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制药师系统 > 第031章 散伙饭

  检测中心三楼。
  张曙光到标本处理组借给周文的实验室里看了一圈。
  这边的实验器材很简陋,就是一些电子秤、测温仪、湿度计、酸度计、蒸馏水器、培养箱等等。
  他带起手套随便翻检了一下。
  “这是在做……试剂?”
  张曙光的眼光很毒辣,随便看了看试验器材的配置,便猜到周文在干什么了。
  就在这时,标本处理组组长刘卫平经过,看到张曙光,惊奇道:“咦,张组怎么有空下来了?”
  张曙光笑了笑说:“没事,就是来看看我们组一个组员,这两天忙什么呢。”
  “谁啊?”
  “周文。”
  “噢,就是前两天会议上,林怀东组长提到的那个年轻人是吧?”
  “嗯,对。”
  刘卫平笑道:“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很有水平,昨天我跟老杨聊起时,他也是赞不绝口。”
  张曙光呵呵笑说:“有点小聪明罢了。”
  刘卫平摆手说:“不不不,这个年轻人是真有水平。
  老杨跟我说了,他绝对不是瞎蒙蒙对的,而是通过死者当时情况判断出来的,这个需要相当深厚的知识储备才能做到。”
  顿了一下,刘卫平笑道:“还有,我听说他提取的DNA浓度,比很多老手提取的都要高,扩增效果非常好,所以张组才破格录取他的对吧?”
  张曙光摆摆手说:“你不知道,这小子属猴的,最擅长的就是顺杆爬。而且特别喜欢没事找事,你看,这才来了没几天呢,给我惹出多少事来。”
  张曙光嘴上在贬低,实际上眉宇间满是笑容。
  刘卫平好笑说:“惹事怕什么,只要业务能力强,我欢迎他到我们组来惹事!”
  “呵呵,那可不行~这是我们组的专职实验员,他走了,我去哪再找……”
  ……
  周文回到综合实验室时,正好10点钟。
  魏兆功说:“刚刚准备打电话给你!DNA没了,你再做几株。”
  “嗯,好~”
  周文应了一声后,开始忙碌了起来。
  一边干活一边问道:“姜鹤轩他们哪去啦?”
  “在楼下呢。”说完魏兆功问道:“你这两天干嘛呢,都看不到你人影子。”
  “噢,忙一点私事。”
  “昨天许佳佳她们说,你编制下来了,是吗?”
  “呃……嗯。”
  “恭喜恭喜~”
  “呵呵~”周文笑了笑。其实他想说有没有编制无所谓,但是感觉有装逼的嫌疑,“改天请你们吃饭……不,还是唱歌去吧。”
  魏兆功哈哈大笑。
  周文说过,他现在对吃饭有阴影,总感觉会出事。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晚上怎么样?”
  “我正在设计毕业论文,等下个礼拜吧。”
  “那也行……”
  一边聊天,一边干活。
  午饭前,周文把DNA提取了出来。
  中午吃饭时,吴妍趁着没人的时候过来说:“你是住职工宿舍,还是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
  周文的编制虽然已经下来了,但是还没有签聘用合同。
  倒是待遇已经谈下来了。
  月薪7000,然后租房补贴600、吃饭补贴600,不存在加班费,也没有将近。
  当然了,工作也很轻松,基本上可以做到上一天玩一天,还不耽误礼拜天休息。
  遇到忙一点的话,最多加半天班。
  总之,一个礼拜三天八小时。
  很舒服。
  “住职工宿舍太拘束了,我还是住外面吧。”
  “行~这是你的工作证和饭卡,另外还有两套衣服跟资料室钥匙,回去了我拿给你。”
  “好!那这张临时饭卡给你……”
  两个人聊了一会之后,吴妍便先走了,周文也跟着离开。
  路上拿起工作证看了眼。
  姓名:周文。
  科室:检测中心。
  职务:PCR组实验员。
  周文笑了笑,然后把饭卡塞进工作证里面,顺手塞到口袋里。
  跟门诊部的医生不一样,检测中心的员工一般都不佩戴胸卡的。
  至于原因嘛,大概就跟华晨宝马抠标一样的心理。
  当然,周文没觉得比医生矮一头,只是人家都不佩戴,就他佩戴,显得有点奇怪。
  就在这时,他在裤子口袋里摸到一张硬质卡片。
  拿出来一看,是早上老太太给的工行卡。
  正好这时经过医院取款机,周文心里一动,“要不看一眼?反正我又没要,看一眼又不犯法。”
  想到这里,周文来到取款机旁边,看了眼卡号前三位和后三位,然后把卡插了进去。
  读取后输入密码。
  查询。
  等待了几秒钟后,页面跳转到了余额信息页面。
  余额:572864.19
  可用余额:572864.19
  ATM当日可取现余额:20000.00
  “个、十、百、千、万、十万……”
  周文:“………”
  周文真得没有想到,老太太居然这么狠,直接把一张几十万的银行卡给了他。
  惊讶之后,他倒是也能理解。
  白发人送黑发人,本来就是一件十分悲惨的事情,还要整日整夜的听着至亲的哀嚎声而无能为力,老太太内心该有多么的绝望和痛苦啊?
