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在无数太监小说世界当主角 > 第12章 被鄙视的老铁 已签约

  老铁哭了。
  哭的十分伤心……
  “牧之,她居然是一个嫌贫爱富的女人。”
  “淡定。”
  “她太让我失望了。”
  “没关系,等她知道你的身份后,她会想死的。”
  不然也不可能给我提供1000人品值了。
  这才是开始。
  又是一个产粮大户啊。
  “我要让她后悔。”
  “简单,只要你公开身份,她立刻就来跪舔你,不过你觉得那样有意思吗?”
  如果是牧之的话,肯定会说特别有意思。
  他就是这样一个肤浅的男人,装逼打脸,人生乐事也。
  但铁林不一样,铁公子是一个脱离的低级趣味的人。
  在听到牧之的话后,他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沉声道:“牧之,你说的对,那样做没意思。我要凭借自己的才华青云直上,让她明白什么叫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牧之:“……”
  一旁竖起耳朵偷听的凡凡和鲲鲲:“……”
  凡凡和鲲鲲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怀疑铁公子智商的意思。
  你一个富二代玩这一出,这不是有毛病吗?
  还是牧之和铁林关系最好,用力的拍了拍铁林的肩膀,认真道:“加油,我看好你。”
  “我也看好我自己。”
  ……
  “要换掉甄纯吗?”牧之问道。
  铁林摇头:“算了吧,已经拍了不少了,换了她经费就不够了,而且太麻烦。就让她跟着我们剧组,我要让她亲眼看到我是怎么成功的。”
  甄纯回来拿手机,正好听到了铁林的话,嗤笑道:“那我这辈子可能都看不到了。”
  铁林握紧双拳,脸色逐渐涨红。
  甄纯看了牧之一眼,脑海中出现了凡凡对她说的话:
  “这个剧组里张导才是老大,铁林不过是抱了张导的大腿才走了狗屎运当上的导演。不过两人的关系并不好,张导其实看铁林很不顺眼。如果能够落铁林的面子,张导肯定乐见其成。”
  她本来对凡凡的说法半信半疑,但看牧之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了善意,并没有为铁林出头的意思,顿时放下了戒心。
  如果是正常情况,牧之肯定要为兄弟站台,现在牧之不发一言,不就是鼓励我打压铁林吗?
  甄纯脑补了一堆,然后脸上的表情就更加不屑了:“刚才离得远,好像听到了你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对吧?”
  “是又怎么样?”铁林扬着脖子大声道。
  甄纯又瞥了牧之一眼,牧之还是温和赞赏的笑容,让甄纯彻底一条道走上黑了:“导演,我说你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这么弱智?这种网络小说的智障情节你居然都信,真可怜你的智商。我告诉你吧,现实是你少年穷,中年穷,晚年依旧穷。”
  KO!
  铁林张大嘴巴,指着甄纯,身体微微颤抖。
  凡凡和鲲鲲也对甄纯的毒舌功力有些目瞪口呆。
  以两人的情商,根本无法理解有人会当面这么撕破脸。
  他们只能对甄纯致以最真诚的膜拜。
  牧之的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
  【甄纯人品值+1000。】
  真产粮大户没跑了。
  想到这里,牧之看向甄纯的眼神更温和了。
  偏偏甄纯是个很有眼色的女人,接收到牧之的暗示之后,精神大振。
  在甄纯心中,这个剧组只有牧之是不能得罪的。只要交好了牧之,一切都不是问题。
  从牧之的表现看,凡凡没有骗她。
  她将铁林踩的越狠,牧之就越高兴。
  既然如此,她还顾忌什么?
  “导演,人贵有自知之明。你多照照镜子吧,就你这副尊荣,又没钱又没脸,还想混出头?下辈子吧。”
  “不和你多废话了,王老板晚上约我唱K。知道王老板是谁吗?知道人家有多少钱吗?知道人家给我买一个包够你几年的生活费吗?算了,告诉你你也不懂,你对有钱人的生活一无所知。”
  “走了,各位再见。导演,以后拍戏就好好拍戏,别骚扰我了,再骚扰我会报警的哦。”
  甄纯扭着小蛮腰,唱着小情歌,很是愉快的离开了片场。
  留下铁林、凡凡和鲲鲲三人在风中凌乱。
  牧之倒是很淡定。
  虽然甄纯的战斗力让他也很是惊喜。
  他只是有些担心铁林会不会受到的刺激过大。
  “老铁,你没事吧?”
  怎么感觉铁林身体颤抖的像得羊癫疯了呢?
  “没……没事。”铁林的眼眶红了,嘴里喃喃自语:“奇耻大辱,她居然敢如此辱我。”
  “没关系,今天她对你爱答不理,明天你让她高攀不起。”
  “牧之,你果然懂我。”铁林的眼睛更红了。
  刚刚被自己爱慕的心上人打击,现在好基友就送上了鼓励。
  果然还是基友更值得信任。
  女人都是大猪蹄子,没有一个好东西。
  老铁开始偏激了。
  不过这不重要。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牧之,她激发了我的斗志。”
  “所以你决定公开身份打她的脸?”
  “不,我决定用才华打她的脸,让她明白,这个世界上钱不是最重要的,才华才是。”
  噗通!
  鲲鲲突然摔倒在地。
  牧之和铁林都看了过去。
  鲲鲲十分尴尬,解释道:“我被铁公子的豪言壮志感动了,佩服的五体投地,不能自己。”
  虚伪。
  鲲鲲自己骂自己。
  但是铁林的脸上出现了笑容:“谢谢,我会努力的。”
  凡凡有些吃味。
  早知道自己也摔一跤了。
  牧之很淡定,随便他们争宠。
  朕一日不死,尔等都是备胎。
  “老铁,真的不换掉她?”
  “不换,我不是公报私仇的人。”
  “也不告诉她你的真实身份?”
  “不说,我靠的不是我爸妈,而是我自己的才华。铁公子的身份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铁导演的身份才值得骄傲。”铁林目光坚毅,掷地有声。
  “好。”鲲鲲和凡凡一齐鼓掌。
  然后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对方的鄙视。
  “你丫真虚伪”。
  这是他们共同的心理活动。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心理活动:
  “铁林真智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