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制药师系统 > 第027章 情人坡夜话

  陈志远几个男生,都是被徐双鱼给惊艳到了。
  不过因为有女朋友在旁边,都不敢表现的太明显,只是一个劲的拿周文开玩笑。
  周文倒是无所谓。
  开玩笑开呗,反正在发达之前,他是不打算谈女朋友的。
  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
  常年身上入不敷出的人,有什么资格谈恋爱。
  至于飞上枝头当凤凰男,算了吧,这种事情想想就好,轮不到他的。
  何况他也不需要去当凤凰男。
  徐双鱼对于众人玩笑没什么过激反应,只是笑眯眯的,既没有反驳也没有承认。
  吃过饭之后,陈志远请客去唱歌,不过周文以需要回去查资料文献为借口拒绝了。
  正好张维女朋友临时有点事情,大家就各奔西东了。
  徐双鱼自然是跟着周文一块回学校。
  这是陈志远的阴谋,他故意这么安排的,为了周文这条大龄单身狗,他是操碎了心。
  路上,周文和徐双鱼一前一后朝学校方向走去。
  周文走的速度很快,徐双鱼有点跟不上了,喊道:“喂,你慢点能死啊?”
  “你又不是病娇,走路就不能快点?
  徐双鱼肚子里的火苗“腾”的一声窜了起来,“你之前把我撞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跟我来劲了是吧?”
  “我跟你赔过礼道过歉了。”周文头也不回的说到。
  徐双鱼说:“我不接受。”
  周文:“你不接受是你的事情,跟我没关系。”
  徐双鱼都被他气笑了。
  想她从小到大都是众星捧月,被同学、老师、家长呵护关心,到哪里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到了大学以后也是一样,虽然这里都是天之骄女,但她一样是天鹅中的仙鹤,男生眼中的焦点,像周文这样敢在她面前拽了吧唧的人,她还没见过呢。
  关键的是,他有什么可拽的?
  真当她稀罕他啦?
  眼见周文越走远快,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徐双鱼眼珠转了转,突然“哎哟”一声,蹲了下来。
  走在前面的周文,转身又走了回来,问道:“怎么啦?”
  徐双鱼搂着脚脖子,面露痛苦之色说:“上次的伤还没好,刚刚好像又扭到了……”
  周文在她脚脖子上看了看,说:“行了,别装了。”
  徐双鱼脸为不可察的红了红,随后又佯怒说:“什么装啊,没疼在你身上,站着说话不腰疼是吧?”
  “嘘——”周文徐徐吐了口气,“那,还能走吗?”
  “我试试……”徐双鱼假装痛苦的表情,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嘴里还发出“嘶嘶”的抽气声。
  “装的真像~”周文心里想笑,不过也没有再戳穿她,人家也要面子的嘛。
  徐双鱼一瘸一拐、踉踉跄跄的朝前走着。
  周文实在看不下去了,伸手扶住她的胳膊,好让她能走快一点。
  徐双鱼此时却是心满意足,目的达到了,“呵呵~臭男人,跟我斗,还不是妥协了~”
  周文越是这样,徐双鱼越不想快。
  慢慢吞吞走了十分钟,到了学校大钟楼前面的“情人坡”草坪时,她干脆不走了,“我要到草坪上歇一会。”
  周文松开手说:“那你慢慢歇,我先走啦?”
  说着要松开手。
  哪知道手刚放开一点,徐双鱼“哎呀”了一声,身体朝前面倾倒了下下去,他下意识又一把拽住她。
  周文无语道:“差不多就行了啊。”
  徐双鱼苦兮兮的说:“真得疼嘛。”
  “……”
  周文搀扶着她,去了草坪上。
  这片草坪是江州大学各大校区内现存单个面积最大的草坪,四周分别环绕着数科院精正楼、维格堂、钟楼、王建法学院大楼、护理学院大楼、老体育馆。
  每每夏夜,天空繁星点点之时,便会有很多情侣聚集在这里看月亮、数星星,耳鬓厮磨,双手颤动……
  所以才被称为情人坡。
  今晚月朗星稀,风轻云淡,草坪上也有很多人,两两依靠在一起。
  周文搀扶着徐双鱼,找了片周围无人的地方坐了下来。
  然后他拿出手机,打开邮箱后旁若无人的看起下午下载得资料。
  徐双鱼揉揉并不疼的脚脖子,目光扫了眼周文手机,上面密密麻麻的全英文资料,很多单词连她都看不懂。
  这也正常,生物是所有学科里面,生造单词量最大的学科,比医学文献还生僻。
  当然,她已经后悔学医了,明年就转系。
  “喂~”
  “嗯。”
  “你考研啊?”
