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制药师系统 > 第030章 药到病除

  周文先是请吴妍帮他到3楼的标本处理组借用了一间闲置实验室。
  然后找来十几只小白鼠进行实验。
  这里省却一部分实验过程……
  给药后,周文仔细观察小白鼠的反应情况。
  让他惊喜的是,本来受伤后非常痛苦的小白鼠,在肌肉注射生物止痛剂后,变得安静了下来。十几只小白鼠,无一例外。
  “太好了~”周文激动不已。
  第一次做生物药剂,没想到还是挺成功的。
  就在他准备再去寻找动物做活体实验时,耳边传来了一声提示声。
  【你成功制作出了生物止痛片,药到病除,经验值+200,获得生物解酒片×10】
  周文没想到制作药物居然也能获得经验值,而且还给了10份生物解酒片,真得太神奇了。
  他打开系统页面查看了一下。
  原来这个经验值不是用来提升学科经验的,而是制药师经验值。
  现在学徒制药师,经验值变成了200/1000.
  周文看了眼便没再管了,反正这个制药师等级,好像没什么用。
  既然经验值不能提升学科经验,周文心里刚升起来的一些想法也破灭了。
  只能老老实实的做任务了。
  随后又打开物品栏看了眼生物解酒片,一板蓝色的小药丸正躺在物品栏里面呢。
  既然生物止痛剂已经被系统定性为【药到病除】了,周文也没有再去做实验。
  收拾了一下实验室,然后离开。
  ……
  礼拜六早上,PCR组组长办公室。
  张曙光正在办公室里面看分析数据,吴妍敲门进来了。
  “组长,这是PTC-1057的实验数据,报告显示,效果非常好,可以给药了。”
  张曙光接过去看了看,脸上露出了笑容,点点头,“嗯,行,你把报告发给门诊部那边吧。”
  “好的老大。”说完吴妍便准备离开。
  “等一下。”
  吴妍转身问道:“老大,怎么啦?”
  张曙光往椅背上靠了靠,笑问道:“那个小子这几天干嘛呢,怎么没看到他人影?”
  吴妍笑说:“不清楚,每天忙忙碌碌的,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昨天下午还让我帮他借了一间实验室呢,说是要做实验。”
  “是吗?”张曙光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行,你先去吧。”
  等吴妍走后,张曙光整理了一下桌上的材料,然后起身离开了。
  住院部。
  早上八点,周文来到了郭柏春所在的楼层。
  电梯刚打开,正好看到老太太站在电梯口。
  周文笑道:“老奶奶,您还记得我吗?”
  老太太露出慈祥的笑容说:“记得记得。你过来有事吗?”
  周文说:“没事,就是顺路来看看您的。”
  老太太很开心,连声道谢。
  寒暄了两句,周文问道:“您去哪里啊?”
  老太太笑说:“他想吃烤鸭,我去买一点。”
  周文刚想说他儿子不能吃烤鸭,可是一想,她儿子已经时日无多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吧。
  “那您回去歇着,我帮您去买。”
  “不用麻烦,正好我也想下楼去透透气。”
  “那我跟你一块。”
  “好~”
  周文陪着老太太一块下楼,路上边走边聊。
  第一次见面,由于刚认识,老太太话很少。
  现在第二次见面了,老太太变得很健谈。
  通过交谈,周文发现,老太太有着较高的文化素养,说话很有水平,可以看出,以前也是一名有文化的知识分子,只是因为现在年纪大了,思维比较慢。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老太太才不愿意麻烦亲戚,以90多岁的高龄,在医院照顾70多岁的儿子。
  陪着老太太在医院附近一家卤菜店里买了半只烤鸭,然后再扶着她慢悠悠的往回走。
  周文:“奶奶,我今天过来有点事情。”
  老太太问:“说呗,什么事啊?”
  周文沉吟了一下说:“是这样的,上次我看到叔叔被病痛折磨,心里有些于心不忍,然后就回去查找资料,最后根据古医方,做了一些生物止痛药剂。
  我已经做了动物实验,止痛效果非常好,可以说立竿见影,所以……”
  下面的话周文没说了,他相信老太太能听懂他的意思。
  老太太很平静的问道:“药你带着了没有?”
