吧,”苏诺望着窗外的大雨没有再说一句。
  雨下得越来越大,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杜夜根本没有办法开快车,等到了约定地点的时候,距离肖越到那里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
  苏诺还没等车停稳就跳了下去,跑到海滩上,发现肖越正靠在一块石头上,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肖越!”苏诺狂奔到肖越身边,一把扶住肖越,担心他的身体会出什么问题,“肖越!你怎么了!肖越!你没事吧!”
  肖越感觉到有人在自己的耳边说话,动作僵硬地抬起头,看到是苏诺,嘴角立刻露出了浅浅的笑,嗓音有些颤抖,“苏诺,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杜夜一定会把你带来的,我们快走吧,”
  肖越一只手扶着身边的石头,撑起自己的身体,另一只手缓缓地伸出握住了苏诺的手。肖越努力想让自己站稳,可是身体完全没有听他的指挥,刚迈出一步,整个人就直挺挺地倒了下来。
  “肖越!”这可把苏诺吓坏了,“肖越!你怎么了!你可不能有事啊!你还没有带我离开这呢!肖越!”
  杜夜见状立刻跳下车赶过来,和苏诺一起把肖越扶进了车里。回到车里时,他们才发现肖越已经浑身冰冷,脸色发白,嘴唇发紫,显然他在雨里已经淋了很久了。
  “看来他很早就来了,”杜夜看着肖越的样子,也是眉头都紧紧地拧到了一起。
  “肖越,你没事吧,肖越,你醒醒!你千万不能有事呀!”苏诺用手不断地为肖越擦拭脸上的水。
  过了很久,肖越才渐渐地醒了过来,他无力地睁开眼睛,看见苏诺急得都哭了,眼泪顺着脸颊流下和脸上的雨水混在了一起。
  肖越艰难地抬起自己冰冷的手帮苏诺拭去脸上的泪水,“你别哭,我没事的,我就是站得时间长了,有点累了而已,没事的,”
  肖越努力让自己聚拢精神,但是伤口的疼痛,以及强烈的晕眩感让他根本使不出半点力气。
  肖越几乎是吐着气声安慰着已经急得不停地在掉眼泪的苏诺,“苏诺,别担心,我们很快就能离开这里了,很快就能过上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了,我们应该开心才对,苏诺,我不会再让你流泪了,不会的,不会再让我的苏诺伤心,难过,杜夜,我们,我们去,去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