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制药师系统 > 第017章 徐双鱼的控诉

  下午6点半,任务顺利完成。
  这个实验,最大的难度就是PCR,如果不要做PCR的话,比提取DNA简单多了。
  提交过任务后,周文并没有去开箱子,而是站在那里仔细回想了一遍整个实验流程,考虑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
  大概十分钟后,他离开实验室去了食堂、
  为了奖励自己,周文在小食堂点了一份盐水鸭,一份白菜牛肉,配上土豆汤,那叫一个香,吃的满嘴流油。
  就在他大快朵颐的时候,兜里电话响了,拿出来一看,居然是那个长得很小女人的吴妍。
  “唔唔……你好吴学姐,有没有吃晚饭呢?”周文鼓着腮帮子客气到。
  电话里,吴妍笑道:“还没吃呢!怎么,你要请我吃啊?”
  “好啊,你来学校小食堂,我请你吃晚饭。”
  “抠门~枉我特意打电话给你通风报信,你一顿食堂就想把我打发啦?”
  “呵呵~没办法,穷的叮当响,只能请得起小食堂。”
  “看在你说的这么可怜巴巴的份上,今天就算了,下次等你发工资再说~”
  周文一听这话,惊喜道:“这么说,你们领导答应啦?”
  吴妍笑说:“还没有。领导说你太不谦虚了,要晾你两天,我这不是见你学姐长学姐短的嘛,这才冒着得罪领导的危险,给你通风报信来了,你就说怎么报答我吧。”
  吴妍的话半真半假,主要是今天下午静下心来仔细回想后发现,周文这个学弟实在是太淡定了,一副胸有成竹,非他莫属的样子。
  就像张曙光说的,你一个本科生,还是生物生,没有在重量级的期刊上发表过文章,更没有关系背景,你凭什么那么拽?
  正因为如此,她才决定给周文打个电话。
  反正不出意外,周文肯定会成为她的同事,早一天认识有什么不好。
  周文不知道吴妍心里所想,笑道:“太谢谢了~等我发工资的时候,一定请学姐你吃大餐。”
  “那我就等着了。”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周文挂断了电话。
  本来心情就好,这下心情更好了。
  激动之下他去买了两罐啤酒。
  雪花,勇闯天涯。
  喝完啤酒,周文心底还是十分的躁动。
  他需要有人来分享他此刻的心情。
  俗话说,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这种时刻,父母无疑是最佳的倾诉对象。
  而且这段时间以来,虽然各方面都有了起色,但是工作一直没着落,他也没好意思往家多打电话。
  寝室楼下,周文点了根烟,然后拨通了老妈的手机。
  “喂,妈~”
  “嗳~是小文吗?”
  “嗯,是我,妈你在干嘛呢?”
  “在上班啊,机器嗡嗡嗡的听不清~你打电话给妈有什么事吗?是不是没钱了?”
  “不是~”听到老妈略显疲惫的声音,周文鼻子一酸,“妈,跟你说个事情,我找到工作了……”
  周文和他母亲聊了个半个小时,挂断电话时,耳中仿佛还能听到母亲开心的笑声。
  他也跟着笑得嘴角咧到了耳后根,这段时间郁结在胸中的茫然,此时一扫而空。
  回到寝室,不出意外,又只剩下鹿娘一个人。
  张维忙着四处兼职加找工作,刘玉坤忙毕设加泡妞,陈志远自从前一阵子的工作黄掉后,现在已经彻底咸鱼了,天天待网吧打游戏,跟个网瘾少年一样。
  鹿娘侧躺在床上,手托额头,漫不经心说道:“刚刚有人给你送了一封信。”
  正收拾洗漱用品,准备下楼去洗澡的周文,奇怪道:“信?什么信啊?在哪里呢?”
  “在这里!”鹿娘伸手到枕头底下掏了一下,掏出一个白信封,然后用两根指头夹着晃了晃,“现在还用信封传书,这个女的够有情调的啊~”
  “你怎么知道是女的?”说着周文放下手里的塑料盆,走过去从鹿娘手里拿过信封。
  “我当然知道~你闻闻信封,是今年年初爱马仕刚推出的蓝色星光典藏款,一般只有女孩子才会喜欢这个味道。”
  听到鹿娘的话,周文下意识把信封放到鼻尖嗅了一下。
  一股冷色调的清幽香气立即扑鼻而至,让他联想到月夜下,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仰望头顶的蓝色圆月,唯美而自然。
  周文撕开信封,打开后从里面掏出一张折叠的纸条,上面写着几个字:明早七点,操场不见不散,落款:讨债人。”
  伸着脖子看的鹿娘,好奇道:“谁啊?”
