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制药师系统 > 第001章 变异蚜虫

  2018年春,华国,苏东省江州市。
  生化环材,一向被称为“四大天坑专业”。
  但周文觉得这句话其实不准确,就像什么“四大天王”、“四小花旦”之类的,弄个组合出来,更多是为了博人眼球,或者噱头。
  应该说这几个专业里,唯一的天坑就是排在首位的生物。
  后面几个不过是凑数的。
  生物是真·坑。
  其他几个专业好歹还能找到对口方向,而生物连个几把对口专业都找不到。
  咋一看,和生物对口的东西好像还挺多的,什么化工啊,医学啦,制药啊,化妆品啦等等。
  可是你看看,化妆品或者化工厂,人家只要学化学或者化工的,医院那肯定只要学医的,制药厂当然也是化工或者药学的优先。
  生物学了半天,就是个四不像。
  毫不夸张的说,四年生物学下来,周文觉得和高中毕业时几乎没有区别。
  他是江州大学生科院(生命科学学院)大四生,专业:生物技术。
  当初他是因为分数不够才调剂到生物系的,结果又被一个拥有着崇高科学精神的学长给忽悠瘸了,没有早点转专业。
  早知道学生物前途一片黑暗,他宁愿选第二志愿或者重考去。
  他家庭条件并不好,爸妈辛辛苦苦供他读大学,本指望他出人头地的,可惜他们并不知道生物根本没有钱途,他也没敢跟他们讲。
  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眼看着即将毕业,周文现在也是非常焦虑,应聘了十几家公司,全部失败,回头只能先找个工作对付着糊口,然后尽快转行吧。
  销售、IT、金融都行。
  实在不行就去搞自媒体,或者直播。
  话说他长得还算清秀,化个妆,穿个JK制服、死库水什么的,然后滤镜磨皮变声器一开,说不能也能成直播圈大佬呢。
  反正现在这个社会,女装不问出处。
  ……
  早上七点,周文来到了实验室大楼。
  现在实验室连他在内,总共只剩下7个人了,其中4个还经常处于失联状态。
  要不是毕业证还没拿到,他也想失联了。
  在更衣室里换好实验服,经过简单消毒后进入了实验室。
  偌大的实验室里空荡荡得,一个人都没有。
  周文戴好橡胶手套后开始有条不紊的忙碌了起来。
  把那些待会需要用到的实验器皿,像枪头、玻片、研钵、试管、培养皿等等,清洗后放到灭菌锅和超声波清洗机里进行消毒。
  等待的时间里,看看视频,刷刷段子,最后玩起了欢乐斗地主。
  靠着送的3000欢乐豆和记牌器,一个小时后居然赢到了11万。
  结果又被一把送回了老家。
  周文:“*&……%¥#@%¥#”
  就在这时,Timer“滴滴”的叫了起来。
  他收起手机,戴好橡胶手套后来到隔壁房间,从超低温冰箱里面取出试管,把里面冰冻的蚜虫倒入研钵。
  他的导师是研究水稻蚜虫防治的,课题方向是怎么通过基因遗传手段,让雌性水稻蚜虫断子绝孙,无法生育下一代?水稻蚜虫可以孤雌繁殖。
  不过目前主要还是研究怎么利用生化手段,从肉体上消灭蚜虫。
  毕竟导师要恰饭的啊。
  取过液氮瓶,舀了一勺子液氮倒入研钵,刹那间,研钵里面就像煮沸的开水一样,“咕嘟咕嘟”的冒着冰冷的寒气,迅速收走蚜虫以及研钵中自带的热量。
  之所以冰冻后还要倒液氮,目的是让蚜虫细胞组织迅速冷冻晶化,有利于细胞破碎。
  盖好液氮瓶后,周文拿起旁边的钵杵准备研磨。
  不过就在这时,他看到研钵里面有一只褐色蚜虫,居然在液氮里“游泳”。
  周文揉揉眼睛,以为自己昨晚熬夜投简历,眼花了呢。
  在-100°的超低温冰箱里冰冻了24小时,又被浸泡入-190°的液氮里,这他妈的还不死?
