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制药师系统 > 第023章 死马当作活马医

  周文一边戴手套,同时真视之眼穿过西装男“刘总编”的头骨,朝他的口腔中深入。
  一瞬间,密密麻麻的细菌占满了周文的视线,就像进入了赤月恶魔的巢穴一样,看得他头皮发麻。
  口腔是人体最最脏的部分,因为弱碱性唾液加上温暖潮湿的环境,确实非常适合细菌的存活。
  再加上平时胡吃海喝,像奶茶、串串、火锅等等,又为菌群提供了丰富的养料,所以即使清洁得再好的口腔,里面也会含有大概……500亿个细菌。
  如果平时再不刷牙,这些细菌还会在口腔里“结婚”、“生子”,数量大概能达到……2000亿个。
  正因为如此,“人咬伤”才需要立即清洗伤口,要不然细菌感染的概率是非常高的。
  当然,人的口水中也含有“溶菌酶”,这种酶可以有效抑制细菌。
  这也是为什么小时候被蚊子叮了之后,爸妈用口水涂抹肿包会有效果,以及为什么动物受伤后会舔舐伤口的原因。
  不过周文却发现,这位刘总编的口腔内,除了常见的葡萄球菌、链球菌、涎链球菌、轻性链球菌、厌氧链球菌……等菌群外,还有无数更微观的黑色线状病毒。
  这些线状病毒拼命的往口腔壁黏膜里钻,周文看得胆颤心惊。
  随后顺着口腔继续朝下面看去,很快他便知道哪里流血了,是食道黏膜层,已经被线状病毒给侵蚀破了。
  “姜鹤轩,快,打120,另外提醒他们注意病毒防护。”为了防止姜鹤轩生疑,周文又加了一句,“这个人吐的血颜色不对,可能是病毒感染。”
  姜鹤轩一听说生化防护,知道事情严重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说着立刻拿出电话拨打。
  这边周文严肃的看着眼镜男说:“我们是人民医院的,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我。”
  眼镜男被吓到了,连连点头,“嗯嗯嗯,您问。”
  “你这个朋友之前有没有什么遗传病史,或者生病的症状?”
  “没有,刘总编的身体一向都非常棒。”
  “这么说,这些症状都是刚刚发生的?”
  “嗯嗯,对。”
  眼镜男面色紧张的点点头,“刘总编之前酒量一直都很好,但是今天晚上才喝了三四两,他就说想吐,结果还没到厕所就吐出来了。会不会是食物中毒啊?”
  “有这个可能~”周文说了一句,问道:“你们今天晚上吃的什么东西?”
  “就是一些野鸭啊、野兔啊,还有鹌鹑之类的。”
  “都是野生的?”
  “说是野生的,不过应该都是养殖的。”
  “你吃了没有?”
  眼镜男点点头,“吃了。”
  周文真视之眼穿过眼镜男的头骨,看向他的口腔,密密麻麻的细菌群再次出现在视线里。
  仔细看了看,没有在眼镜男口腔里发现线状病毒。
  周文微微皱眉说:“你再想想,他除了吃过这些东西以外,还吃了什么东西?”
  “还有……就是一些江鱼海蟹。噢,对了,还有一条油炸蟒蛇,因为蛇胆有清肝明目的功效嘛,就给刘总编吃了。”
  周文:“……小孩子都知道,生蛇胆里面有很多寄生虫,你们居然敢让他生吞?你们是嫌他死的不够快吗?”
  眼镜男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
  不过就在这时,靠在厕所墙壁上呕吐的刘总编,一下子栽倒了下去。
  周文眼疾手快,一把托住了他的上半身,旁边眼镜男要帮忙,周文喊道:“你让开。姜鹤轩,来~”
  姜鹤轩也已经戴好口罩手套了,避开地上的呕吐物,上来托住了刘总的另外一只胳膊,把他架出了厕所。
  很快,刘总编的一帮朋友同事也闻讯赶来。
  “总编您怎么样了,您哪里不舒服啊?”
