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缱绻两世终是你 > 第265章 糖和鞭子 上

  肖越离开了部队后,开车直接去了苏诺工作的聆韵琴行。肖越并没有进去琴行,而是把车停到了琴行门口的路边上,坐在车里等着苏诺下班。
  苏诺傍晚下班时,一走出琴行就看到了肖越的那辆褐色的SUV停在那里。
  “肖越,”苏诺走近肖越的车边,“你今天怎么会在这里的啊?”
  “我来接你下班,顺便有些事想要跟你说,”肖越在等苏诺的时候一直都在考虑邢阳跟自己说的那些话。
  “好,”苏诺拉开副驾的门上了车,“说吧,什么事?”
  “那天,你为什么没让天宇送你回去,”肖越开门见山就问出了那个问题。
  “是邢阳跟你说的吧,”苏诺望向窗外。
  “是,他说你拒绝了天宇送你回去,”肖越想知道苏诺真正的心思,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问。
  “肖越,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跑来问我这个问题?”苏诺不答反问。
  “我是觉得天宇既然喜欢你,你就应该接受,然后好好地跟他相处,”肖越说着话,却觉得心里很不舒服,涩涩的,这是他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天宇喜欢我,我就该接受吗?为什么?难道我就非要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吗?”苏诺很生气,她不明白自己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了,为什么肖越还要把自己往外推,“难道,我就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吗?”
  “苏诺,我,我没法回应你什么,有些事你不知道,”肖越不想把自己以前那段不堪的经历告诉苏诺。
  “我有强求你回应我吗?我只是想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这样不行吗?”苏诺气得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呼吸也变得急促。
  “那天宇怎么办?我不想失去一个朋友,”肖越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知道,你觉得朋友最重要,为了我而失去一个朋友不值得,对不对?”苏诺含泪的眼睛狠狠地盯着肖越,“肖越,我不想你和宁天宇产生嫌隙的,我只是想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难道是我,我错了吗?”
  “不是,”肖越几乎脱口而出,“当然不是,我知道是我的问题,一直都是我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可是我没法回应你,你不会觉得不值得吗?”
  “我不在乎这些,像我这样的人,活了今天就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活的人,我只想顺从自己的心意,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肖越,你可以不回应,甚至可以拒绝我,但是请你以后不要再说今天这样的话了,”苏诺用纸巾擦掉了自己的眼泪,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苏诺,你一定会好好活着的,我也只是觉得你应该值得更好的,”肖越面对着苏诺的眼泪,心也是揪到了一起。
  “我不用你觉得,我只要我自己觉得就行,”苏诺解开了安全带,“你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吗?说完了的话,我就下车了,这里太闷了,”
  苏诺刚想要推开车门下车,一只手就被肖越紧紧地握住了。
  “别走,我送你回去,”肖越嗓音低沉,“你不喜欢的,以后我就不说了,我不是想要惹你生气的,我不会再说今天这些话了,对不起,”
  苏诺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没有离开,只是坐在副驾上一动不动。
  肖越帮她系好了安全带后,便发动了车。两人一路相对无语,除了静默还是静默。
  肖越每次侧头见到的都是苏诺闭着眼,沉沉地睡着,平静的面容上依稀还有一丝泪痕。
  一直到肖越把车开到了苏诺家的楼下,苏诺解开安全带下车时,肖越才低沉着嗓音开口道,“苏诺,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破除我心里的那道障碍来回应你,但是我,我会努力的,”
  “不用勉强,大家都顺其自然就好,”苏诺勉强扯出一抹浅笑。
  说完这句话后,苏诺便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大楼。
  肖越一直等到苏诺的那间房亮起灯才启动车子回了自己的部队。
  回到寝室后,肖越一个人静静地思考了很久,他明白苏诺的心意,也明白她说那些话的意思。她对自己并没有期待,就是想要单相思一般地喜欢着自己。
  肖越不明白这一切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苏诺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自己的,而自己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再也放不下那个女孩的。
  肖越的脑子里又浮现出苏诺下午在车里满眼泪花地盯着自己的样子,而自己那个时候明明就很想要安抚她,想要帮她擦掉眼泪,却偏偏像一个木头一样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做。
  肖越脑子里想象着苏诺的样子,想要对想象出来的苏诺表达自己的情感,却依旧只是半张着嘴,许久也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肖越右手紧紧握拳,狠狠地砸了一下床板。
  这是肖越自从那件事后第一次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的这个障碍给自己带来的痛苦和迷茫。
  第二天清晨,当向文杰来办公室找肖越的时候,发现肖越竟然是穿着训练服,满头满身是汗地坐在办公椅上休息。
  “你,你这是晨练去了?”向文杰不确定地问了一句。
  “嗯,很久没有练了,感觉全身都快要僵硬了,”肖越也不想说自己一个晚上都在训练场上发泄似的训练着,一直到天亮。
  “你这身体还用练啊,我看你就是一年不练都比我们这里的很多人要强,你要是再这样练下去,我们这里可就真没有人能是你的对手了哦,”向文杰原本也以为肖越是晨练回来,可走进了才发现有些不太对,“我说,你到底练了多久啊?”
  “怎么了?”肖越站起身藏起了自己两只手手心里磨出的水泡和伤痕。
  “你不会是练了一个晚上吧,”向文杰觉得如果不是狠练了一个晚上,肖越的手掌也是不会练出水泡的。
  “怎么会,我就是起早了,去训练场练了一会儿而已,估计也是很久不练了手上的皮才会被磨破的吧,”肖越说着话已经在擦身换衣服了。
  “没事就好,”向文杰见肖越神色平静也就放心了,“今天就要开始训练了,你可别把自己给练垮了,那样的话,那些新兵可就没人训了哦,”
  “放心啊,我有分寸的,”肖越换上干净的衣服,还有毛巾擦了擦自己汗湿的头发,“我们走吧,训练那些新兵去,”
  向文杰点点头跟着肖越离开了办公室,开始各自准备训练需要的物品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