  不过周文很快发现,他眼睛没有花,跟跳蚤差不多大小的褐色蚜虫,真得在液氮里游泳。
  “卧槽——”周文眼珠子差点没惊掉,这他妈是水稻蚜虫?
  怀着忐忑、紧张的心情,他用手里的钵杵去碰了碰这只“变异蚜虫”。
  让他没想到的是,液氮里的变异蚜虫竟然顺着钵杵迅速爬了上来,眨眼间已经爬到了他的手背上。
  然后在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变异蚜虫两只类似口器的细小触须,在他手背上狠狠扎了一下。
  “我尼玛——”周文骂了一句,然后拼命甩手。
  “啪”的一声,手背上的“变异蚜虫”被甩到了操作台上,血肉模糊,死得不能再死了。
  周文看了眼手背,没有红肿流血迹象。
  刚松了一口气,突然感觉眼前一阵发黑,紧跟着天旋地转。
  就在他倒下去的一刻,耳边隐约传来了几声惊呼声。
  “周文晕倒了……”
  “快打120……”
  “周文你怎么了,不要紧吧,快醒醒……”
  周文此时并没有昏迷,只是眼前一阵阵发黑。
  可是内心却极度恐惧,自然界中的病毒数不胜数,这个变异水稻蚜虫轻轻蛰一下就能让他昏厥,可想而知携带的毒性有多么猛烈?
  很可能拥有高度致死性。
  不过还好,他的担心并没有成真,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来得快去得快,很快他的视线便重新聚焦。
  一张大圆脸在眼前渐渐凝聚。
  是实验室负责人,也是他的同门学长。
  周文刚准备说话,哪知道眼前竟然出现一组诡异的全息蓝色字迹。
  【姓名:石磊。性别:男。年龄:25。职业:学生。身体状态:???精神状态:???】
  周文使劲眨了眨眼睛,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等他再看过去的时候,那组全息蓝色字迹依然清晰的浮现在自己眼前。
  “这……这是什么?”周文结结巴巴的说到。
  正托着他上半身的石磊,一边打电话,一边关心的说道:“你刚刚晕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周文没说话,惊疑不定的看向蹲在旁边打电话的女生。
  【姓名:林嘉怡。性别:女。年龄:24。职业:学生。身体状态:???精神状态:???】
  周文呢喃道:“见……见鬼了。”
  “你说什么?要不要帮你叫救护车的?”林嘉怡问了一句,而手机话筒里也正好传来医院接线员的询问声。
  回过神的周文,眼前那组全息蓝色字迹也紧跟着消失不见,他摇摇头说:“那个……不用叫救护车。”
  在石磊的搀扶下,周文从地上站了起来。
  晃晃脑袋,刚刚突如其来的症状全部消失不见。
  石磊看了眼操作台上还在冒冷气的研钵,关心道:“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来收拾吧。”
  想到被那只变异蚜虫咬了一口,周文担心刚刚的症状是被病毒感染后出现的幻觉,决定给自己做个血检再说,于是道:“不用不用,可能是有点低血糖。”
  “你确定?”石磊再次问到。
  “嗯嗯嗯,真得。”
  石磊见他坚持便没有强求,找了两块糖给他含着,然后和林嘉怡到旁边各自忙碌了起来。
  这边周文再次晃晃脑袋,确定没有问题后,先给自己测了个体温。
  体表:36.3℃。
  口腔:37℃。
  正常。
  然后用镊子把那只摔得稀巴烂的变异蚜虫尸体,全部捡取放到试管里面,送到超低温冰箱里冰冻,回头进行病毒检测。
  接着用一次性采血针给自己抽了一管血,准备做血检,突然眼前出现一幕更奇怪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