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诸天尽头 >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黄道十二绝啸

  圣域中,艾娥身着蛇夫座黄金圣衣,只觉其轻若无物,完全没有金属的沉重和僵硬感。
  人性好美,男女皆是如此,但艾娥身着圣衣之后,却没有找一面水镜查看,她惊于圣衣传导而出的力量,只觉一阵不可思议。
  强大的力量温暖如同阳光,经由圣衣传导至四肢百骸,艾娥伸出双手微微握拳,轻易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凝聚在指尖。
  脑海中想起罗素之前说过的话,圣斗士的拳可划破天空,脚可以踢裂大地,更加不可思议了。
  “这种力量……那家伙竟然不是在吹牛!?”
  艾娥美目瞪圆,承认圣衣可以赋予普通人媲美神明的力量,因为她自己就是个三流神,参照自身做对比,孰强孰弱显而易见。
  几道神念在高空来回扫过,奥林匹斯山上,不少神明对罗素捣鼓出来的圣衣兴趣浓厚。
  自带星图特效,在无人操控的情况下也可驱散神威,巩固圣域不受侵袭,怎么看这十三件圣衣都不是凡物。
  事实上,众神最感兴趣地,当属罗素身上那件太阳神战衣。
  和权柄密切呼应,再直接点,太阳神战衣就是太阳神权柄的延伸,是权柄具现化后的实物。
  神物在前,众神皆是蠢蠢欲动,慑于罗素凶残的战绩,仅有少数几个敢打他的注意。
  罗素对阵波塞冬,开战之前放下的狠话,他们听得一清二楚。
  谁敢动他的东西,就把谁一家老小挂在天上。
  这里要说一句,阿瑞斯已经从天上下来了。
  赫拉苦苦哀求宙斯,阿瑞斯身为战神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一直是宙斯坚定的拥护者,他已经承受了惩罚和屈辱,不该永远被囚禁在星辰之中。
  宙斯心中不愿,但赫拉说得也有道理,想想阿瑞斯少年时聪明懂事,一时心软,便溜上天空,将其从禁锢中释放出来。
  结果很糟,阿瑞斯满身二代神王克洛诺斯的味道,宙斯看了就火大,劈头盖脸将其一顿臭骂,而后赶至天后神殿,没有他的允许,阿瑞斯不得外出。
  罗素对波塞冬放下狠话,众神心里清楚,这些话是对他们说的。
  若是有谁想趁罗素不在,偷抢一两件圣衣,要先确定自己是否受得起罗素的报复。
  众神们捋了捋,决定按兵不动,等波塞冬和罗素打完了再说。
  这一看,顿时心惊万分,在没有使用雷霆、黑暗、大地力量的情况下,罗素单挑波塞冬,稳中有胜。
  众神们自动忽略波塞冬权柄束手束脚,无法发挥全盛时期的力量,只看到罗素凭借太阳神战衣强大的辅助能力,打得波塞冬满头狗血。
  战斗还没结束,众神心头便一阵火热,想着战后和罗素套套近乎,找他帮忙量身制定一件战衣。
  傻夫夫的女神还在张大嘴巴看戏,直呼不可思议,聪明的女神已经开始梳妆打扮,并换上了漂亮衣服。
  再聪明点的,比如雅典娜,比如阿弗洛狄忒,已经驾车前往火神大殿了。
  罗素的话不宜轻信,两位女神都是心思玲珑之辈,决定先去赫菲斯托斯处探探口风,确认战衣是否由赫菲斯托斯锻造。
  如果是,先把她的战衣安排上,她们深信赫菲斯托斯绝不会拒绝。
  如果不是,阿弗洛狄忒无所谓,罗素新晋战神,正好过去溜达溜达,让其接阿瑞斯的班,收获战衣的同时,找个实力强大的情人。
  雅典娜有点所谓,直觉告诉她,罗素不怀好意,老实人赫菲斯托斯是首选。
  女神们有所行动,或是找到了行动路线,男神们两眼望天,思考牺牲一次值不值得。
  半晌之后,他们悟了,这事儿估计够呛。
  同时期待不怕死的勇士,出手抢夺圣衣,只要有第一个人出手并成功,他们就一拥而上,绝不含糊。
  没有等待太久,在罗素和波塞冬战斗结束之前,有人动手了。
  ……
  圣域上空,黑色空间漩涡张开,源源不断的黑雾自其中翻滚涌出,黑暗的中心区域,走出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
  哈迪斯!
