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暴力丹尊 > 第2663章 南宫寒的修为

  
  见到手上的燎原剑已经裂开,陈玄对李秋雨投去了赞赏的目光,随后汇聚着自己体内的玄气,把燎原剑修补完毕,再次聚集着体内的玄气。
  李秋雨的修为提升得也非常快,而且还吃过陈玄专门给他炼制的丹药,所以身体自然非常强横。
  见到李秋雨朝着自己攻击了过来,陈玄打算绽放出朱雀掌法,朝着后面退了两步,陈玄把朱雀玄气缓慢的汇聚在了拳头上面,见到李秋雨同样举着手掌朝着自己拍了过来。
  陈玄迅速踏步,朝着前方冲去,当两人的身躯撞在了一起之时,李秋雨的身体朝着后面退去,他们两人中间散现出来的强烈玄气,被陈玄的拳头直接给击碎,这次的较量,陈玄占据了上风。
  在看台上观盯着的诸多长老,同时对着陈玄投来了欣赏的目光。
  “这个小子不仅剑法非常强横,而且还有着这么强横的掌法,如果我没有看错,他刚才绽放出来的正是朱雀掌法。”
  “朱雀掌法想要修习非常困难,不仅仅要掌握这种掌法绽放的契机,而且还要完全熟练这种掌法的修习法门,没想到这个小子居然已经完全掌握了掌法的第一重!”一名白发苍苍的长老赞叹道。
  这正是南宫长老,他清楚陈玄的体内有着一种非常古怪的玄力,在这大陆之上也从来都没有过发现那么邪魅的力量。
  唯一和陈玄实力接近的就是妖魂,只有妖魂可以利用魔兽的力量,而陈玄体内的妖魂散现出来的气息远远的比一般的妖魂要强大的多,甚至让南宫长老以为陈玄真的是一只传说的魔兽。
  “这个小子现在还没有用出了全部实力,我总感觉他现在还在隐藏实力。”另一名长老说道。
  在诸多武者的呼叫声之中,在比武场上面,李秋雨渐渐的抬动着双臂,刚才他被陈玄给击飞了出去,使得他整个双臂都有一些酸麻。
  “哼!陈玄!没想到你居然还会这种掌法,之前我都没有见你使出来过,看来你还藏着大量的绝招没有用吧。”李秋雨说道。
  陈玄笑了笑,苦笑道:“这个只不过是我在近一个月学会的。”
  李秋雨说完,再次举着手中的剑刃朝着陈玄冲了过来。
  李秋雨虽然是一个女孩,但是也不会轻易服输,陈玄的实力出乎了李秋雨的意料,但是李秋雨依旧想要证实实力。
  自从上次李秋雨受了伤之后,他现在就迫切的想要提升修为,甚至还把陈玄当做了目标。
  轰隆!
  演武场上面再次现出了一声强烈的爆炸,李秋雨轻咬银牙,绽放出来秋水剑法,一股淡淡的波纹从他的剑刃上面浮现了出来。
  陈玄毫不犹豫的绽放出了燎原剑法第二重,右手还握着拳,火焰还缠绕着他的双臂,陈玄的四周一阵烈火不断的环绕着,刚才陈玄完全有实力绽放出燎原剑法第二重。
  不过陈玄并不打算对李秋雨用出这招,因为燎原剑法第四重具备着非常强横的杀伤力,这是他的杀手锏。
  云叶门同样是以实力为尊的地方,见到陈玄现在已经逐渐压制住到李秋雨,围观的诸多武者纷纷对着陈玄现出了一声声惊呼。
  这群武者高喊着陈玄的名字,虽然刚开始他们感觉陈玄获胜的把握不是很高,但是陈玄现在已经逐渐占据了上风。
  一个多时辰,陈玄已经压制住了李秋雨,轻轻挥舞着手中的剑刃,身体漂浮在了空中。
  没想到这时候,李秋雨猛然抬起了手中的武器。
  “我输了。”李秋雨冷冷道。
  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的战斗,李秋雨已经耗费了很多的玄气,他清楚自己现在不是陈玄的对手,所以直接认输。
  “战斗的获胜者是陈玄!”
