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制药师系统 > 第025章 小伙子你做的很棒

  早上,周文正在公交车上看视频资料呢,电话响了,是吴妍打过来的。
  “喂,周文,听见啊?”
  “嗯,你说。”
  “你现在在哪里啊?”
  “正在路上。怎么啦?”
  “今天凌晨四点半,那位刘总编死了,死于呼吸衰竭,而且已经确诊为病毒感染所致。你现在快过来,领导有话问你。”
  周文:“……”
  虽然昨晚上他就知道,那位刘总编的情况并不乐观,但是没想到,他的猜测竟然成真了。
  说实话,他心里有点压抑。
  毕竟是他第一个发现的,并且参与了抢救,甚至还不惜用上了生物创口贴,可是最终人还是没有活过来。
  那种无能为力的失落感,让他有些丧气。
  吴妍能体会周文的心情,安慰说:“别想那么多,你已经尽力了。那就先这样,等见面再说吧。”
  “嗯!”
  第一人民医院,检测中心。
  刚到大门口,周文便感觉到气氛有些紧张。
  之前冷冷清清的大门口,一下停了三四辆车,除了两辆小车外,还有两辆分别是市疾控中心和省疾控中心的白色车辆。
  另外还有好几位穿着白色生化服的人员,正在车子旁边等着。
  而在一楼大厅里面,检测中心副主任曹慧、高级病毒专家兼PCR组组长张曙光、高级病毒专家兼病毒检测组组长杨立群,正在和四五位省市疾控中心的负责人谈话。
  周文刚进入大厅,张曙光便喊道:“周文,你过来。”
  等周文过去后,张曙光介绍道:“昨晚上就是他第一个发现病人情况的,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问他。”
  随着张曙光的介绍,曹慧、杨立群以及监控中心的负责人,六七双眼睛,齐刷刷看向周文。
  杨立群第一个问道:“是你第一个发现死者感染病毒的?”
  周文点点头:“嗯,是我。”
  “你是怎么发现并确认的?”
  “我当时和组里同事在那边吃饭,中途三个人去厕所……
  至于病毒,我是猜测的,因为刚来中心上班,这几天一直在看病毒方面的文献,看什么都像是病毒感染……”
  周文把想好的说辞讲了一遍。
  因为周文确实也没用什么仪器,别人也不会相信他还有一双堪比电镜的眼睛,能看到病毒,只能相信他的话。
  等周文说完后,疾控中心几位负责人,心里都有些无语,这个乌鸦嘴,靠猜竟然猜出个“烈性病毒”。
  能在短时间内连续完成吸附、侵入、增殖、成熟、裂解这5个阶段而实现其繁殖的病毒,被称为烈性病毒。
  烈性病毒发作快、致死率高,被感染的宿主往往来不及诊断便会死去,相当可怕。
  比如伊波拉,它就属于烈性病毒的一种,发作时间只有短短的24~48小时,而致死率高达90%。
  有专家戏称说:“如果伊波拉病毒有10天的潜伏期,那人类就会重新洗牌了。”
  杨立群对周文的说辞并不完全相信,不过也没有去深究,因为人已经死了,说这个没什么意义。
  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那个抗毒贴膏的成分是什么?
  按照知情人讲述,刘彬在美食城已经出现了呼吸衰竭迹象,要不是周文紧急救治,可能当时就死掉了。
  不过现在有外人在,这个问题暂时不方便问。
  “行,我没问题了。”
  杨立群说完,疾控中心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人又问了几个问题,主要就是核实一下当时的现场情况,有没有直接接触病人的身体及呕吐物等?