  周文看着纸条上面的字,心里大概猜到是谁了,“讨债的。”
  说完他把信封一折,塞到了自己枕头下面,然后端着塑料盆去洗澡了。
  ……
  第二天早上,周文六点半就到了操场。
  迎着初升的红霞跑了半个小时的步,七点整,远远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运动服,身高腿长的女孩,站在操场外面的围栏旁。
  周文微微眯眼,眼前就像装了一台超级望远镜一样,画面立刻被拉近,仔细一看,正是半个月前被他撞了一下的徐双鱼。
  朝阳下,有些婴儿肥的脸蛋,像是被晕染了一层红霞般,显得特别娇艳动人。
  “嗨……你…你好。”周文跑到徐双鱼旁边,喘着粗气打了个招呼,“你的脚伤怎么样了?”
  徐双鱼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呢,可是周文一提到脚伤,立刻让她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你说呢?”徐双鱼鼓着腮帮子气哼哼的说到。
  周文哪知道徐双鱼气什么啊,实际上他心里还奇怪呢,不就是撞了一下嘛,至于半个月了还来找他嘛,难不成还能撞怀孕了?
  “怎么啦,脚还疼啊?”说话间,周文朝她脚上看去。
  徐双鱼捏着小拳头愤怒的说:“你还说呢!
  你知不知道,我这半个月是怎么过的?
  每天只能待在宿舍里,基本上哪也去不了。
  一日三餐,都要求我的室友帮我带。
  课程也拉下了很多。
  为了不让我妈担心,我有家都不能回。
  而且,你明明就是生物系的,却骗我说自己是医学生。
  你说,你该当何罪?”
  听完徐双鱼的控诉,周文终于知道她在气什么了,“好吧,确实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徐双鱼哼了一声,“我不接受你的口头道歉。”
  周文:“那你要怎么样?我也没什么钱,给不了你经济补偿。要不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请你吃顿饭吧。”
  徐双鱼看着他说:“你都没钱了,还请我吃什么饭啊?”
  周文笑道:“星级饭店请不起,小饭店还是没问题的。你看这样行嘛,我刚找到工作,正打算今天晚上请宿友和同门师兄吃饭呢,你要不要一起来?”
  “有你这么请人吃饭的嘛,搞的我像是蹭饭的一样。”徐双鱼翻了个白眼,然后转身道:“让我考虑考虑吧。”
  说完跟周文要了薇信号,然后背着手摇摇晃晃的走了。
  周文龇牙笑了笑,这个女孩胸不大,脾气不小。
  上午9点,周文来到江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总院。
  本来昨天晚上吴妍跟他讲,领导还在考虑之中,结果早上八点又打电话给他,说经过她的沟通后,领导同意让他今天过来面试。
  站在庄严肃穆的门诊部大楼门口,周文心里百感交集。
  说真的,他做梦都没有想过,自己大学毕业后,会有机会到江州第一人民医院来工作。
  命运简直太奇妙了。
  感慨了一会,周文随便问了一下路过的病患家属,“请问检测中心哪边啊?”
  “检测中心大楼在后面呢。”
  “谢谢啊~”周文道谢后刚准备过去,那位吴妍学姐已经过来了。
  “等你半天了,跟我来~”吴妍领着周文来到检测中心。
  相比于前面川流不息的门诊部大楼,以及热闹喧嚣的住院部大楼,检测中心这边显得冷冷清清,透过玻璃墙看进去,一楼大堂里面空空荡荡,一个人都看不到。
  “噔噔噔——”
  清脆的脚步声,回荡在廊檐下。
  在大堂入口处的消毒间里,两人换上了实验服,再经过消毒后乘电梯上了6楼。
  等电梯打开,映入眼帘的既不是墙壁,也不是科室办公室,而是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两边是一间间被透明玻璃隔开的房间,每一间房间里面都有三五七八名研究人员在低头忙碌着。
  粗略估计,不下100人。
  周文被眼前一幕震撼到了,他知道,这些全是医院的幕后英雄,他们没有医生那么光鲜亮丽,受人尊重,但是却在默默守护着无数人是生命安全……
  ——
  ps:对不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