  当陈玄从比武场上面走下来之时,众多武者都对陈玄投向了赞赏的目光。
  “看来你现在就要跟南宫寒战斗了,不清楚你有没有信心?”李秋雨同样走了下来,对陈玄说道。
  众多武者都把目光放在了陈玄的身体之上,陈玄闻言,轻声道:“不试试怎么清楚?”
  听到了陈玄的话,围观的几个武者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南宫寒在之前的比武就拿到了第一名。
  如果是陈玄之前说出这种话,他们一定会感觉陈玄的性格非常狂妄,但是现在陈玄已经展露出了这种实力,所以他们感觉陈玄有资格那么说。
  演武场的上面,依旧热闹非凡。
  与此同时,在陆羽山脉之中,宇文元此刻正在赶往陆羽城的路上,他的眸子散发着一种阴森的神色,身体之上带着骇人的气息。
  “陈玄,我看你能嚣张多久!”宇文元现出了阴森的神色。
  宇文元自然就是宇文家族的一名弟子,自从陈玄击杀了宇文都之后,他就从魄罗门那里学到许多可以迅速提升修为的方法。
  现在的宇文元不仅仅修为得到提升,而且还学习了一门非常强悍的功法,他对自己现在的实力非常有信心,自认为这次可以把陈玄给杀死。
  “不过我这次已经错过了云叶帝国比武大赛,这样也好,如果能被我碰到他,一定要把他给杀掉!”宇文元冷冷道。
  在来到云叶门的路上,宇文元在陆羽山脉的路上碰到了一个实力强横的魔兽,但他只是轻轻握紧了拳头,正当玄气从他双臂上面的剑刃上面散现出来,直接把魔兽给击杀。
  魔兽的修为明显达到了神君七重巅峰境界,可是却禁不住宇文元的一击。
  “看来师傅给我的这手环确实能让我的修为增加许多。”宇文元自信道。
  在云叶门的比武场之上,所有的武者都在惊呼着。陈玄展现出来的实力,足以和南宫寒持平。
  围观的诸多长老们,也都在关注着陈玄,他们想要从陈玄身体之上发现妖魂所带来的强横攻击。
  南宫长老再次站了出来,对着台下的诸多武者说道。
  “现在战斗已经到了最后一轮,他们两个人的战斗,就会决定出丙级区域之中的第一名,这场战斗,南宫寒和陈玄!”
  话音刚落,看台下的大量武者,再次现出了一声声惊呼。
  陈玄走到了演武场上面,南宫寒脸上露出了阴冷的微笑,盯着对面的陈玄说道:“没想到,只是过了几个月,你的修为居然再一次提升了。”
  陈玄轻轻点头,接着说道:“我们就不用再浪费时间了。”
  南宫寒脸上露出了狂热的笑容,说道:“好!”
  猛然之间,演武场的上面,两阵强横的气息猛然间出现,直接席卷了整个云叶门之中,陈玄和南宫寒的身边涌现出了强横无比的玄气。
  陈玄的脸上被一阵烈火给包裹着,仅仅只能看清楚他的,面容无数的武者都睁大了眸子,盯着演武场上面,他们可不想放过这场精彩绝伦的战斗。
  “上次我也看过了你的战斗,发现你运用的是朱雀玄气,既然这样,那我就好办了,我这寒冰剑法可以直接击破钢铁和火焰,不清楚你制造出来的火焰有没有那么强横。”南宫寒手中握着一把剑刃,淡淡说道。
  听到南宫寒的话,陈玄立即调转起了周身玄气,燎原剑猛然浮现。
  “我也非常好奇,南宫寒的寒冰剑法能不能击破他的火焰?要清楚这寒冰剑法的杀伤力可是非常强横的,如果全力绽放,肯定能击破陈玄的朱雀火焰吧!”
  “我听说这种破冰剑法总共有四重,但是每一重的威力都极其强横,如果学习到了第四重,甚至可以让杀伤力翻好数百倍,不清楚陈玄还有没有什么后手,如果他依旧是想之前那样,恐怕就不是南宫寒的对手了!”
