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制药师系统 > 第012章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之前限于英语水平不过关,周文只能看墙内的中文教学视频。
  但是现在不用了,像国外著名生物视频网站BioInteractive以及PBSLearningMedia,上面都有大量生物学有关的视频、录像以及讲座,他直接翻墙去看就好了。
  发现了学科知识升级的好处后,接下来一段时间,周文每天早出晚归,就泡在图书馆里面。
  学科经验和积分稳定增长。
  期间他还发现一件事,箱子如果不开的话,会积累到第二天,变成两个箱子,然后以此类推。
  不用担心不开箱,会被系统吞掉。
  这样可以一次性开两个箱子,三个箱子,快乐加倍再翻倍。
  周文在图书馆里一待就是十天,提交了五次任务,经验值达到了1280.
  之前开了两次箱子,一次空箱,还有一次100块钱。
  剩下的三次开箱机会,周文打算再攒攒。
  反正他打算接下来一段时间还待在图书馆里刷经验。
  十天前他看英文视频很费劲,因此很少去翻墙,现在他熟悉英文后发现,国外的生物讲座以及录像,真得非常有意思。
  尤其是那些讲座,都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非常生动,让他获益匪浅,也大大开阔了眼界。
  比如PCR实验,虽然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亲自动手做过,但是所有的流程、手法以及注意事项,他都一清二楚,只剩下实践了。
  4月9号,礼拜一上午九点,周文接到石磊电话,请他过去帮个忙。
  周文看看任务进度,还剩10个小时。
  起身把书放回书架,然后带好随身物品赶往了实验室。
  到了实验室,石磊正在解剖白鼠呢,而隔壁的林嘉怡则捧着手机看电视剧。
  另外杨宇东和顾红云两个人也在PCR实验室里,谈笑风生。两个人是情侣。
  “怎么啦老大?”周文走过去问到。
  石磊说:“刚刚江州市一家药企打电话给我,让我过去面试,所以想请你帮个忙。”
  石磊话刚说完,周文耳边便响起了提示声,【叮!来自石磊的请求,请问是否接受?】
  周文没去看任务面板,直接道:“DNA提取呗,没问题。”
  “那就谢谢啦,回来我请你吃饭。”
  石磊感谢了一句,跟着笑问道:“对了,上次检测中心那边反馈说,你提取的DNA浓度,比我们提取的要高了很多,你怎么做到的啊?”
  “呵呵,就是按照你教我那样做的呗。可能凑巧了吧~”周文笑说了一句,摆摆手道:“行了,你先去吧,回头再聊,别让人家公司等急了。”
  “嗯,那我走啦~”石磊说了一句后匆匆离开了实验室。
  周文这时才打开任务面板,面前弹出了任务提示框。
  【任务:帮助石磊完成9株白鼠DNA的提取工作。
  奖励:200点学科经验,300点积分,一次开箱机会(木)。
  请问是否接受?】
  看到奖励有200点,周文暗自道:“主动和被动,果然有区别。”
  就在这时,林嘉怡抬头问道:“咦,他怎么走啦?”
  “有事去了。”周文随口回答了一句,选择接受任务后,接着石磊的工作继续做。
  林嘉怡嘻嘻笑问道:“哎周文,你这段时间干嘛啦?”
  “想论文题目呢。”
  林嘉怡“噢”了一声,然后伸着脑袋八卦问说:“听石磊说你在夜市救人了,对吧?”
  “嗯!”
  “你真得给那个老头人工呼吸啦?”
  “嗯!”
  “咦~真恶心。”见周文点头,林嘉怡抖抖身体,露出一脸嫌恶的表情。
  正盯着离心机的周文,抬头愕然道:“你说什么?”
  林嘉怡还是一脸嫌恶的说:“给一个老头子嘴对嘴人工呼吸,你难道不恶心吗?”
  周文看着林嘉怡,见她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说:“如果那个人是你爸妈,你觉得我会不会因为恶心而不救他们?”
  “………”
  林嘉怡被周文怼的哑口无言,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像开了染坊一样。
  最后铁青着脸色转过了身子。
  周文笑了笑,不以为意。
  从进这个实验室起,林嘉怡这名义上的“学姐”从来没有帮助过他,反倒是他,作为一个新手,经常要替她干活。
  而且从来不知道感谢,好像是理所当然一样。
  就像上次他帮她做DNA提取,事后也没有说声感谢。
  反倒经常揶揄他,拿他秀优越。
  这种自私且自我感觉良好的女生,他真得懒得搭理,不说话正好清净。
  清洗好白鼠腿骨后,他开始抽取骨髓。
  有了真视之眼,提取白鼠DNA,简直是小菜一碟。
  等提取好上清液,接下来是电镜观察。
  就在他拿着玻片朝电子显微镜走去时,林嘉怡却突然走过来,冷冰冰的说:“谁允许你用电镜啦?”
  周文好笑道:“我用电镜还需要你批准吗?”
  林嘉怡梗着脖子,大声说:“是不需要我批准。但是实验室有规定,本科生不允许操作电镜。”
  “那你跟教授去说好了~”
  “我说不说是我的事情,反正你不允许用。”
  周文脸色慢慢黑了下来,他已经忍这个女人很长时间了。
  就在两人剑拔弩张之时,PCR实验室门打开了,杨宇东、顾红云出来了。
  顾红云说:“你们两个人吹胡子瞪眼的干嘛呢?”
  本来脸色冰冷的林嘉怡,眼圈神奇的泛红了,一句话没说,走到一边,趴在桌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顾红云一看说:“周文,你是不是欺负嘉怡了?”
  周文面无表情道:“我欺负她?你觉得她是一个会让人欺负的主吗?”
  顾红云眨巴了一下眼睛,假装呵斥道:“你还说~”
  杨宇东也走过来搂住他胳膊,把他拉到一边去。“好了好了,周文你少说两句。都快毕业的人了,干嘛呢~”
  那边顾红云开始安慰林嘉怡,“别哭了嘉怡,都是周文不好,等下我帮你骂他……走,咱们先吃饭去。”
  顾红云拉着泪水涟涟的林嘉怡走了。
  杨宇东也拉着周文说:“走吧,一块去吃饭。”
  “等一下,马上就好~”周文拿起玻片放到载物台上。
  杨宇东站在旁边笑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大度点,别跟她置气~”
  周文一边调整电镜倍数,一边说:“这女人说话不过脑子,我怼了她一句,她就开始跟我一哭二闹……算了,懒得说她。”
  杨宇东刚想开导他两句,突然发现,周文在用电镜观察DNA,惊奇道:“咦,你会做电镜观察了?”
  “嗯!”
  “什么时候学会的,我看看~”
  杨宇东把周文挤到一边,盯着镜头看了看,里面的DNA链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