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大制药师系统 > 第003章 真视之眼

  皮屑在电镜下面,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
  周文心中的大石头放下了三分之二。
  不过还要等明天检测过那只变异蚜虫,确定没有病毒后他才能彻底放心。
  等这边事情忙完后,刚好也到了午饭时间。
  周文来到石磊旁边,笑问道:“磊哥,需要帮忙嘛?”
  刚做好电泳胶,准备杀小白鼠的石磊,头也不抬的说道:“怎么了,你忙完啦?”
  周文笑说:“我那个有什么好忙的,回头随便改改数据就行了呗,你懂的。”
  一个电泳流程跑下来,通常需要2~3天,再加上还要做PCR,辛辛苦苦两三天,经常会发现实验数据严重不合理。
  然后就是f*ck、Jesus、damnit,一通狂吼。
  接下来如果你不打算重新做的话,就只能伪造数据了。
  这基本上也算是生物生的潜规则了,大部分生物生都这么干过。
  石磊呵呵笑了两声,他也是过来人,点点头说:“既然这样,那你就先回去休息吧,我自己搞定就行了。对了,顺便帮我们带个饭。”
  周文转个身,倚靠着试验台说:“回去干嘛啊,又没有女朋友。”
  穿着个白大褂,背对着他们看显微镜的林嘉怡,转身八卦道:“嗳周文,你跟瞿芳芳还有联系吗?”
  瞿芳芳原来是实验室几个女生中长得最漂亮的,性格温婉,小家碧玉,是男生心目中理想的老婆人选。
  可惜年后去实习了。
  周文回道:“没联系过,怎么啦?”
  “没什么。”林嘉怡随口说了句,跟着嘻嘻笑道:“嗳周文,你请我吃饭,我做你女朋友怎么样?”
  周文撇嘴道:“你们女人但凡有个说话算话的,我孩子现在都会打酱油了。”
  石磊呵呵直笑。
  林嘉怡也是笑嘻嘻的转过身了。
  开个玩笑而已,她都研二了,该找什么样的男朋友,心里清楚的很。
  这边周文转头笑道:“说真得磊哥,要不要帮忙的?不要我就回去刷剧了。”
  石磊一听说他回去刷剧,抬头憨笑说:“那你还是留下来吧,正好兰兰约我下午去看电影呢。”
  周文催促道:“那你还不赶紧的回去拾掇拾掇啊,争取晚上成功插管。”
  石磊憨憨的笑了笑。
  和周文差不多,石磊家庭条件也不怎么样,再加上长得跟盲僧似得,又不会甜言蜜语,都快研究生毕业了,到现在连女孩子嘴都没亲过呢。
  难得碰到一个不嫌弃他的女孩子,大家都挺为他高兴的。
  接盘也认了。
  “那我真走啦?”
  “去吧。”
  石磊把手里的小白鼠交给周文,转身出了实验室。
  “记得帮我们带饭。”
  “知道……”
  这边周文一只手掐着小白鼠的脖子摁在操作台上,另外一只手抓住小白鼠的尾巴,往上一提,“咔吧”一声,给小白鼠来了个“颈椎断头法”。
  一点痛苦都没有。
  然后快速开膛破肚,用剪刀把小白鼠的大腿骨剪下来,剥离掉腿骨外面的肌肉和筋膜。
  冲洗干净后剪开大腿骨,抽取骨髓,跟着用低渗透液冲洗大腿骨骨髓,最后把冲洗后的“冲洗液”按照每株等份装入试管中。
  随后又掐死一只小白鼠,抽好骨髓后,按照上述步骤一步步制备好冲洗液,和之前的冲洗液,按照AB组配好重量后上离心机开始离心。
  小白鼠的基因和人类基因有95%的相似度,因此很多大型实验室都会用小白鼠的基因做各种各样的药物测试。
  但是,一个基因提取流程下来,通常都需要2~3天的时间,那些讲究效率的大型实验室、研究所,就会把基因提取工作交给各大院校的实验室来做。
  一只小白鼠理论上能提取4~8株基因片段不等,不过正常就提取4株。
  当然,这些是收费的。
  目前一株市场价,大概400~500左右。
  ……
  这边刚离心完成,石磊带着打包的饭回来了。
  到外面的办公室吃过饭,周文准备做电泳分析,俗称“跑电泳”。
  这个在高中已经初步接触过了。
  就是用琼脂糖凝胶制作胶板,让样品在胶板上产生电泳,因此也被称为“跑胶”,可以用来检测DNA链。
  除了跑电泳,另外还有一种方法是电镜观察,这个相比跑电泳来说要节省时间多了。
  但是电镜观察的话,需要制备载玻片,还需要给基因染色,在这个过程中,时间、手法、温度,以及可能存在的污染,都有可能导致提取失败,从而前功尽弃。
  所以新手一般都是老老实实的跑电泳。
  周文拿着提取枪准备提取上清液后进行“吹打”,就在这时,他突然想到了“真视之眼”。
  想看看真视之眼是怎么介绍DNA的?