  “呃……没有。”
  “那干嘛?”
  “呃……毕业论文。”
  徐双鱼刚要继续问,周文手机响了。
  周文拿出来一看,是吴妍打过来的,让他明天去一趟医院。
  因为线状病-毒的原因,这几天高纯度白鼠DNA用量比较大,连其他组都到PCR来“借”。
  周文也不能不借给他们。
  但是这样却增加了他的工作量。
  “嗯,知道了~”
  挂断电话,周文继续看资料。
  因为近在咫尺,吴妍说的话,徐双鱼听的一清二楚,有些好奇的问道:“你在哪个医院上班啊?”
  “一院。”
  “海平路总院?”
  “嗯。”
  徐双鱼有些惊奇,“就你也能到总院上班?干嘛啊?”
  周文:“安全承包商。”
  “干嘛的?”
  “保安。”
  徐双鱼气得牙痒痒,恨不得在他脑袋上敲两下,“你好好说话会死啊?算了,我是看出来了,你这个人心理有问题,不聊了。”
  说完徐双鱼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草芥,蹦蹦跳跳的走了。
  周文笑了笑,总算走了,站起来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
  第二天早上,周文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系统,看了下任务时间。
  还有13小时25分钟,也就是今天晚上八点,任务结束。
  说真的,周文心里倒是松了口气。
  这个鬼任务,害得他一个礼拜什么任务也做不了,早点结束算逑了。
  至于那个黑铁宝箱,他也不想了。
  老老实实开他的木箱子去。
  赶到检测中心时,正好撞见吴妍也来了。
  吴妍和住院部一位护士是亲戚,两个人在外面租的房子。
  周文笑问道:“你怎么也来了?”
  吴妍说:“董文颖今天请假,我来替她。”
  “噢~”
  两个人说着进了大楼。
  进了综合实验室,第一件事就是灭菌。
  灭菌是一件事很繁琐且耗费时间的事情,实验员每天有三分之一的时间用在了这上面。
  本来一个半小时就能完成的DNA提取工作,周文一直忙到吃午饭。
  等他从实验室出来的时候,吴妍也刚好从楼下的PCR实验室上来。
  周文说:“走啊,一块去吃饭?”
  吴妍点头道:“嗯,等我两分钟,我把检测数据上传一下。”
  周文跟着吴妍去了办公室,刚进办公室,他就闻到了一股花香味,目光四处看了看,原来是墙根一大捧玫瑰花散发出来的。
  “男朋友送的啊?”
  吴妍疑一边弄数据,一边说:“前男友。”
  周文一听说是前男友便知道,这里面的故事能讲三天三夜,便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吴妍很快便弄好了数据,两个人一块去食堂。
  吃饭时周文说:“下午没事的话,我吃过饭就回去啦?”
  吴妍点点头,“嗯~你回去吧,这里没事了。”
  吴妍很快吃晚饭,端着餐盘先走了。
  周文慢条斯理的吃完,然后才离开食堂。
  这边是职工小食堂,而面向病人及家属的大食堂在隔壁,中间有一条通道相连。
  周文顺着通道朝东面大门方向走。
  在路过大食堂时朝里面看了眼,正好看到一位八九十岁、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一手端着一个圆形塑料餐盒,一手拄着拐杖,朝门口走来。
  因为门口是一个落差二十公分的台阶,周文怕老太太摔着,过去搭了把手。
  老太太用江州方言说了声谢谢,跟着周文下了台阶。
  周文这个时候也不好直接走了,干脆就扶着老太太朝住院部走去。
  老太太说:“好啦好啦……我自己能走的。”
  “没事的~我就在这里工作,我送送您~”
  “你是这里医生吗?”
  “对,我是检测中心那边的。”
  “噢噢噢,后面那个大楼是吧?”
  “嗯,对的。”
  老太太边走边笑说:“哎,其实我身体原来很好的,还能跳广场舞呢,结果去年得了帕金森,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了。”
  “是嘛。那您今天来医院是干嘛的啊?”
  “我儿子身体不好……”
  ——
  ps:对不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