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反派真的败于话多
或许是刚才的话实在是太嚣张了,大家一时间都陷入了震恐之中,半天都不说话,陆希便只好让自己的口气缓和了下来,甚至还在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我是一个自私的人啊,实在是太明白自己的阶级属性了。嗯,很奇怪,似乎只有我才是这样呢。”
  
  他默默地退后,让自己的身影掩盖在了一众英灵之中,但絮絮叨叨的声音却依然清晰地传入了大家耳中:“上个月啊,我收到了卡琳的信,说是给我怀上第二个孩子了。除了交给小卡尔曼的封地外,她想要把新大陆的领地全部封给老二。我说,你这不是人为制造帝国分裂吗?一两百年后,未来的帝国就得准备围着落日之洋打内战不成?总算是劝她打消了这个念头。最后啊,我们决定联合成立一家商会,用于经营新大陆的外贸和开拓工作,未来我和卡琳的子孙都可以在这里领一份固定的年金的。阿尔托莉雅那边,我也准备这么办呢。二舅哥恩莱科已经正在开始筹备了。您看,新大陆可是我这个超级黑心资本家大坏蛋准备留给子孙们的财产呢。谁动了我的财产,我就要和他拼命,这才是一个资本家的自我修养!在赤旗招展之前,其余魑魅魍魉还是给我消停一下吧。”
  
  大家都不说话,但气氛似乎有点微妙和尴尬。大家明显是不信,陆希也知道大家不信,顿觉得抑郁,为什么说真话大家都不相信呢?
  
  好吧,那就如你们所愿,换一个说法吧。陆希想。
  
  “您在为联邦的3000万国民谋划了一个未来。那么,我倒是很想知道,已经死在了这次联邦内战中的数十万人,将要在泰坦天弓之下全灭的数十万人,以及目前依然在伊莱夏尔中煎熬的市民们,他们的未来,会在哪里呢?”
  
  拉瑟尔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再无言语。
  
  “呵……其实,我也没什么资格这样指责您呢。虽然我早就知道门阀派想要政变,而您早已经一清二楚却在一直放任他们;我知道内战必然会爆发,无数无辜的市民们将流离失所,死于非命。可是,我也很清楚,不管联邦的未来是怎样的,那群吃相之糟糕堪称人间精品的奥法门阀们,还是灭掉的好。没有什么,比放任他们政变发起内战,更好地把他们合法扫入垃圾堆的机会了。”陆希叹息了一声:“然后,我和您一样,把几十万普通民众都摆在了祭坛上。您看,我们就是这样的东西,以列国为棋盘,以生民黎庶为棋子,高高在上,自以为是,其实,和拿幼童做炼金材料的奥凡特家有什么区别呢?和这边这两个吃人噬魂的深渊领主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才没有吃人噬魂呢。都,都是我的手下干的。”夏多尔丹用不是太有底气的声音反驳道。
  
  “我也没有吃人噬魂,每次可都是给出了正常的商业合同。他们自己看不懂条款那是蠢,履行不了合同规定也都是自己无能啊!陆希君你也是经营产业的,知道一切都得照合同办事啊!这,这怎么能怪在我身上呢?”贝尔基尔也哀怨的大声道,一副“我被自己最心爱的伤害了我想死”的样子。
  
  陆希没有去理会这对装模作样的深渊领主,继续道:“只是,我和您不一样的是,我知道自己的立场,所以在还需要做出这样的事时,依然还是会做。另外,我还和您不一样的是,我不会把珍视之人,也摆上祭坛的。”
  
  “您为什么要开启拉克西丝封印释放嗜血之王?您为什么又要破除世界结界?是为了天下大乱,亦或者,仅仅是为了奥鲁赛罗老师的性命?因为他活着,联邦的平衡就不会打破,门阀派是不敢铤而走险的,仅仅是因为这样吗?”
  
  拉瑟尔沉吟了半晌,缓缓闭上了眼睛,声音相当坦然:“这就是我的目的。”
  
  陆希却忽然抿嘴一笑,打断对方道:“不,这不是您的目的,而是那位一直都没有现身的未来女士吧?是吗?我又不美型又不中二的宿敌君?”
  