  他举起右手里的试管,对着操作台前的灯光轻轻摇晃了两下,与此同时,眼睛微微眯起,紧紧盯住离心管里面的液体。
  让周文不敢相信的是,白鼠的DNA链图像居然直接浮现在了他的眼前,包括断裂的共价键都看得一清二楚。
  “我尼玛……”
  周文激动的差点没跳起来。
  他的眼睛居然能看清DNA,这岂不是说他的眼睛已经赶上电子显微镜了?
  他立刻放下手里的离心管,摘掉橡胶手套后摊开双手,眼睛微微眯起,脑海里想象着“真视之眼”。
  “唰”的一下,他的手就像是放在显微镜下面的载玻片一样,清清楚楚。
  不过下一秒他就开心不起来了,只见他的手心里面遍布着葡萄球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和长条形的大肠杆菌……
  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细菌和微生物,在手心里面爬来爬去。
  另外,指甲缝里面就像细菌的老巢一样,里面挤满了各种各样的细菌,看着非常的恶心。
  这还是洗过手了,真不知道不洗手的话会有多少细菌?
  “卧槽~”周文吓得甩了两下手,然后才想起来,细菌是甩不掉的,赶紧跑去重新洗手。
  他知道人手上细菌很多,但那都是用细菌制装片制作后放在显微镜下观察的。
  人手因为不透光,所以没办法直接看清。
  正因为如此,他从来没有这么直观的视觉震撼,也第一次认识到洗手的重要性。
  周文撸起袖子,先用含酒精的洗手液洗了一遍手,然后找来指甲刀,把藏污纳垢的指甲仔细修剪了一遍,跟着仔仔细细的再洗一遍手。
  这时再用真视之眼去看,手上细菌被消灭了90%以上,只有一少部分顽固细菌还附着在指缝以及皮肤褶皱里面。
  周文无语道:“难怪实验经常失败,就凭手上这个细菌群数量,成功率高才怪呢。”
  回到实验室,用真视之眼看了一下桌上的橡胶手套,发现上面同样爬满了细菌。
  “咦~”周文随手拿起旁边台子上的接种棒,挑起手套扔进了废料桶,然后找了双无菌手套来戴上。
  等一切重新弄好后,周文心潮澎湃的拿起装有小白鼠基因片段的A组离心管,再次观察。
  不出意外,眼前出现了一副清清楚楚的DNA图像。
  这说明小白鼠的基因提取成功了。
  而跑电泳以及电镜观察,目的就是为了检测试管里有没有DNA。
  而现在他能直接看到DNA,可以说省去了最繁琐、也最容易失败的一道程序。
  随后他又拿起B组离心管看了看,这次却并没有看到DNA链。
  周文暗自道:“难道提取失败了?”
  放下后拿起B组另外一管清液,眯起眼睛看了看,还是没有看到DNA链。
  他又拿起A组的其中一管,这次却看得一清二楚。
  这也说明,B组真得提取失败了。
  “明明所有的流程都一模一样,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错了?”周文皱眉沉思着。
  他决定先做个电泳分析,看看真视之眼看到的是不是真得,然后再去研究操作环节的失误……
  ——
  ps:我知道错了,大家原谅我吧。