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制药师系统 > 第026章 这个世界太小了

  因为线状病毒,检测中心里面紧张了两天。
  他们吃饭的那家美食城全部封锁,那家野味馆老板听说也被带走接受调查。
  一场病毒风波就这么过去了。
  但是却给周文内心里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他清楚的认识到,人类在病毒面前是多么的脆弱不堪,同时也意识到,药物在医疗体系中无与伦比的地位。
  好不夸张的说,制药师就是无冕之王!
  礼拜三周文轮休。
  他编制的事情还是杳无音信。
  周文心里有些后悔,早知道不选择这个任务了,有那时间还不如在图书馆里挂机刷经验呢。
  趁着休息时间,周文又开始琢磨论文题目。
  上班的这个礼拜,其实他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倒是有了一个想法——通过基因改良手段,让水稻蚜虫的繁殖率降低。
  这个念头如果是得到系统之前,他想都不敢想。
  因为基因改良,主要手段就是在水稻叶片上喷重金属化学药物,或者生化药物,让水稻蚜虫微量摄取,然后观察遗传特性,是否产生基因突变?
  但这是一个长期过程。
  水稻蚜虫繁殖一次需要十天时间,而想让水稻蚜虫基因突变,需要无数次的实验,期间还要进行不断的观测研究。
  有这个时间,那些药企还不如去研究研究氯化物农药呢,既快又赚钱。
  不过,现在就不同了,他可以用积分加快实验流程。
  十天时间的繁殖时间,在他这里只需要一分钟,甚至是一秒钟就能完成。
  算上观测研究所花费的时间,他一天最少可以做两组实验,就算是大型实验室,在他面前都是小巫见大巫。
  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积分。
  在经过慎重考虑之后,他决定了,论文题目就选择《水稻蚜虫的基因改良》了。
  这件事如果能做成,也算得上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了。
  上午九点,他去了趟实验室。
  在检测中心待了一段时间后,再来到简陋的学校实验室,周文感到有些不适应。
  实验室里冷冷清清,只有杨宇东和顾红云两个人在。
  见到周文来,杨宇东好笑道:“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周文笑道:“今天轮休。”
  顾红云笑嘻嘻的说:“哟,现在都有轮休啦,羡慕嫉妒恨啊。”
  周文呵呵道:“单身狗一条,有什么可羡慕的,我还羡慕你们夫妻双双把家还呢!”
  三个人闲扯了一会,周文问杨宇东说:“你跟化学实验室那边的人熟悉吗?”
  杨宇东以前是学生会的,人面比较广。
  杨宇东说:“熟悉啊,你要干嘛?”
  周文:“我想配点化学药品做实验。”
  “这样,我给你一个号码。”说着杨宇东报了一串号码,“你就说是我同门师弟,想配什么尽管跟他讲,他叫鲁清。”
  “行~”周文把号码记了下来,“谢谢啦。”
  “有什么好谢的,小事一桩。”
  周文在实验室又聊了一会才离开。
  他没有急着打电话。
  因为他需要的种类以及量很多,不是光凭着杨宇东的面子就能让人家免费给他当苦力的,需要出点血。
  他去校园商店买了一条硬中华,又提现了500块现金。
  当然,用的是花呗里的钱。
  他消费额度有5000块呢。
  随后他打了个电话给鲁清。
  在自报家门后,鲁清很爽快的答应见面了。
  两个人约在化学部教学楼前面。
  周文开门见山的把自己要求讲了一遍。
  鲁清一开始还笑眯眯的呢,等听说周文要的数量之后,脸上的笑容不见了,眼睛里透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熟归熟,但这不是你把我当免费劳力用的理由。
  何况这些化学试剂,如果去买的话,价格也不便宜!
  不过就在这时,周文把手里提着的黑塑料袋塞到了鲁清手中,笑眯眯道:“麻烦鲁哥了,一点辛苦费。”
  “哎呀,不用不用……”鲁清见周文上路子,本来阴沉的脸色稍霁,“你看你,一点小忙,这是干什么……”
  一条200块的烟,顶多帮两天忙。
  至于能配多少,到时候看心情吧。
  “应该的应该的~”周文把鲁清假意往外推的手,又推了回去,“给鲁哥添麻烦了,回头等论文写好了,我请你吃饭。”
  “客气了客气了。”
  “那行,鲁哥你忙,我就先走了。”
  “好好好,你慢走。”
  “嗯……”
  等周文声音消失在路口后,鲁清转过身往前走了两步才打开手里的黑色塑料袋。
  映入眼帘的是“中華”两个字。
  鲁清眼前一亮,脸上笑容迅速扩散开来,“不错不错,这小老弟挺上路子的。”
  就在这时,他看到香烟侧面还夹了几张红彤彤的钞票,拿出来一数,500块。
  鲁清顿时笑容满面。
  必须保质保量的完成小老弟得要求!