  看台上面,几名云叶门的长老不断的交流着。
  南宫寒手中握着的那把剑刃,名字就是寒冰剑,具备着非常强横的威力,而且也是一把稀有的剑刃。
  猛然之间,随着南宫寒轻喝一声,他手中的寒冰剑,瞬间绽放出了一层剑气,剑刃之中现出了一阵阵剑鸣之声,在他的剑刃上面,开始汇聚出了一阵强横无比的玄气烈火。
  他直接绽放出了寒冰剑法的第四重,足以说明对陈玄的重视,而且他非常自信,只要他能绽放出第四重剑法,就能直接击败陈玄。
  见到了天空之中朝着自己攻击过来的煌煌剑气。陈玄的脸色同样开始凝重了起来。
  “他手中的那把剑刃恐怕不是一般的武器,而且还能让他的功法发挥出更强大的威力。”
  没有继续思考,陈玄迅速的挥击出了朱雀之力,朱雀之声从他的身体之上散现出来,在天空之中,两人碰撞在了一块。
  轰隆!
  两人的身体双双退去,陈玄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体,但是南宫寒已经在一次朝着他进攻的过来。
  见到两个人碰撞在一起,围观的武者再一次议论了起来。
  “快看,陈玄居然挡住了南宫寒的一次攻击,不过我感觉他还不是南宫寒的对手,毕竟他来云叶门的时间依旧是太短了。”
  “你这是在说什么?我倒是感觉给陈玄一段时间,他肯定能超过南宫寒,难道你不清楚他进入神君五重境界用了多长时间吗?而且他的修为还就只有神君五重而已,如果他能进入神君七重,南宫寒也不是他的对手!”
  没有理会诸多武者的议论声,陈玄紧紧的握住了拳头,朱雀之力覆盖了他的双臂上。
  在和南宫寒战斗之时,陈玄一边挥舞着燎原剑,一边用拳头绽放朱雀掌法。
  陈玄低喝了一声,直接绽放出了朱雀掌法,配合着燎原剑法,这演武场上面已经被火焰给覆盖住。
  南宫寒脸色微微变化,陈玄现在已经改变了比武场的形貌,他脚下一滑,险些摔倒,所以南宫寒直接漂浮在了天空之中,朝着陈玄攻击了过去。
  天空之中出现了一股强横无比的剑气,陈玄一剑挥出,红色的朱雀之力就环绕着他的拳头,朝着南宫寒进攻而去,陈玄这一次配合着掌法,让他的攻击发挥出了更强横的杀伤力。
  燎原剑法第四重绽放而出,陈玄丝毫没有藏拙,他清楚南宫寒的实力非常强横,甚至已经可以媲美神君九重境界的高手,如果陈玄在藏拙的话,很有可能就会被南宫寒给击败。
  在天空之中,强横的朱雀灵气覆盖着。
  轰隆!
  南宫寒同样绽放出了功法,他双手捏着复杂的法印,一股冰霜直接轰击到了陈玄的火焰之上,霎那间把陈玄的火焰给击个粉碎。
  陈玄感感觉到,南宫寒的这种功法的威力非常强横,如果他被这冰霜给冻中的话,很有可能就会直接被淘汰。
  震惊了一会,陈玄便加大了攻击力度,一阵阵朱雀玄气从他的手中挥舞而出,天空之中一股股红色的朱雀之力,猛的朝着南宫寒进攻而去。
  所有人都目瞪口楞的盯着这一幕,一股燎原剑气,直接朝着南宫寒的冰霜撞击了过去,南宫寒的身体非常快,就如同冰霜一般,眨眼之间就已经接近了陈玄的身体。
  这场战斗注定会载入云叶帝国的史册之中。
  陈玄和南宫寒代表了这一代云叶帝国之中天赋最为强悍的两名修炼者,所有长老都密切的关注着他们两个人。
  天空之中,冰霜闪过,南宫寒的速度已经发挥到了极致,来到了陈玄身边之时,顿时举起了手中的剑刃,朝着陈玄刺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