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制药师系统 > 第024章 死亡

  生物创口贴的威力很强大,通过渗透抗菌,把侵蚀食道粘膜层最严重的一大片病毒给全部灭杀了。
  已经开始呼吸衰竭的刘总编,此时就像就快溺毙的人浮出水面一样,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野味馆老板,激动的差点没哭出来。
  地上这位客人刚刚都快要不行了,经过抢救后现在又能开始正常呼吸,也证明了周文确实有本事。
  要不是周围人太多,老板都想跪下来给周文磕两个头,以示感谢了。
  “是……是不是好了?”
  听到老板的话,周文面色严肃道:“只是暂时缓解罢了。”
  刚刚松了一小口气的老板,心“嗖”的一下又提了上去,感激涕零变成了胆颤心惊。
  就在这时,吴妍和许佳佳她们也都出来了。
  在知道情况后,吴妍她们都神奇的从口袋里掏出了口罩跟手套戴上。
  这才是真正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随后吴妍对围观的人群:“目前病人情况不明,可能存在感染风险,大家不要围在这里,快散开。”
  围观的人一听说有感染风险,吓得都躲远远的,不敢再在旁边围观了。
  随后她来到周文旁边小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是病毒感染?”
  “我猜的。”
  “……”
  这种事情可以靠猜的?
  可是事已至此,而且抗病毒贴膏起了效果,显然周文猜对了。
  没时间去追究抗病毒贴膏的成分,吴妍说:“还是需要尽快送到医院去诊断。”
  “我知道~”周文点点头。
  虽然食道里面的线状病毒被抑制了,但是口腔里面,依然存在大量病毒,生物创口贴里面蕴含的抗病毒药剂,根本辐射不到那里面,必须立刻送院治疗。
  “快点,把他抬下去,等救护车。”
  周文和姜鹤轩、魏兆功,再加上野味馆老板,四个人抬着这位刘总编下楼。
  临走前周文叮嘱吴妍说:“你跟海鲜城说,暂时不要使用厕所,那些呕吐物需要严格消毒。”
  吴妍点点头,“放心吧,我知道。”
  作为检测中心人员,业务学习第一课就是病毒防护。
  不管是不是真是假,只要怀疑都当真得处理。
  “请帮我联系一下海鲜城的工作人员……”
  海鲜城大门口。
  等周文他们下来时,120急救车刚好到。
  因为报的是病毒防护,下来的医生护士都是全副武装。
  把这位刘总编送上车后,周文也是爱莫能助了,接下来就看他自己运气了。
  而一块跟下来的刘总编同事朋友,一个个都开车跟了上去。
  野味馆的老板,看着“乌拉乌拉”离去的救护车,脸色非常难看,不过还是转头对周文三人说:“真得谢谢你们。”
  说话间,从口袋里掏出三张名片,一人散了一张,苦笑道:“以后你们到我店里吃饭,一律打七折。只要我店还能开下去~”
  周文:“……老板客气了~”
  周文他们跟一般人可不一样,他们学的就是生物以及病毒检测,知道野生动物身上都含有大量未知病毒,是不能食用的。
  包括那些养殖的狐狸、竹鼠、蟒蛇、牛蛙、穿山甲等等,身上的病毒并没有随着驯化繁殖而彻底净化干净。
  因为病毒是会不断变化升级的,以适应环境的改变,在动物身上没事,不代表被人体吸收后也没事。
  和老板分别后,周文几个人也没心情继续吃饭了。
  叫了两辆滴滴回去。
  路上魏兆功和姜鹤轩聊着今晚的事情,出租车司机听说后也加入了进来。
  周文想到上次夜市救人的事情了,好笑道:“我发现我是扫把星,上次在我们学校那边……”
  ……
  第一人民医院,检测中心。
  因为报的是病毒感染引起的呼吸衰竭,所以到了医院以后,立刻提取血液送到检测中心进行病毒检测。
  而医生暂时什么事都做不了,因为是不是病毒?是什么病毒?
  这些都需要检测中心给出答案后,他们才能对症下药。
  刘总编暂时被送入了重症隔离观察室。
  病毒检测组。
  当班组长杨立群,正在办公室里研究检测数据呢,组员徐建连门都没敲就闯了进来。
  “老大,你快下来看看。”
  杨立群见徐建一脸惊讶的表情,站起来二话没说,跟着徐建去了四楼实验室。
  换好防护服后进入了实验室,其余一个当班组员,正一脸愕然的站在电镜旁边。
  见杨立群进来,这名组员说:“老大,你快来看。”
  杨立群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电镜旁边,伸头过去看。
  只见镜头下的血液中,白色细胞在快速的消失着。
  “嗯?”杨立群奇怪了一声,伸手调整电镜倍数,很快,血液在眼中开始变得更加清晰,血液中更加微观的东西开始出现。
  “这……这是什么东西?”看到血液中一根根带有弧度的线状病毒,杨立群非常惊讶。
  徐建解释说:“一种未知的线状病毒,是从刚刚送来的一个患者身上提取出来的。
  而那位患者据说是在美食城那边一家野味馆,生吞蛇胆后出现了呕血症状,然后在短时间内出现了严重的呼吸衰竭。
  不过恰好被几名路过的医生给发现,经过紧急抢救后,病情得到了缓解。
  目前病人正在重症隔离室。”
  杨立群转头奇怪道:“那他们怎么知道是病毒的?”
  “这个不清楚,应该是根据病人症状推测的吧。”
  杨立群点点头,那几个医生里面可能有生化病毒方面的专家,“先做病毒检测吧。”
  “好的老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一个小时后,一位妇女以及一对年轻人,在院领导以及急诊科医师的陪同下,找到了杨立群,哭哭啼啼说:“杨组长,我家老刘到底得的什么病啊……呜呜呜……”
  院领导紧跟着介绍说:“病人是江州日报总编辑刘彬,这位是刘彬爱人。”
  杨立群说:“您好,刘总编是被一种线状病毒所感染,目前我们正在做检测工作,还要等一段时间才会知道具体情况。”
  刘彬老婆黄海丽殷切的问道:“那能不能治好呢?”
  杨立群说:“这个要等到检测结果出来才好判断,暂时还说不好。”
  黄海丽一听,带着哭腔喊说:“怎么会说不好呢?人家之前那几个医生,什么医疗器械都没有,就把我家老刘从鬼门关拽回来了,你们这么大医院,医疗设备齐全,你跟我讲不好说?
  你干脆说你技术不行就好了!”
  杨立群最怕碰到这样蛮不讲理的妇女,要是换着一般人,早就让保安撵出去了。
  不过看在对方是江州日报总编辑老婆的份上,还是忍下来了。
  媒体记者是不能随便招惹的,尤其对方还是江洲日报这种传统大报的总编辑,关系网很硬,分分钟能把他搞得身败名裂。
  杨立群解释说:“他们只是缓解了症状,但是治标不治本啊。想要彻底治好刘总编,必须要弄清楚他感染的是什么病毒,这样我们才好对症下药。”
  院领导也在旁边帮腔说:“是啊~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全力抢救刘总编的。”
  黄海丽想到自己老公还要人家救治,也不敢把人给得罪死了,发了两句牢骚后又哭哭啼啼博同情,希望杨立群能全力救治自己老公。
  杨立群自然是满口答应。
  凌晨四点半。
  就在很多人在焦急等待检测结果时,重症隔离室那边传来了刘彬死亡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