  “总编您醒醒,快叫救护车啊~”
  “你们是干什么的,刘总编好好的怎么就晕倒了,是不是你们……”
  眼镜男见到同事误会,赶紧解释说:“这几位是医生,跟他们没有关系,是吃蛇胆导致的~”
  “什么,吃蛇胆造成的啊?我就说蛇胆不能吃吧,你们偏要让总编吃。”
  “不可能的,我以前经常吃呢,从来没有出过问题。”
  “是啊,我小时候也经常吃,不也没事嘛,可能是食物中毒吧。”
  “……”
  眼镜男的同事,此时个个都是七嘴八舌,互相推卸责任。
  周文喊说:“你们往后退退,不要围在这里,影响空气流通。”
  “往后退往后退……”
  此时躺在地上的刘总编,两只手拼命的抓挠喉管,喉咙里发出风箱抽气声,而且脸色涨红,像是喘不过气来的样子。
  蹲在一旁的姜鹤轩,焦急道:“他换气功能严重损伤,马上就会呼吸衰竭的。”
  周文一直在观察这位刘总编的食道壁。
  正如姜鹤轩所言,黏膜层快要被病毒侵蚀透了,很快就会造成大量出血,进一步导致呼吸衰竭而亡。
  可问题是,他手上什么抗病毒药物也没有,也没有体外呼吸机,在救护车到来之前,这位刘总基本上就只能等死了。
  野味馆的老板,听说顾客吃蛇胆出事了,也赶了过来,此时站在一旁焦急不已。
  他这个野味馆去年底才开张的,投资了不少钱,光店面房租就花了几十万,要是有客人死在这里,别说店开不成了,还要面临巨额赔偿。
  老板带着哭腔哀求姜鹤轩以及周文:“求求你们了,想想办法,救救他好不好……”
  毕竟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周文也不能眼睁睁看他死掉,皱眉想着办法。
  “对了,生物创口贴!”
  想到创口贴,周文犹豫了一下,按照他对系统出品的理解,生物创口贴应该是可以抑制细菌、加快创口的愈合,但是能不能抑制病毒,这个他就不知道了。
  而且创口贴是外用的,而线状病毒却在食道中,这个怎么弄啊?
  “啊……救……救我……”就在周文迟疑之时,躺在地上的刘总编,发出痛苦的呼救声。
  “不管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周文朝旁边野味馆的老板喊道:“快去,给我拿一把小刀过来,再带一瓶75%的乙醇消毒液过来。”
  “噢噢噢……”老板急忙朝店里跑去,远远的就听到他大吼道:“快,把备用的医疗箱给我……”
  不到二十秒,医疗箱拿过来了,“给,酒精还有小刀。”
  周文接过来,打开酒精倒在小刀上,简单消毒后,在刘总编耳边喊道:“我在对你紧急施救,你不要动。”
  说完他解开刘总编衬衫纽扣,然后在食道黏膜侵蚀最严重的部位轻轻划了一道口子,皮下血液从伤口里流了出来。
  旁边抱着医疗箱的野味馆老板,立刻递上止血棉球。
  魏兆功接过来之后,摁压在伤口上。
  周文放下小刀,手伸进上衣口袋,实际上却是从系统物品栏取出一枚生物创口贴。
  撕开外包装后,直接贴在了刘总编的脖子伤口处。
  姜鹤轩碰了碰周文,倾身问道:“你贴的什么东西啊?不要乱来。”
  周文点点头,“我知道。放心,只是抗病毒贴膏。”
  姜鹤轩“嗯”了一声。
  这年头做好人也要量力而行,不能乱来,救人不成反被告的案例,在医院里面实在太常见了,不得不多留个心眼。
  周文说话的同时,目光穿过生物创口贴,静静的看着。
  等了不到三十秒钟,他惊喜的发现,生物创口贴里面蕴含的抑菌抗毒药剂,穿过淋巴结、肌肉层、对拼命侵蚀食道黏膜层的线状病毒,起到了强大的灭杀作用……
  ……
  ps:对不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