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制药师系统 > 第005章 牛逼的生物型口罩

  【恭喜你,获得生物型N99口罩×10】
  “我*&……%¥#@”
  脑海里还在幻想着现金、豪车,甚至外星黑科技的周文,看到提示框里的字迹后,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
  兴师动众的搞了半天,居然开了个口罩出来……哦不对,是10个口罩。
  网上带呼吸阀的3MN95口罩,一个才5块钱。
  这个什么生物型N99口罩,算他10块钱一个好了,10个也不过才100块。
  关键这东西卖给谁啊?
  周文心里郁闷不已。
  “算了,口罩就口罩吧,好歹也是系统开出来的东西。”周文在心里自我安慰着,随后又想到一个问题,“我的口罩呢?”
  周文切换到个人属性面板。
  从上往下看了一遍,发现好几处个人属性都发生了变化,比如真视之眼的经验值变成了17/1000。
  看来只要使用真视之眼就会增加经验值。
  另外学科经验从【0】变成了【100】
  而本来数字为【0】的物品栏,现在变成了【1】。
  点开后一看,刚刚开箱子开出来的口罩,正安安静静的躺在第一排第一格里面呢。
  目光扫过时,眼前浮现出“生物型N99口罩×10”,后面还有使用说明,【开封后使用时间24小时,之后自动降解】
  “不知道能不能拿出来?”
  周文研究了一会,很快便发现,只要脑海里想着取物品栏里的生物型N99口罩,就能把口罩取出来。
  而与此同时,脑海里再想着放回去,口罩就可以放回到物品栏。
  来回实验了几遍了后,周文在脑海里想象着:“我要取一只物品栏里的生物型N99口罩。”
  下一秒,手里微微一沉,一只封装完好的N99口罩出现在周文手里。
  这只生物型口罩,外表看起来跟药店里卖的N90、N95型口罩差不多,连鼻部的鼻梁条都一模一样。
  周文撕开透明外包装,拿出来后翻来覆去看了看,这个口罩跟药店卖的真得一模一样,拉了拉,连橡皮筋都是一样的。
  他非常怀疑,系统就是随机从某个药店给他顺了几个口罩过来当奖品。
  “算了算了,反正又不要钱……”
  周文嘴上安慰自己的同时,开始戴起了口罩,好歹是系统送的,怎么也要体验体验不是?
  不过很快他便发现,自己错了,错的离谱。
  他刚戴好口罩,口罩便自动矫正好位置,然后便严丝合缝的贴在脸部皮肤上面,而且没有任何的不舒服,就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一样,非常神奇。
  不仅如此,他的呼吸不仅没有因为带上口罩而不顺畅,相反更加的自然流畅,并且空气也更加的清新,仿佛此刻置身在大自然中一样,鸟语花香,清新自然。
  “吸……呼……吸……呼……”
  周文深深的吸气,深深的呼气,没有一点点的问题。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喜欢上了呼吸空气。
  “卧槽,这个口罩真得太牛逼了~”
  周文为自己刚才的话道歉,现在就算别人拿100块钱买他一只口罩,他都不会卖的。
  ……
  周文研究了一会口罩之后,顺便又研究起了物品栏。
  他想看看,能不能把现实里的东西也放进物品栏里?
  可惜,这个想法很快便破灭了,现实里的物品无法放进去。
  不知道以后系统升级了,能不能放进去?