  原本,哈迪斯不想蹚这趟浑水,坐看罗素和波塞冬打个你死我活,事后对战败方表示同情和惋惜,才是他的风格。
  可,罗素搭弓射箭,只两箭便射穿波塞冬的铠甲,让他有些坐不住了。
  他自知和罗素关系一般,想要借其手锻造冥王战衣,恐怕要付出不小代价,若是宙斯再从中作梗,他会是众神中最后一个拿到战衣的人。
  十有九八,新制的冥王战衣偷工减料,连波塞冬的都不如。
  求人不如求己。
  罗素还在和波塞冬交战,圣域空无一人,十……三件黄金圣衣无人看管,理应借一两件回去,研究其中的锻造工艺。
  哈迪斯面露冷笑,用宙斯的话,他的出发点是担心黄金圣衣被人偷走,故而带回冥界悉心保护。
  太阳神殿前,艾娥看到哈迪斯,顿时瞳眸一缩,剧烈危机袭上心头,下意识要逃离危险地带。
  余光瞥见十二件黄金圣衣,又不忍罗素一番辛苦,白白为他人做嫁衣。
  她闭目感应蛇夫座黄金圣衣的力量,璀璨金光升腾而起,背后显化出淡如薄雾的流动星图。
  艾娥顺应星图运行轨迹,引动缓缓成型的强大力量,如火山爆发一般瞬间宣泄,汇聚拳锋对着高空直挥而去。
  “咦?”
  金色流光奔袭而来,哈迪斯微微皱眉,眼眸闪烁黑光,将袭击自己的光束打散。
  浩荡神威如大海一样从天空压下,艾娥身躯僵硬,只觉身边的空间被哈迪斯操控,牢牢压制她的身体,动弹一下指尖都无比困难。
  差距太过悬殊,靠一件黄金圣衣,根本无法弥补。
  哈迪斯禁锢艾娥便不再多管,取走圣衣尚有回转的余地,干掉艾娥就变得棘手了。
  他挥手卷下一片黑雾,凌空扩散成十二只黑色大手,狮子大开口准备将十二件圣衣一网打尽。
  黑色魔爪碰触圣衣的瞬间,金光强势反击,十二幅星图齐齐共鸣,律动连成一片,震散了汹涌而下的黑雾。
  哈迪斯看得连连点头,暗道果然有些门道,想要研究的欲望更加火热。
  就在这时,十二件圣衣悬浮飘起,脱离下方金色大箱,按照黄道次序环绕在艾娥身边。
  一道道刺眼流光组成巨大光幕,交叉纵横,掩盖身着蛇夫座圣衣的艾娥,同一时间,一股毁天灭地的庞大气息在她身上升腾而起。
  “这是……”
  “太阳神!?”
  哈迪斯瞬间察觉不妙,以艾娥的能力,无法驾驭这股庞大的力量,圣衣又是死物,不可能主动攻击。
  唯一的可能,是罗素在十三件圣衣上做了手脚,只待有人抢夺圣衣,予以致命一击。
  “有点意思!”
  哈迪斯嘴角微勾,换成别的神明,此刻已经知难而退了,但他是冥界之主,罗素人不在场,他岂有主动退避的道理。
  黑色铠甲浮现身躯,哈迪斯背后张开火焰缭绕的黑翼,黑色大手再次压下,放大至遮天蔽日,连同太阳神殿一起笼罩。
  金光中,艾娥面色凝重,紧张和惧意烟消云散。
  金光和星云在其周边荡漾涟漪,看似毫无规则,却以着极其玄奥的轨迹运转,她顺着十三幅星图的指引,双手抱拳直指天空。
  “黄道十二绝啸!”
  ……
  “黄道十二绝啸!”
  大海之上,罗素双手抱拳,高举至头顶。
  太阳神战衣散发神光,燃烧成烈焰熊熊的火团,而后急速膨胀。
  从远方看去,一轮烈日悬浮海面,惊人高热爆发侵袭,蒸干漫无边际的海水,使其尽数化作灰烬。
  遥遥相对的远方,拖拽战车的飞马响鼻不停,似是在提醒主人尽快离开。
  波塞冬心头微颤,这一刻,他和马持有同样的想法。
  为时已晚!
  猛然间,熊熊火势急速收缩,回归太阳神战衣,在罗素高举的双手上,星星点点的白光飞快扩张而出。
  一副浩瀚星图铺开在天地之间,波塞冬四下看去,无限星辰尽在脚下,无一处可以逃脱。
  他没有丝毫犹豫,三叉戟横举在身侧,催动海洋漫天而起,欲要将天上的星辰淹没。
  声势隆隆,万里之外清晰可闻,诡异的是,在这浩瀚的星图之中,却一点声响都没有。
  面对大海的压迫,星光点点定格不动,一道道丝线连通,点缀数颗星辰构建成简单粗暴的星座图形。
  白羊、金牛、双子、巨蟹、狮子……
  十二星座环绕太阳神战衣,以黄道运行轨迹逐一点亮,群星绽放,光芒一瞬之间弥漫天际。
  波塞冬隐约看到罗素高举的双手落下,目标正是自己,想都没想,一脚踹飞自己的爱马,将征战多年的战车挡在身前。
  紧接着,他挣脱身上算不上是铠甲的铠甲,神力串联,重组成盾牌,单手举起护在身前。。
  最后,他横举三叉戟在胸前,疯狂催动神力,准备硬抗这毁天灭地的一击。
  白光闪烁,奔流不息,以浩瀚无垠之势,吞没波塞冬所在的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