  周文点点头,“嗯,带着呢!您放心,不要钱,另外,这是生物药剂,添加的成分都是益生菌,绝对不会有毒副作用的。”
  老太太和蔼的笑了笑说:“没关系的,就算是毒药,只要你敢给,我就敢喂。”
  周文:“………”
  周文没想到,老太太居然这么爽快的就同意了,原本还以为要费一番口舌呢。
  可能是老太太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吧。
  只要有一线希望,哪怕明知道是骗人的,她也愿意试一试,只为了能让儿子少受一点痛苦。
  到了病房里,老太太的亲戚来了。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还有两三个年轻男女。
  除了老头坐在病床前看护外,其余的年轻人,都在病房外面的椅子上捧着手机玩,谁也没朝病房里面多看上一眼。
  百日床前无孝子,何况是亲戚。
  老太太和老头寒暄了几句,因为说的是江州本地话,而且又快又急,周文也听不大懂。
  大概就是关心的话,以及为什么不多请两个护工照顾之类的?
  老太太全程笑眯眯的,偶尔说两句,总是让老头唉声叹气。
  老头在病房里坐了一个小时左右,外面等待的几个年轻人不耐烦了,催促着离开。
  老头和老太太又寒暄了几句,然后便离开了。
  至于一直站在旁边周文,因为身上穿着实验服,而且胸口又绣着“第一人民医院”,老头还以为他是医生呢,全程都没有问过一句话。
  周文在病床前坐下,趁着周围人不注意,掀开被子,把郭柏春的病服裤子往下面褪了点,露出腰臀部位,然后把生物药剂注射进了他的身体。
  周文注意到一件事,正常人打针时,当针头戳进身体时,会出现肌肉收缩的症状,可是郭柏春没有,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反应,针头就像戳在了一块死肉上面一样。
  他的身体机能已经几近于崩溃了。
  周文收好针管,坐在床头边静静等待着。
  一分钟之后,郭柏春紧皱着的眉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舒展开来,即使在睡梦中,眉宇间也露出了久违的轻松。
  陪着周文坐在旁边的老太太也看出来了,难以置信的问:“真……真得有效果啦?”
  说实话,之前在楼下,周文跟她说什么生物药剂时,她内心是完全不相信的。
  她好歹也是知识分子,怎么可能会相信,随随便便一个古药方能制作出比现代科学更先进的止痛药物呢?
  只是正如周文所想,死马当作活马医,反正已经这个样子了,再坏又能坏到哪去?
  而且她相信,周文也不敢给她儿子乱用药。
  至于骗钱什么的,她真得无所谓了。
  人没了,还要钱干什么?
  但是,现实远比想象离奇。
  内心抱着万一的想法,周文却给了她一个百分之百的惊喜。
  “应该是有效果了。”
  老太太喜极而泣,抓住病床上郭柏春的手,轻轻呼唤道他的名字,“醒醒……醒醒。”
  郭柏春缓缓睁开双眼,待看到床头前的老母亲时,露出一个久违的笑容,裂开干裂的嘴唇喊了声“妈”!
  “哎~你感觉怎么样啊?”
  “好…好多了……”
  “还疼吗?”
  “不…疼。”
  “真得一点都不疼吗?”
  “嗯!”
  老太太眼眶里流出了激动的泪水,回手紧紧捏住周文的手背,温热的掌心里传递出内心无与伦比的感激。
  就在这是,周文耳边传来一道提示声,【任务条件已经达成……】
  ……
  周文在病房里待了半个多小时,确定郭柏春没有什么问题后才起身离开。至于血检的话,等明天再说吧,今天没带采血针。
  老太太起身把周文送到病房门口。
  周文把号码留给老太太,让她等药效过去了给自己打电话,同时叮嘱她不要把自己给郭柏春用药的消息透露出去。
  老太太自然也明白,私自制药用药的后果,一旦给院里面知道,周文连工作都会不保。
  连声保证,绝对不会把这件事泄露出去。
  说完老太太又想起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两张银行卡,分辨了一下之后,把其中一张塞到周文手里面,“这个你收着,密码是开头三位和末尾三位。”
  周文吓了一跳,连忙拒绝道:“奶奶,您这是干什么,我说了不要钱……”
  老太太又往他手里塞,“你拿着,没多少钱……这是奶奶和你叔叔的一点心意。”
  周文抓住老太太的手说:“奶奶,我真得不能要。我就是看郭叔叔疼的实在太难受,真不是……您千万不要给我钱。”
  周文越是这样,老太太越是坚持,“听话孩子,你一定要拿着。奶奶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你郭叔叔走的安详一点,少受一点罪……你帮我实现了,奶奶真得很感激你……”
  老太太说着,泪水又下来了。
  “奶奶……”
  “拿着!”
  周文无奈,想到回头还要给郭柏春用药,只好点头说:“那我先走了,卡回头再还给您。”
  “不要不要……你有事先去忙吧,我进去了。”
  老太太拍拍周文的手背,泪中带笑的回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