  这一点,周文当然非常清楚。
  实际上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那个死掉的刘总编,说话时的飞沫并不具备传播性,同时也没有接触性传播,比如他摸过的厕所门把手上面,就没有线状病毒。
  要不然他也不会让人在旁边围观。
  周文如实说过之后,眼镜中年男说:“那就这样吧,回头让你们中心给你再做个病毒检测。虽然根据初步诊断,病毒不具备传播性,但是千万不能麻痹大意。”
  如果具备传播性,按照死者刘彬的情况,被感染的早就发作了。
  而昨晚到现在,还没有出现第二例,也间接证明病毒不具备传播性。
  “嗯!我知道。”
  随后疾控中心的人和曹慧曹副主任以及张曙光等人,一一握手作别。
  临走时,那位戴眼镜的中年人还拍拍周文肩膀夸奖说:“小伙子,你这次做的很棒。”
  周文看了他一眼,【姓名:林怀东。性别:男。年龄:45。职业:省疾控中心专家组组长、高级病毒专家。身体状态:???精神状态:???】
  “谢谢。”
  等省市两级疾控中心的人走后,曹慧和杨立群先后离去,周文跟在张曙光屁-股后面上了楼。
  到了办公室里,张曙光往椅子上一坐,看着站在办公桌前面的周文,呵呵笑道:“看不出来嘛,本事挺大的,肉眼都能看出病毒了。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本事,说说看?”
  “呵呵……”周文干笑了两声,“都是蒙的。”
  “蒙的?不见得吧?”张曙光笑说了一句,跟道:“不管是不是蒙的,这次事情你处理的相当完美,给你记一功。”
  周文心里顿时松了口气,不过随后立刻顺杆往上爬说:“那老大,我那个编制的事情怎么样啦?”
  “急什么。已经给你报上去了,总归要一步步来嘛,你还怕跑了不成?”
  “不是……”周文心里这个急啊,“我已经跟我女朋友说我是正式员工,要是她知道我是吹牛逼的,肯定要跟我分手啊。”
  张曙光好笑的问道:“你有女朋友吗?”
  周文尴尬的说:“呃……还没有。”
  张曙光呵呵笑了起来,“行了,不用装了。编制的事情,不出意外,这个礼拜应该就有消息了。”
  “谢谢老大~”
  “赶快做检测去……”
  周文怀着一种既开心又郁闷的心情出了办公室。
  开心的是,他就要成为正式员工了。
  郁闷的是,如果不能在100个小时内成为正式员工,任务就算失败了。
  可这种事也没办法,只能等待了。
  周文在综合实验室抽完血以后,吴妍就过来找他了,“杨立群组长让你过去一趟,他有事找你。”
  周文知道对方找自己干嘛。
  不过这种事,只要他一口咬死不承认,他也拿他没办法。
  “噢,好的,我这就去。”
  杨立群的办公室也在六楼。
  等周文到的时候,杨立群正在笔记本上打字,看到他进来,停下工作,伸手示意道:“坐。”
  “谢谢~”
  周文在对面的办公椅上坐下。
  杨立群双手交叉放在办公桌上,笑呵呵的看着周文说:“我也不兜圈子了,实话实说,我对你的那个抗毒贴膏非常好奇,你能跟我讲讲它的成分吗?”
  “呃……这个嘛……”
  “怎么,不方便说?”杨立群问了一句。
  周文挪动了一下身体,说:“当时现场情况复杂,死者又处于极度恐惧状态,我为了安抚他,所以就随便用个贴膏安慰他的,其实没什么效果。
  主要还是靠他自己的免疫力在抵抗。”
  杨立群点点头,他信了。
  “那没什么事了,你去忙吧。”
  “嗯~杨组长,我走啦?”
  “嗯。”
  等周文出去后,杨立群拿起案头上的检测报告。
  这是此次线状病毒的检测结果,在国内以及世卫组织的病毒库里,没有查找到这种病毒的样本,也就是说,这是一种新型线状病毒。
  自然界中的病毒成千上万,数不胜数,发现一种新型病毒,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但是,这回的病毒拥有超过Ebola的致死率、100%,且发作时间更短,因此有必要弄清楚它的传播途径以及治疗方法。
  如果要是再能以他的名义,把治疗方案发表到柳叶刀上,那绝对会让他名声大噪,成为国际知名的病毒专家。
  可惜啊,那个小家伙不配合……
  ——
  ps:对不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