  贝尔基尔敛去了笑容,眯起了双眼,只剩下一条的眼缝中却精光乍现。
  
  “嗜血之王死了,被他的神力所污染的奥格瑞玛荒原才能解放。世界结界多了一次破灭和重启,落日之洋的航路才会渐渐平稳,而通往不知名远东的通路也有可能在最近的时间里打开。不要否认,最近落日之洋上的风暴确实正在减弱,说不定新的航向就要探索出来了。至于东边嘛,横亘在辰海尽头的天尽大雾貌似也没有以往那么难以接近了。这是这几年云中城的结论。而从观星阁上的纳卡多大师,和在幽暗地域的凯尔莉安娜老奶奶那里,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确实,我们未来的世界将要越来越广阔,也越来越精彩呢。某种意义上,我真的需要好生感谢你们一下呢。”
  
  只是,你们的目的真的如此而已嘛?一群为了整个世界的岁月静好而负重前行的黑暗英雄?啊哈哈,不好意思,和你们的画风不太一样呢。她应该还有别的目的,只是目前的我还不能完全揣摩出来。”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忽然沉了下来,变得森然无比:“老师、老爹、蒂朵姐……还有您,拉瑟尔大师,很多人都死了。”
  
  他的话音未落,整个大厅之中的空气便忽然凝滞了下来。气息凝结便像是崩塌的雪山,带着狂奔的威势和森寒的魄力向四面八方压了过来,扑向了在场所有的人。可是陆希自身的存在,却愈加薄弱,隐藏在英灵之中已经渐渐无法再把握了。
  
  “我会给联邦未来的,但拉瑟尔大师,这不是您期待的未来!”
  
  陆希就连声音也开始渐渐变得缥缈起来。他的音量渐渐降低,但似乎又无处不在,宛若轻风,悄无声息,却又无处不在。
  
  “有一句话您说对了,反派是死于活多的。我之所以愿意和您聊那么久,也得要拖延时间啊!”
  
  “拿下他!”拉瑟尔沉声喝道。这是他今天第一次变了脸色。
  
  泰蕾莎和莉娅丝菲尔同时暴起,两位身着重甲的女战士宛若炮弹一般撞入英灵群中。他们的存在半虚无的灵体状态,还是要塞的守护冥兵,理论上就算是坦克撞上来都会若无其事的。然而,在神圣冲击和猩红践踏的双重冲锋之下,他们的队列顿时如土鸡瓦狗一般分崩离析。
  
  女战士们看到了站在队列中的陆希,加快了步伐。然而,后者却只是仰起头,用毫无焦距的眼睛对着他们,似笑非笑,说不出来的讽刺。
  
  “……那是血分身!”贝尔蒂娜大声道。
  
  泰蕾莎呸了一声,大剑毫不留情地扫过了那个陆希。对方并没有还手甚至都没有抵抗,应声而倒,但落地时便已经散成几滴血珠,落入周围雾气弥漫的英灵的队列中,然后便再也看不见了。
  
  “你应该早点说的!”女大公不满地道:“大小你也是个血族,连别人是不是血分身都看不出来吗?”
  
  “他刚才的是真身!”贝尔蒂娜辩解道,思忖了一下,又道:“是的!我明白了,他在进入要塞的时候便放了一个血分身在其他位置,然后用真身进入这里和我们装神弄鬼……最后,到了恰当的时候,来一个分离交替,让真身和分身来个呼唤就可以了。”
  
  “血族的魔法可以做到这一点吗?我可没听说奥术这边能让本体和水镜像风镜像什么的互换呢。”莉娅丝菲尔有点惊了。她虽然不是魔法师,但好歹是魔法师的女人,本身还懂得一些神术和圣灵气的应用,其实在神秘学方面的知识储备比大多数科班出生的魔法师要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只不过,她以前没怎么和血族打过交道,更没什么渠道了解到血魔法方面的特性了。
  
  “这很正常,水镜像啊风镜像什么的归根结底也只是幻术,但血分身其实是用我们的鲜血甚至一定形成的分身,完全是我们身体、精神乃至于灵魂延伸出来的一部分。只不过,要想做到这种完美的无缝交替也是很困难的。除了精神意志要极为强大之外,还要求极为苛刻的魔力操作手段,以及空间操作能力……呜,这么一算,那个漂亮的小弟弟好像满足所有的条件啊!可是,可是他瞎了啊!”
  
