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制药师系统 > 第034章 大力出奇迹?

  离开三楼标本处理组,周文急急忙忙去了四楼的病毒检测组。
  现在十点一刻,快一点的话,吃饭前能做出来,那样晚上就能按时下班了。
  路上他打开系统,眼前弹出了任务要求。
  【任务:帮助孙静朋友做病毒检测。
  奖励:300点学科经验,300点积分,一次开箱机会(黑铁)
  请问是否接受?】
  看到奖励的又是黑箱子,周文有些好笑。
  根据这两次的开箱经验,他发现,开箱物品价值,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任务的难易程度。
  任务越难,开到的物品价值越高,而任务相对比较容易,则开箱物品价值也相对较低。
  而且从奖励的学科经验以及积分里面,大概也能猜到这点。
  周文选择了接受。
  到了病毒检测组后,周文找到杨立群组长的副手罗思雨,开门见山的说明了来意。
  罗思雨自然也认识周文,只是不怎么熟悉,听到他的话,很痛快的便答应了。
  反正是周文自己做,又不需要她帮忙开绿灯,等于是既卖了人情,还帮病毒检测组减轻了负担呢,何乐而不为呢?
  罗思雨陪着他去了病毒检测实验室,在超低温保存库里找到孙静朋友的病毒样本组织,又给组员打了招呼,允许周文使用实验室的实验器材,之后才离开。
  这边周文一等罗思雨离开,立刻便开始做起了电泳实验。
  样本组织已经冷冻好,要不然还要等24小时呢。
  步骤跟大学实验室里大同小异,在研钵里加入液氮,研磨打碎样本细胞组织,加入无菌水后继续研磨,提取前加入DNA酶和RNA酶,去除宿主基因碎片,然后放入离心机开始离心。
  整个过程,周文的动作相当粗暴,实验室里七八名检测员,都看得目瞪狗呆。
  这尼玛到底是在做病毒检测呢,还是在搞直播表演秀啊?
  “他在干嘛啊,搞笑吗?”
  “我哪知道啊,要不你去问问他。”
  “哎,哥们,你在干嘛啊?”一名眼镜男检测员忍不住了,走过来问到。
  站在小离心机旁边等待的周文,转头笑说:“病毒检测啊。”
  眼镜男好笑的说:“你这样根本提取不到病毒DNA的。”
  周文笑了笑,“可以的。”
  他真视之眼全程观测,看似粗暴,实际上粗中有细,再加上病毒DNA也不需要扩增,提取浓度也不重要,自然是怎么快怎么来。
  可是眼镜男不知道啊,见周文坚持,好笑的摇摇头走了。
  实验室里其他检测员见眼镜男败退,都是暗笑不已。
  这边周文等离心后飞快提取上清液,吹打后再次离心,最后滴入到凝胶电泳机里面开始做病毒比对分析,也就是和米国的NCBI基因病毒库比对,找出是什么病毒?
  过程依然粗暴,而且带着一种“赶”的味道,好像生怕做慢了,赶不上吃中午饭一样。
  有两个女检测员,忍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
  这个男的太好玩了。
  整个检测中心,实验员、研究员、检测员加起来数百人,哪个人做检测不是小心翼翼、轻拿轻放,生怕哪个环节出错,导致前功尽弃?
  唯独这位主,居然是大力出奇迹。
  这要是能检测到病毒,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这边周文完成电泳检测程序后,看了眼时间,正好11点30,赶上吃饭。
  他抻了下胳膊,伸了个懒腰,一转头发现,实验室里人都在盯着他看。
  周文摸摸脸问说:“怎么啦?”