  就在这时,肚子饿得“咕咕”叫了起来,一看时间,已经7点钟了。
  他把提取好的白鼠DNA一一装入泡沫箱中,顺便把操作台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提着实验废料离开了实验室。
  赶到食堂时已经大门紧闭了,只好骑自行车到西门外的夜市摊吃了碗刀削面。
  填饱五脏庙,点了根烟,沿着星光点点的校道慢悠悠的骑回宿舍。
  这里是江州大学本部,风景在所有校区里面是最优美的,建筑物充满着民国时期的特色,大草坪钟楼是本校学生以及外来游客必选的拍照背景。
  而且这里离江州最有文艺范的平江路、著名的观前街、拙政园、江州博物馆都很近,想去观看游览也是十分的方便。
  当然了,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因为是老校区,本部的教学设施比起新校区要差了很多,新校区宿舍全部是4人间,有书柜、空调、独立卫生间、独立热水器,另外宿舍楼下还有开水龙头。
  而本部宿舍,有些连独立卫生间都没有,洗澡盥洗还要去公共卫生间,泡热水也要到宿舍外的开水房。
  就像他住的宿舍,到现在连个空调都没有装,你敢相信?到了夏天,宿舍里就跟个蒸笼一样。
  到了宿舍,“兽医”陆瑞清和土木工程陈志远两个人窝在床上,抱着手机玩游戏呢,其余两个,IT男张维和报关员刘玉坤都不在。
  他们宿舍现在算上他一共还有5个人,其中4个转了专业。
  周文先给陈志远来了个真视之眼。
  果然,几乎一模一样的数据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姓名:陈志远。性别:男。年龄:25。职业:学生。身体状态:???精神状态:???】
  周文收起真视之眼,奇怪的问道:“哎嫂子,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公司提供住宿嘛?”
  陈志远性格比较活泼,而且还特别骚,所以大家就喊他“骚志”,时间长了以后慢慢变成“嫂子”了。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
  陈志远头也不抬道:“别跟我提住宿,谁再跟我提住宿我跟谁急。”
  周文笑道:“他这是怎么啦?”
  斜对面床上,有点娘娘腔的陆瑞清“鹿娘”,嘻嘻笑道:“他宿舍在江北乡下的工地上呢,一座四处漏风的铁皮棚子。”
  “噢,难怪呢!”周文笑了笑,“不过你一个现场施工,不住工地铁皮棚,难道还想住酒店啊?”
  陈志远一听这话来劲了,坐起来边打游戏边说:“酒不酒店无所谓,关键尼玛的,周围两公里内鸟不拉屎,买个东西要跑三四公里;
  这也就罢了,规划说建滨江新城,这他妈施工图都出了一年多了,到现在都没个动静,工地上连个带空调的集装箱房子都没有按,就是一大片荒地。
  劳资严重怀疑,他们是想把我骗过去看工地。”
  周文一听,顿时哈哈大笑。
  三个人聊了一会,话题很快又被陈志远给带到女人身上了。
  “嗳,跟你们说,虽然这个公司不怎么样,不过前台接待员倒是长得很漂亮,尤其是身材……”
  说话间陈志远还用手比划着,嘴里啧啧有声说:“S形你们知道吧,真得太性感了,让人鸡动难耐……周文,我已经帮你把她薇信号要过来了,你直接撩。”
  周文:“……你撩骚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陈志远嘿嘿笑道:“谁让你是单身狗呢,爸爸们这是关心你。
  对了,我跟她介绍说你长得非常帅,走在路上经常有女生把你错认为吴彦祖,而且还是江州大学的生物生,天天接触小动物,非常有爱,妥妥的治愈系男神。
  最重要的是,你还是个纯情初男。”
  陆瑞清掐着兰花指,嘻嘻嘻笑说:“被你说的,我都想嫁给周文了。”
  “咦——”
  周文打了个寒颤,撸撸身上不存在的鸡皮疙瘩说:“喂,你们两个禽兽干嘛老来挤兑我,劳资单身碍着你们什么事了?”
  陈志新淫笑道:“倒是没碍着我的事,我主要是担心鹿娘,怕你哪天饥不择食之下,半夜把他给摧残了。”
  鹿娘故意憋着嗓子发嗲,“哎呀,嫂子你讨厌啦~”
  “懒得搭理你们两个骚货……”周文笑骂了一句,去公共盥洗间洗脸刷牙去了。
  今天一天累的够呛,尤其是系统的事情,弄得他一天精神都比较亢奋,现在舒缓下来,感觉浑身都酸软无力。
  搞好个人卫生爬上床,拿出手机看了眼,已经9点35。
  召唤出系统页面看了会,慢慢进入了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