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在无数太监小说世界当主角 > 第39章 拍摄完成

  搞定了徐争之后,《我不是药神》的剧组其实就已经搞定了。
  这部电影所有的演员,也只有现在的徐争是不缺戏拍的,其他演员能有戏拍就不错了,不存在挑三拣四的。
  牧之的橄榄枝发过去,他们立刻就接了。
  铁林那边也很顺利,毕竟是铁王座的公子,想开一个公司再简单不过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东风是牧之的导演能力。
  之前他只是跟着铁林一起拍过《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要是这样就能拍好《我不是药神》,他估计是真的天纵奇才了。
  牧之:“系统,我是天才吗?”
  系统:【宿主,你是不是,心里没点数吗?】
  牧之:“我觉得我是。”
  系统:【……】
  让自己不尴尬的办法就是让对方尴尬。
  牧之:“让我变成天才需要多少人品值?”
  系统:【不入流导演经验,需1万人品值兑换;
  三流导演经验,需10万人品值兑换;
  二流导演经验,需100万人品值兑换;
  一流导演经验,需八百万人品值兑换;
  顶尖导演经验,需两千万人品值兑换。
  宿主现在人品值充足,可以自由选取。】
  牧之没有立刻做出选择。
  “不入流导演是什么级别?”
  系统:【铁林和毕导的级别。】
  牧之:“……毕导会发你律师函的你知道吗?”
  人家怎么说也是北大毕业的博士,怎么就不入流了?
  不就是拍了一部《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吗?
  “三流导演呢?”
  系统:【郭景明级别的,包括大部分港台导演。】
  牧之眨了眨眼睛。
  “小四级别这么高?”
  系统:【其实《小时代》四部曲综合评分在五分左右,高于王佳卫导演喜欢的《摆渡人》。】
  “你这黑的就有点过分了吧?不过《小时代》的评分居然有五分?”
  【郭导的水平比起快乐家族、德云社那帮人来说,还是要强很多的。甚至很多港台的知名大导演拍出的电影评分也就是四五分,抛开偏见和滤镜,他们和郭导已经是一个水平的了。】
  行吧。
  你是系统你牛逼。
  不过三流导演的水平显然也是不够拍《我不是药神》的。
  “二流导演在什么档次?”
  系统:【现在的陈楷歌、冯晓刚就属于二流导演。】
  牧之听不下去了:“这可是公认的顶尖大导演。”
  系统:【那是以前,时代变了。】
  牧之无言以对。
  好像他们确实已经很久没有拍出过这个时代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电影了。
  时代洪流滚滚向前,当初的风云人物,很多都已经成了时代的眼泪。
  《我和我的祖国》由七个导演共同拍摄,横跨老中青三代,一人拍一个故事。如果要评选哪个导演拍的故事最好看,肯定是有争议的,但如果要评选哪个导演拍的最差,基本没有争议。
  陈楷歌的《白昼流星》,就是最差的那个故事。
  陈导出道即巅峰,然后就开始下滑,到现在还没滑落到谷底,只能说当初的巅峰确实高。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说二流导演已经到了这个档次的话,那他兑换二流导演经验基本就足够拍摄《我不是药神》的了。
  系统:【二流导演经验值的确已经足够拍好《我不是药神》了,不过二流导演最大的问题就是自嗨严重,自我表达过多,对观众不友好。宿主想尽善尽美,最好还是对自己的要求高一点。】
  牧之:“行吧,反正我人品值最近富裕,一流导演在什么层次?”
  系统:【陈思城这个档次。】
  牧之的表情很复杂:“系统你给的答案总是这么出人意料。”
  系统:【陈老师虽然花边新闻有点多,但人家确实有才,难能可贵的是陈老师懂得控制自己,不在电影中掺杂太多私货,老老实实的拍商业电影,这是很难得的。相比之下,徐争就做的不如陈老师,明明想赚钱,非要往文青了搞,导致电影不伦不类,这也是囧系列最终不如唐探系列的最大原因。】
  这样说也确实有道理。
  囧系列的起步是远比唐探系列要成功的,《泰囧》当初是压着《1942》打,徐争踩着冯晓刚成为了内地第一个电影票房破10亿的大导演,一战封神。
  然后徐争就飘了,《港囧》放弃宝强启用包呗尔,在电影中贩卖自己的文青私货,导致《港囧》口碑大降。
  《囧妈》则更进一步,导演表达的意图太过强烈,导致笑点几乎没有,但剧情并不深刻,除了徐争自己爽了以外,观众们并不买账,评分只有6分,刚刚及格。
  囧系列到此终结,可谓是高开低走。
  而唐探系列低开高走,第一部《唐人街探案》票房虽然不算特别高,但是积攒了良好的口碑,第二部票房直接飙升到了三十亿俱乐部。
  相比徐争,陈思城确实懂得克制自己,喜剧推理电影,就奔着搞笑和推理去,不玩深度,不玩文青,观众喜欢看什么就拍什么。
  这在导演当中,是很难得的。
  曾经徐争拍《泰囧》的时候也是这样做的,但他只坚持了一部《泰囧》,而陈思城却一直坚持了下来。
  “顶尖导演又是什么档次?”
  系统:【拍文艺片的国师、斯皮尔伯格、詹姆斯·卡梅隆都属于这个档次。】
  “国师这么吊?”
  系统:【也是从前了。】
  也对,毕竟是国师,花国电影史上绕不过去的一座丰碑。
  《我不是药神》肯定是一部有深度的电影,但这部电影也很需要导演控制自己的表达欲望。
  这种电影,不能拍过度煽情的桥断,否则会引起观众的不适,一如大部分主旋律电影。
  克制,克制说教,克制煽情,克制导演的表达欲望,只要能将剧本拍出来,这部电影就肯定会是一部佳作。
  所以,导演不能太有想法,同时也需要有成熟的镜头调度能力和现场把控能力。
  这样说的话,二流导演不太行,陈楷歌就是那种典型的自嗨型导演,这几年冯晓刚也开始走这个路子了。
  “就一流导演经验值吧,顶尖导演经验值太贵了,也用不上。”
  闻牧野拍《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的时候,肯定也没有顶尖导演的境界。
  一流导演的能力,足够拍好《我不是药神》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
  两个月后,《我不是药神》剧组正式杀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