  所以,我们这么多人都被他耍了。又一次……呵,我还真没有立场讽刺贝尔基尔了。拉瑟尔大师看了看旁边的深渊炼魔,叹息了一声。后者则摊手做了一个无辜的表情,一副“你看,你明白了吧”的样子。
  
  这时候,奈菲尔媞小声提醒道:“老师,这么长时间,他的分身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拉瑟尔的脸色沉了下去,迅速扭过了头,打开了一个光幕。
  
  在那光幕之上,泰坦神弓的能量凝结而成的光束早已经汇聚成了一个十字型的光团,呼啸着在长天中划过。视线越过那些刺眼的光幕,隐约已经可以看到光幕边缘出现的地面和海洋。
  
  是的,泰坦弓投射出的强大魔矢,现在即将撞击到地面了。
  
  在蓝色的海洋和褐色的交界处,便是看见那个灯火通明的港口城市。即便天还没有亮,它也依然相当的繁忙。
  
  港口的长堤尽头,近百米的高的青铜色女神像高高立着,双手托着宝瓶。宝瓶内射出了明亮的光芒照到了数十公里远的海外。
  
  那是著名的卡雷埃斯港海洋女神巨像,手中的宝瓶设计得非常巧妙,瓶内的圣光常年不熄,正好起到了灯塔的作用。
  
  十分钟不到的时间,泰坦弓便已经划过了数百公里远的距离,即将命中目标。
  
  贝尔蒂娜和奈菲尔媞似乎松了一口气,但拉瑟尔的脸色却愈加难看了。
  
  “攻击的轨迹有问题!”奥薇莉娅也发现情况了。
  
  “贝尔蒂娜小姐,可以修复吗?”拉瑟尔大声道。
  
  “……泰坦弓的控制权,我看看,我看看!”血族小姐如梦初醒,手忙脚乱地在控制台操作着:“嗯,是的,射击轨道被做了手脚了!我可以现在恢复,没错,这里有漏洞,大师,您现在就可以将那里填补上了。这样一来,不可能再被人进行第二次侵入了。”
  
  “我会做的!”拉瑟尔生硬地道:“我是问,能不能修复?”
  
  “已经……来不及了。做什么都已经晚了。”贝尔蒂娜的声音充满了无奈。
  
  于是,就在螺旋要塞中一众大反派茫然的目睹中,在卡雷埃斯港数十万军民惊恐的注目礼中,十字形的巨大光矢穿过了空气,发出了宛若巨鸟长鸣一般的厉啸声。然后,它掠过了城市,掠过了港口,掠过了巨大的女神像。那明亮的白光将女神像宝瓶的灯光都完全遮掩得几乎看不见了。
  
  然而,宛若洪荒巨鸟一般的光矢依然没有落地,又这么向前滑向了数十秒,然后一头载入了港外数里外的大海之中。
  
  海水被忽如其来的高温得化作了膨胀的滚烫气浪,紧接着,那已经坠入了大海之中的光矢猛然爆裂开来,一瞬间便掀起了滔天的巨浪,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附近数艘倒霉的船只当场便被卷入其中,船毁人亡。
  
  海浪的冲刷甚至都冲击到了数十里外,卡雷埃斯港口的海堤之上,让那里的海平面在短时间瞬间飙升了数米。
  
  随后,被蒸发掉散步在空气中的海水又凝结成了铺天盖地的大雾,数日方散。
  
  事后统计,在这一次冲击中,有十艘商船和两艘海军巡逻船大约是离现场太近,连人带船完全失踪。海港和防护堤都受到了一定冲击,少量船只受损。还有两个城郊的海滨浴场完全被淹掉了,估计要彻底恢复搞不好要花上大半年时间。好在现在是冬季,要是努力一点,应该还是能在明年夏天的时候赶上营业期的。
  
  可不管怎么说,帝国坠星海舰队和禁军第八军团的五万多大军保住了,卡雷埃斯港保住了,城内二十余万的普通民众,也终究是保住了。
  
  而这一幕,也确实传到了螺旋要塞内众人的眼中。一时间,中枢大厅中的气氛落入了让人难以言喻的沉默之中。
  
  “拉瑟尔,我们……”奥莉薇娅想要说些什么。
  
  “再次充能!”拉瑟尔忽然开口。从他的表情和声音中,都完全听不到任何动摇的成分。
  
  “……明白!”贝尔蒂娜撇了撇嘴,用闷闷的声音回答道,但手上操作的动作倒是一点都不觉得慢。
  
  拉瑟尔又对奥薇莉娅道:“别露出这样的表情,泰坦弓又不是什么一次性武器,一击不中,大不了再多来几次就好了。只要这座要塞还在我们手中,我们就立于不败之地。只不过……他就在这个要塞之中,所以我们也并没有像想象中安全。”
  
  贝尔基尔拍了拍手掌,朗声道:“大家,行动起来,把我们的小朋友立刻找出来!”
  
  他的声音不大,但就这样没有受到一点衰减的地扩散开去,很快便传到了要塞的每个角落中。
  
  回应他的,是此起彼伏的阴风阵阵,鬼哭狼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