  所有人都被周文无辜的表情逗笑了,呵呵笑着摘手套。
  ……
  吃过午饭后,周文也没有什么事情了,病毒检测结果,要到下午五点才能出来。
  反正暂时也没事,他去住院部看了看。
  老太太正在办公室里和主治医生商量,郭柏春下午出院的事情。
  主治医生了解郭柏春的病情,他的癌细胞已经彻底扩散了,在医院里也不过是拖日子罢了,现在既然老太太要求出院,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把需要服用的药物以及剂量和老太太一一说清楚后,主治医生在出院单上签字——同意出院。
  东西老太太已经收拾好了,周文和护工一起,把郭柏春抬放在轮椅上,然后推着和老太太一起下楼。
  医院的专职护送车就停在门口的雨棚下,除了司机外,还有一名随车医生。
  把郭柏春送到车上,老太太拍拍周文的手说:“好了孩子,你回去工作吧。”
  “嗳~”周文点点头,把止痛剂悄悄塞给老太太,然后跟郭柏春道别,“郭叔叔,再见。”
  郭柏春此刻除了比较削瘦外,精神头还不错,点点头露出一个并不是太好看的笑容,朝他点点头,“再见。”
  目送老太太离开后,周文回了检测中心的PCR实验室。
  帮着边文浩和苏琪做做试剂制备。
  时间过的很快,一晃眼到了下午四点半了,周文离开PCR实验室,去了病毒检测组。
  又等了四十分钟,检测结果出来了。
  周文刚拿起电泳报告图,旁边“呼啦”一下围了好几个人头,盯着他手里的检测报告看。
  只见周文手中的电泳图报告,右侧的电泳条带清晰可见,左侧的分析报告,其中一项多瘤病毒(polyomaVirus,简称Py)的检测结果呈阳性,底部的检测结果显示:未排除SV40和BKV、JKV,建议……
  WTF???
  这他妈都能检测成功?
  围在周文旁边的几个实验员,全都是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有人开始在心里怀疑,这份检测报告是不是周文随便从电脑上打印出来的?
  还有人心里也产生疑惑,自己以前的操作方法是不是错了?
  提取病毒DNA,动作就应该粗暴一点,大力出奇迹?
  可是很快他们都在心里否定了自己的胡思乱想。
  报告是不可能胡乱打的,他们每出具的一份报告,所代表的都是一条人命,一个家庭,谁敢乱来啊?
  吃不了兜着走!
  至于大力出奇迹,也只能想想了。
  曾经的他们跟周文一样,动作也很粗暴,换来的却是一次次的失败,事实告诉他们,大力出不了奇迹,只出失败。
  至于周文,这家伙是个变态……
  “那个,你怎么检测的啊?”之前那个说周文提取不到病毒DNA的眼镜男,此时有些尴尬的问到。
  周文呵呵笑道:“跟你们一样啊。”
  眼镜男郁闷,他当然知道一样,他们今天盯着周文看了一天呢,就想等电泳结果出来后,看看他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结果反倒是他们被秀了一脸。
  眼镜男刚准备再问点什么,可是看到周文脸上笑眯眯的表情时,心里顿时一动。
  他知道了,周文一定是扮猪吃老虎,实际上是个病毒检测高手。
  人家从头到尾都知道他们的心思,只是没有点破而已。
  亏他们还在等着看笑话呢,没想到自己却成为了一个笑话。
  眼镜男脸上火辣辣的。
  不过很快他便醒悟过来,这是个讨教经验的好机会。
  他笑问道:“我叫秦海涛,你叫什么名字啊?”
  “周文。”
  “那我叫您周老师吧。”秦海涛很真诚的说到。
  周文还从来没有享受过同龄人真正的尊敬呢,就像孙静喊他专家,其实多少也是带着一种调侃。
  而秦海涛不一样,他能听出来,这个看上去比他大了两三岁的青年,人家语气是非常真诚的。
  周文谦虚道:“别别别,我跟你一样,都是普通的实验员。”
  秦海涛也不理会,说:“周老师您好,那个,我想请教一下,您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为什么我像您一样的检测步骤,稍微操作不当,就很容易检测失败呢?”
  周文嘴上谦虚,心里却非常开心,笑道:“那是因为在一些关键点上面,你没有把握好,比如……”
  看在秦海涛很尊敬他的份上,周文破例把病毒提取过程中的几个关键注意事项跟他讲了讲。
  这些关键点,都是他用真视之眼看到的经验,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当然了,像渗透液浓度这样的技术创新点,他是不可能说的,这是他吃饭的家伙。
  秦海涛和另外一个男的在旁边竖耳恭听,脸上不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至于其他人,可能是觉得不好意思,听了两句都走开了。
  周文讲了5分钟后,顿了一下说:“行了,你们只要把这几个关键点掌握好,以后就不会那么容易失败了。”
  秦海涛点点头,他感觉就这么一会,很多原来想不通的地方,现在豁然开朗,有一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
  秦海涛感激道:“谢谢周老师您的指点。”
  “谢谢周老师。”
  “不客气~”
  说完周文举起手里的电泳报告说:“这个接下来的流程是什么啊?我第一次做病毒检测,不懂。”
  秦海涛笑道:“这个简单,您给我,我帮您录入到系统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