  ……
  这边周文又开始上外网查找最新资料。
  为论文开始做准备工作。
  一天时间忙忙碌碌,很快便过去了。
  晚上陈志远请客吃饭,在校外的一家上档次的饭店。
  至于请客的原因也很简单,他在网上游戏时认识一女的,带出来大家认识一下。
  妹子长得肤白貌美,气质舒雅,还是江州本地人。
  最关键的是,身材特别棒,大uu目测一手掌握不过来。
  羡慕嫉妒恨之下,几个人都是拼命点菜。
  陈志远脸都绿了,“唉唉唉,那个烤乳鸽点一只就够了,多了吃不掉……
  根据科学研究发现,鲍鱼的营养成分还不如一只鸡蛋呢……”
  等点完菜,陈志远捂着胸口说:“真得,今天晚上应该请你们去吃麻辣烫。”
  刘玉坤嘿嘿笑道:“西街那边的海鲜麻辣烫,一顿吃个100块跟玩似得。要不明天去吃看看?”
  “滚~”
  “哈哈哈……”
  女生叫萧玲玲,今年才19岁,在外语学院读大一,性格比较外向,很活泼也很健谈,很快和张维以及鹿娘的女朋友打成了一片。
  “我有个高中同学,在你们江大医学部读书,叫徐双鱼,你们认识嘛。”
  正在吃鱼的周文,抬头问道:“叫什么?”
  萧玲玲笑道:“徐双鱼,单人徐,双鱼座的双鱼,你认识啊?”
  “啊……这个嘛……”周文心里忍不住感慨,这个世界太他吗小了。
  随后他一口咬定说:“不认识。”
  “咔——”萧玲玲举起手机对着周文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发语音说:“老同学快看看,这是谁?”
  周文连忙喊道:“卧槽,快撤回——”
  萧玲玲嘻嘻笑说:“你不是说不认识嘛,这么惊慌干嘛,难道你们俩……”
  周文摸摸鼻子:“我有什么惊慌的。只是不想徒增烦恼罢了。”
  “那就是说认识了?”
  萧玲玲盯着周文看,然后嘻嘻笑道:“徐双鱼可是正宗的白富美噢,这位大叔,你难道不心动吗?这么跟你说吧,你要是能泡到她,起码少奋斗三十年!”
  萧玲玲说完之后,其余几双狼眼,直勾勾的盯着周文。
  周文说:“别看我,真不认识。”
  “哎老周,你这就没意思了,既然有相好的了,干嘛藏着掖着的。”
  “就是嘛,难道还怕我们跟你抢嘛。”
  “那说不定,坤坤你是出了名的朋友妻不客气,撬墙角的事情你又不是做不出来。”
  “放屁。我玉面小飞龙,什么样的美女找不到,需要去撬哥们墙角?你们这是对我人格的极大侮辱。”
  “你有人格吗?”
  “没有吗?”
  “没有……”
  “嘘——”萧玲玲手放在嘴上,示意大家安静,“那位徐大美女来消息了。”
  包间里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手机里传来了一道清脆甘甜的声音,“这谁啊,不认识。”
  “……”
  “……”
  “……”
  “噗——啊哈哈……”
  随后包间里响起一阵哄堂大笑声。
  一段插曲之后,在陈志远的撺掇以及萧玲玲的极力邀请下,徐双鱼还是过来了。
  还是老样子,穿着宽松的红色卫衣+肥大的牛仔裤,脚上踩着一双白色帆布鞋,头戴棒球帽,简简单单的打扮,看起来青春活泼可爱。
  当然,主要是长得漂亮。
  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活脱脱一个国色天香的美女。
  这样的女孩,穿什么都好看,就算套个麻袋在身上,那也是我见犹怜的。
  要换个200斤的宝藏女孩,穿个花出来也叫丑人多作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