  所以老太太怎么感激他都不足为奇。
  只是这样一来,这个钱他就更不能要了。
  钱太多了,烫手啊。
  周文收起银行卡,转身离开。
  下午半天,他就待在吴妍小办公室里查看资料,为毕业论文做准备。
  晚上五点半准时下班。
  半路上张维打电话,说晚上请客吃“散伙饭”,原因是他找到实习单位了。
  这个没办法拒绝,周文只好答应了。因为今晚吃过了,基本上以后聚的机会就很少了,就像石磊,现在彻底失踪了。
  回到寝室洗漱了一番后,立刻赶往校外饭店。
  还是上次他请客吃饭的川菜馆。
  除了他跟刘玉坤,其他三个都带了家属,包括萧玲玲也在。
  开饭前,一个人姗姗来迟——徐双鱼。
  她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刺绣针织衫,下面是一条过膝的A字半身裙,透着一股小清新的味道。
  陈志远安排徐双鱼坐到周文旁边。
  徐双鱼也没有矫情,很干脆的坐了下来,还对着周文巧笑倩兮的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周文近距离看了她一眼。
  今天徐双鱼没戴棒球帽,一张精致无暇的脸蛋在灯光下看得更加清楚。
  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这丫头确实漂亮~”
  周文心里赞叹了一句,帮她倒了一杯养胃多,笑说:“你不问我开不开心?”
  徐双鱼余光瞄了瞄,见大家都在忙着点菜说话,小声说:“这还用问嘛,肯定非常开心啊,对不对?”
  周文勉强的点点头,“你是不是特意为我来的?”
  徐双鱼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狭长的眸子里满是傲娇的神色,“你好自恋噢。”
  周文刚准备说话,那边张维喊说:“你们俩别在那说悄悄话了,来,举杯共饮,欢乐在今宵!”
  “干杯~”
  “……”
  寝室里几个都是逗逼,所以这个所谓的“散伙饭”根本没有丝毫的离别情愫,很欢乐。
  吃吃喝喝,一个半小时。
  到了八点钟,陈志远也提议去唱歌。
  刘玉坤说:“老去唱歌有什么意思,去洗脚城吧。”
  然后鹿娘、张维都哈哈笑着同意。
  陈志远说:“行,那就去洗脚城。”
  萧玲玲幽幽的说:“好啊!你们男的去洗脚城,我们女的去嗨吧。”
  陈志远说:“你一个女生去什么嗨吧。别去~”
  萧玲玲说:“你们能去洗脚城,为什么我们不能去嗨吧?”
  陈志远说:“我们是男的,肯定吃了不亏。你们女的去嗨吧,那不是送给人占便宜嘛。”
  “……”
  眼看两人斗起了嘴,张维说:“算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洗脚城之旅泡汤。
  还是跟上次一样,周文和徐双鱼一块回校。
  不同的是,这次徐双鱼不用装瘸了,两个人并肩往回走。
  当进入校园后,城市的喧嚣和繁华彻底被隔绝在外,只剩下了静谧和幽雅。
  月华如水,清澈微凉,微风拂过脸庞,勾起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忧伤。
  徐双鱼:“喂,你在想什么?”
  周文:“我在想,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将来也不知道会便宜哪个王八蛋……”
  ——
  ps:对不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