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在无数太监小说世界当主角 > 第28章 愤怒的程浩

  心好痛。
  程浩想杀人。
  但是不等他杀人,电话又响了。
  华文集团大boss华英雄。
  “华总您好。”程浩赶紧问好。
  但华英雄显然没有心思和他客套。
  “程浩,《神雕侠侣》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情居然都传到华总那里了。
  念头一闪即逝,程浩解释道:“华总,这件事情我也是猝不及防,没想到张牧之会写这样坑爹的剧情。”
  华总的声音极其愤怒:“现在正值华文小说网上市的关键时刻,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你们。现在这件事情一出,读者怨声载道,谁还敢看好华文的股价?程浩,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抓紧时间处理好这件事,否则你就准备辞职吧。”
  不等程浩再解释,华总就挂断了电话。
  程浩握紧手机,满腔怒火无处发放。
  牧之选的时间实在是太毒了。
  如果是其他时间,一本小说有个原谅帽剧情而已,翻不起什么波浪。
  但是现在,华文小说网处于上市的关键时刻。
  而《神雕侠侣》正是华文小说网目前最大的核心竞争力。
  一旦《神雕侠侣》崩了,华文小说网也就崩了。
  想到这里,尽管程浩想捅死牧之,但他还是按捺住了怒火,给牧之去了一个电话。
  然后,没通……
  【程浩人品值+100。】
  牧之看到是程浩的来电,用屁股想都知道程浩为什么打过来,直接就挂断了。
  “怎么不接?”铁林问道。
  “程浩的。”
  铁林懂了。
  拍拍牧之的肩膀,铁林鼓励道:“牧之,我支持你。”
  “你支持个屁。”铁战怒吼,然后就开始集火牧之:“为什么要让小龙女被玷污?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陈阳坐在沙发上,也用危险的眼神盯着牧之。
  昨晚铁战鸡儿邦硬的时候,她也发现了,最开始也极其期待。
  中年夫妻想要有生活是很难得的,好不容易铁战准备交公粮了,陈阳裤子都脱了。
  没想到铁战突然之间就萎了。
  然后陈阳一问,也怒了。
  她容易吗?上一次铁战交公粮的都是去年了。
  现如今因为牧之,她又失去了一次吃公粮的机会。
  陈阳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被铁战兴师问罪,牧之并不害怕。
  但是被陈阳用仇恨似海的眼神盯着,牧之有些吃不消了。
  铁战凶我可以理解,陈阿姨你搞什么鬼啊?
  牧之当然不知道发生在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
  他开始后悔挂断程浩的电话了。
  不过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牧之开始睁着眼睛说瞎话:“铁叔叔,你听我说,其实我全都是为了铁王座。”
  铁战:“……???”
  黑人问号脸。
  他怒极反笑:“你以为我是铁林这种白痴吗?”
  无辜中枪的铁林:“……???”
  “咳咳,铁叔叔,我真的是为了铁王座。我之所以写龙骑士这段剧情,全都是为了狙击华文小说网上市啊。华文想借助我的小说造势,我就把他们的老窝都给抄了。”
  “对啊爸,牧之是忍辱负重打入敌营,身在曹营心在汉。华文小说网虽然现在价值不高,但是小说是娱乐圈产业链的上游,囤积了大量的知名IP,一旦成功上市,必然是对华文集团的重大利好,甚至很有可能让华文集团一鼓作气超过我们铁王座。而牧之来了这么一出,对于华文小说网来说简直是致命一击。”铁林站出来为牧之解释。
  朋友一生一起走。
  牧之很感动。
  老铁是真朋友,以后一定不坑他了。
  铁战一脸不信:“骗鬼呢?”
  “铁叔叔,铁林说的就是我的想法。”
  “我信你个鬼。”
  铁战这种老狐狸当然不相信牧之会为了铁王座牺牲自己的名誉。
  他是铁林的爹,又不是牧之的爹。
  陈阳就更不信了。
  有些话铁战不好意思说,她好意思:“牧之……”
  陈阳一开口,牧之就心中一紧,直觉告诉他,陈阳今天对他意见很大。
  女人惹不起,有钱的更年期妇女就更惹不起了。
  好在这时候程浩的电话又打来了,让牧之长出了一口气,第一时间接通了电话,然后很自然的开始向外走。
  “程总,您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牧之大声道。
  程浩的声音火急火燎的:“张先生,您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写那种剧情?”
  “哪种剧情啊?”牧之装傻。
  “别装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程浩很生气:“你不知道这样写会让很多读者不满意吗?”
  “不会啊,我写的多现实。”牧之振振有词:“现在流行一句话您没听说过吗?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带点绿。程总,我这是在接地气啊。”
  “接你妹的地气。”
  这是程浩在心里骂的,他没敢直接骂出来。
  然后他就听到了牧之的致命一击:“程总,我听说当年华文集团之所以要收购您一手创办的小说网站,就是因为他看上了您女朋友,也就是现在华文集团的董事长夫人?”
  程浩的负面情绪+10086。
  牧之这件事情并不是随口胡说的,他确实听到过这种传言。
  而这个传言——是真的。
  程浩深吸了一口气,强行控制住自己和牧之同归于尽的念头,一字一句的说:“张牧之,改掉这段剧情。”
  “不可能。”牧之回答的很坚定。
  程浩的怒火淹没了理智:“你必须改,否则我开除你。”
  “程总,违约金你怕是赔不起哦。假如你和我解约,你要赔偿我二十亿,欢迎开除。”
  程浩:“……”
  “刚才是在开玩笑,张先生,为了您自己的前途着想,您也必须要改掉这段剧情,否则读者不会为这本书花钱的。”
  “没关系,反正我签的是买断合同,不是分成合同,读者于我如浮云,他们看书的钱又不给我。”
  程浩想死。
  “张牧之,做人不能太过分,你不改,我就让编辑强行给你改了。”
  “程总,您忘了您在签约新闻发布会上说的话了?我拥有绝对的创作自由,华文不会做出任何干预小说情节的事情,否则视同违约,也要赔偿我二十个亿哦。”
  啪!
  程浩把手机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